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蒙恬聽著探子的回報,隻覺得是自己聽錯了。

對已經到了跟前的探子問到,

“你再說一遍!”

探子大聲道,

“將軍,百夫長趙浪,擊潰敵軍數千,俘敵過百。”

蒙恬頓時再次怔住。

他派探子出去,不隻是為了偵查敵情。

更是想提前找到趙浪這群人,然後把胡亥帶回來。

隻是如今的長城之外,可以說還是一片洪荒。

想要在這片土地上找到這二十來個人,簡直不可能。

所以他纔出動大軍。m.

當然,他也並不是那麼擔心,從之前的表現來看,這個趙浪雖然年紀尚小。

可也不是個魯莽之輩。

麵對匈奴胡人的大營,想要救人,隻有夜間偷襲一條路可走。

按照他的演算法,一夜趕路,一夜偵查,恐怕要第三夜才能發動。

而那個時候,他的大軍早已經到了。

胡亥也就安全了。

至於那些商人會不會被匈奴胡人殺掉,這不在蒙恬的考慮範圍內。

但他怎麼也冇有想過,趙浪居然帶著二十來個人,一舉擊破了對方!

這怎麼可能!

設身處地的想想,哪怕是他自己,帶著二十個精銳的親衛隊。

也不敢說擊破數千匈奴胡人!

“他們是如何做到的?”

蒙恬不由的直接問出了聲。

隻是這個問題,冇人可以回答。

蒙恬看著一旁的幾個早已是一臉震驚加迷茫的將領。

微微歎了口氣,大秦早先猛將如雲。

可如今新一代,卻冇有太過出色的將領了。

頓時對探子說到,

“他們在何處?”

探子回到,

“就在前方數十裡處。”

蒙恬點了點頭,說到,

“命大軍停下,原地安營,準備返回。”

“你們跟我來。”

匈奴胡人已經被擊潰,這些步卒已經起不到作用了。

隻能希望提前安排出去的騎兵,能儘量的殺傷一些潰兵。

說完,蒙恬就要策馬出發,卻被一旁的大鬍子拉住,帶著幾分憂慮說到,

“大將軍,您還是留在大營吧,我等前去便是,萬一有詐。”

蒙恬這時候笑了一下,

“這些匈奴胡人,也配用計?”

說完,便一夾馬腹,朝前麵跑去。

他心裡還是放心不下胡亥。

大鬍子也隻能歎了聲氣,然後對自己的屬下說到,

“原地安營。”

然後跟了上去。

很快,所有的秦軍便原地停下,準備安營。

此時,在秦軍中的扶蘇幾人聽到命令有些疑惑,怎麼突然就停下了?

“前方發生了何事?不是說去打匈奴麼?”

扶蘇找了個相熟的秦軍問道。

秦軍極為興奮的回到,

“聽說是頭兒,帶著人把匈奴胡人擊破了!”

“擊破了?!”

扶蘇當場愣住,

“這怎麼可能!”

這兩天的行軍,跟在蒙恬身邊,他也大致弄清了狀況。

匈奴胡人集結到一起近數千人,不然也不會出動大軍。

可現在卻說,這數千人被趙浪二十餘人給擊破了?

高也是目瞪口呆。

贏陰嫚更是一臉不可思議,

“他,居然這麼厲害麼?”

此時,蒙恬帶著人一路疾馳。

不多時,就看到了一支長長的隊伍。

蒙恬更是一夾馬腹,加快了速度。

一路到了這支隊伍的麵前。

當蒙恬看到在隊伍中前後奔忙的胡亥時,心中頓時安定了下來。

其他人這時候才火急火燎的跟上來,然後擋在了蒙恬的麵前。

頓時場麵有些混亂。

趙浪看到這些人,他心中微微一驚。

他知道會驚動大鬍子,卻冇想到,居然連蒙恬都來了!

趁著對方的混亂,對一旁的李尚低聲說到,

“記住我之前的話,彆露餡了,不然這趟咱們可就白跑了。”

然後將手中的兵器交給李尚收起,自己騎著馬上前。

李尚臉色古怪的看著趙浪的背影,他是萬萬冇想到,對方不隻是能打能殺,還有這種小心思。

很快,趙浪就到了大鬍子麵前,

頓時行禮道,

“見過將軍!”

蒙恬有些不滿的看著麵前的將領。

一群千人將,萬人將,論心性,居然還冇有一個百夫長強!

這如何不讓他生氣?

“擋著我做什麼?都讓開!“

這時候,大鬍子這些人才讓開。

被罵就被罵,但有些姿態,他們必須要做。

蒙恬看著渾身滿是血跡和灼痕的趙浪,心中不由浮現出一絲感慨和滿意。

但他的臉上卻是一肅,說到,

“趙浪!私自出兵救人,你可知罪!”

聽到這話,周圍的講個將領都不由的相互看了一眼。

他們知道,就憑救人這兩個字,趙浪就不會受什麼懲罰了。

隻要趙浪不傻,乖乖的認個錯,這事兒就算是揭過去了。

不然的話,但一個私自出兵的罪名,就夠掉腦袋了!

大鬍子更是心中一亮,果然,這趙浪的身份不一般。

趙浪心中一凜,大聲回到,

“末將不知!”

頓時,所有人都一怔。

有台階都不下?還是個愣頭青?

蒙恬更是一挑眉頭,沉聲到,

“趙浪!你私自出兵!還敢狡辯!”

“真以為立了軍功,本將軍就不會罰你嗎!”

蒙恬話說的狠,但心中卻反而多了幾分欣賞。

以二十餘人,擊破了數千人,還俘敵過百!

當然有驕橫的資本!

世故圓滑,反而不好。

這纔是意氣風發的少年!

但越是如此,他就越要加以磨鍊。

反正趙浪還年輕,多的是時間。

趙浪回到,

“回將軍,末將接到大秦商隊求援,才領兵出戰,如何說的上是私自出兵!”

蒙恬哼了一聲,說到,

“秦軍的確有護衛大秦百姓的職責,可你越過了長城,私自越境,還有什麼可狡辯的?”

趙浪麵色一肅,回到,

“大將軍,末將曾聽聞,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即使是長城之外,也是我大秦之地,隻是暫時兵力不足,冇有占領而已,如何說得上是出鏡作戰呢?”

“大秦百姓在大秦土地上遇襲,末將當然要救!又何罪之有!”

聽到這話,蒙恬頓時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