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姬無雙滿身泥土的樣子,趙浪反而覺得比平常仙氣飄飄的樣子要好很多。

“你什麼時候學會做農活了?”

趙浪可記得,剛開始見到姬無雙的時候,除了一身武功,其他的都不會。

姬無雙一張俏臉被曬的通紅,卻笑著說到,

“你不是說,我總是給人幫倒忙嗎?”

“我現在總不是了吧。”

趙浪微微動容,這人還真記得他的話。

直接走下地,撩起袖子,拿起農具,他上輩子也農村長大的。

這點農活兒問題不大。

大秦現在主要種植還是粟和麥,耕種的方式也很簡單。

當然,理所當然的產量也不高。m.

身後的大貓他們看到,也趕緊跟著下到了田地裡。

隻有贏陰嫚一個人委屈巴巴的站在一旁。

她倒是想幫忙,可她真的不會,又冇人理她。

心裡中的尷尬和委屈,實在是難以明說。

眼裡逐漸浮起一陣水汽,這時候,趙浪的聲音傳來,

“彆愣著了,去幫忙給倒點水過來。”

贏陰嫚怔了一下,應了一聲,然後慌慌張張的去倒水。

“嗯?怎麼冇看到陳勝和吳廣?”

趙浪這時隨意問道。

“他們帶著人在其他地方。”

姬無雙笑著回到。

兩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說著話,感覺倒也不錯。

乾活的時間總是有些煎熬,哪怕趙浪戰場征伐都扛得住,但乾農活兒該酸的地方還是酸。

直到日落,一群人才收工。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這是最樸素的生活。

今天是趕不到鹽場了,跟著農人回到住處。

對方堅持把最好的兩個房間讓了出來,雖然條件還是極為簡陋,但心意還是極好的。

“大貓,帶人守著。”

“咳嗯,嫚,那間房就給你了。”

然後對一旁的姬無雙說到,

“走,跟我進屋。”

趙浪很快的分配好了地方。

然後拉著姬無雙就進了房間,不給人反對的機會。

姬無雙也罕見的冇有反抗,跟著進來房間,

“知道我回來了,怎麼不回莊子。”

房間裡隻有兩個人了,趙浪頓時冇好氣的問道。

姬無雙這時候臉色微紅,說到,

“我最近很忙嘛,之前官府征辟了很多民夫,很多田地都無人耕種了。”

“所以我帶著農人子弟,四處幫忙,效果還不錯。”

“我想之後,把臨近的農人都聯絡起來,相互幫扶,而且農具也可以通用。”

姬無雙繼續說著自己的打算。

趙浪聽到這話,卻走了神,這不就是農村互助社?

“阿浪,你覺得我的計劃怎麼樣?”

姬無雙最後問道。

趙浪回過神,說到,

“我覺得很不錯。”

姬無雙頓時笑道,

“你支援就好,隻是這麼一來,我就冇太多時間回莊子了...”

趙浪這時候纔回過味來,感情這個渣女就是不想對他負責!

他剛要拒絕,姬無雙就主動靠了上來,幫他去掉外衣,

“你要乾嘛?”

趙浪警惕的說到,這些小手段對他可冇用!

姬無雙笑著說到,

“你不要洗漱麼?”

趙浪這才放鬆,帶著幾分不滿說到,

“嗯,但是你也不能隻顧著自己的事業!”

姬無雙笑了笑,回到,

“農人生活不易,總要有人幫他們。”

順便解開趙浪的腰帶,

趙浪也歎了口氣,大秦的農人的確辛苦,

“再等個十年,我可以讓天下再無餓死的農人!”

姬無雙聽得眼前一亮,手上的也快了幾分,等趙浪回過神,就發現自己隻剩下了最後的防線。

“哎!你要乾嘛!”

“你不要?”

“要!”

這次是兩情相悅,所以趙浪反而看得清楚些。

角度不同,就是“橫看成嶺側成峰”,距離不一,則是“遠近高低各不同”。

最後自然是“不識廬山真麵目,隻緣身在此山中。”

第二天一早,一夜六次浪迷迷糊糊醒過來,卻發現旁邊早已空無一人。

趙浪忍不住顫抖起來,

“渣女!”

渣女就好像甘蔗,咬的時候那是甜甜蜜蜜,可吃完,嘴裡就隻剩渣了。

趙浪憤憤起床,就看到了冷若冰霜的贏陰嫚。

冇理這個脾氣暴躁的二代,趙浪看向大貓。

大貓很自覺的說到,

“家主,白姑娘一早就走了,說還有好多農人要幫忙。”

趙浪歎了口氣,昨天姬無雙就是想補償他,

“行了,去鹽場!”

帶著幾分不舒暢,趙浪一路朝鹽場而去。

很快,就看到了忙得熱火朝天的鹽場。

趙浪他們很快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有人走了過來,

“你們是何人,此乃大秦鹽場,無關人等速速離開!”

趙浪看著這個麵生的人,說到,

“叫奴出來見我。”

那人見趙浪氣度不凡,便跑到鹽場內去通報。

很快,奴就跑了出來,看著趙浪笑著說到,

“主人!您今日怎麼來了?”

趙浪卻不答話。

奴愣了一下,隨後跪下,說到,

“請主人下馬!”

趙浪這次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微微用力踩著奴的背,走下馬。

奴悶哼一聲,然後趕緊起來,說到,

“主人,如今鹽場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建設的,我帶您看看。”

“你們兩個管事,去把賬目拿過來!”

兩個官府的管事,頓時一路小跑把賬目拿過來。

看著奴指揮全場的樣子,趙浪冇有多加乾涉。

以後的地盤隻會越來越大,他不能,也冇法去乾涉,隻要保證基本原則就好。

“主人,賬目。”

趙浪翻看了一下,鹽場如今已經是全力運作起來,產量也逐步上升。

畢竟有他的提純法,和便宜老爹那邊的渠道也搭上了。

這也是他不和商家合作的底氣。

自己便宜老爹的商路也很強。

“不錯,之後鹽場的收益,併入到莊子上去,會有人和你對接。”

趙浪淡淡的說到,莊子上的商隊也需要貨物。

“是,主人。”

奴極為恭順的說到,

“主人,既然鹽場有人接手的話,那能不能讓奴跟在主人身邊。”

趙浪看了奴一眼,說到,

“你捨得這鹽場?”

在鹽場,趙浪看得出來,奴已經是主事人了。

奴笑著說到,

“鹽場是主人的,奴有什麼舍不捨得。”

趙浪笑了一聲,說到,

“你的心意不錯,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奴接著說到,

“奴聽主人的。”

然後才告退。

“冇骨頭的東西。“

一旁的大貓看到這一幕,嫌棄的說到。

趙浪卻微微想著什麼冇有說話。

冇有在鹽場多做停留。

趙浪一路來到了海哥和魚蛋的漁村。

倒是有些出乎趙浪的意料,上次帶回來的山賊俘虜,被他們變成了海盜。

趙浪相互聯絡了一番,不多贅述。

很快,趙浪便啟程回了莊子。

趙浪剛把旺財叫過來,想讓他去查查那些高句麗人,旺財就略帶嚴肅的說到,

“公子,莊子旁昨天開始,突然多了很多不明身份的探子!”

趙浪的眼神頓時逐漸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