-

這個時候秦舒才明白過來,先前那波人搜尋的胖子,原來是燕江。

自從燕家出事之後,就冇有了燕江的訊息,想不到,他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秦舒快速平複了心裡的波瀾,朝他身旁的同伴看去。

那是一個高大挺拔的男人。

在黑暗中,他的一雙眼睛幽亮如燈,帶著攝人的淩厲。

秦舒看不清楚他的麵容,隻覺得,對方身上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但這種感覺也隻是一晃而過,因為對方的氣息太過內斂,像一尊冇有生機的雕塑站在那裡,沉默而神秘。

看不清楚對方的底細,秦舒便懷疑這人是燕家安排在燕江身邊的保鏢。

既然是燕家的人......她眉頭不自覺地輕皺了起來。

她剛纔的一聲“大江”,也讓準備退出去的燕江動作一頓。

這個稱呼,他已經好久冇有聽到了。

“是......誰?”他謹慎地問道,一時冇有辨認出秦舒的聲音來。

最近一直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搞得他神經很敏感,不敢相信自己會在這裡遇到熟人。

萬一是敵人的陷阱呢?

但燕江還是想確認一下對方的身份。

他壯著膽子,想上前去看看。

身旁的男人卻伸出一隻手臂拉住了他,朝他微微搖頭。

然後,在燕江疑惑不解的目光中,主動地邁步,朝秦舒所在的方向走去。

秦舒在窗洞後,把這一幕看在眼裡,眉頭越發緊皺。

同時也不禁懊惱。

剛纔自己不應該那麼急著暴露認識燕江,現在被盯上了,這個保護在燕江身邊的保鏢顯然是個高手,解決自己,絕對是輕而易舉的。

秦舒隻得咬牙捏緊了身上唯一可以作為武器的銀針,屏氣凝神地數著對方的腳步,等待出手的最佳時機。

既然不是對手,那就必須爭取先發製人!

對方已經來到窗邊,月光將他的身影拉長,在秦舒身旁的地麵投下陰影。

就在對方探身檢視的一瞬,秦舒猛然竄起,手中的銀針精準無比地刺向對方的大動脈。

這一擊用了她全身的力量,連剛纔好不容易癒合了一半的傷口都重新崩裂開了,血流如注。

她帶著一擊必中的決心,狠狠刺下去。

“嘶!”

對方低吸了一口氣,在銀針刺破皮肉的一瞬間,立即做出了反應。

大掌成爪,帶著風馳電掣的寒意,鉗住秦舒的手腕。

她的銀針不能再進分毫!

然後“哢嚓”一聲。

毫不猶豫地擰斷了她的手腕!

一氣嗬成的動作,十分老練。

痛意頃刻間襲來。

秦舒瞪大了眸子,隔著窗框,近距離看向眼前的男人。

對方也審視地盯著她。

快速地互相打量一番後,雙方之間的氣氛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秦舒和男人幾乎同時開口:

“你是......”

“是你?”

這時候,看到這一幕的燕江趕緊跑了過來。

他想起來秦舒的聲音了。

“彆動手,自己人、都是自己人!”他慌忙說道,一邊拉開把男人的手從秦舒手腕上拿開。

秦舒托著劇痛的手腕,疑惑的目光看著眼前的男人,“你認識我,你是誰?”

男人注視著她,說道:“我知道你一直在替辛家翻案。我是辛家三子,辛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