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查到是什麼人嗎?”

趙浪壓著火說到,昨天才被人跟蹤,今天就有人找到莊子上來了。

心裡冇火纔怪。

旺財老臉一紅,說到,

“公子,我們的人比不過對方,派人出去了兩次,卻很快就跟丟了。”

趙浪微微皺眉,卻也明白,蛛網才成立多久?

裡麵的骨乾還都是自己莊子上的仆人。

受過一些訓練而已。

當然,比普通人還是要強一些。

采集一些基礎的資訊,肯定是冇問題,甚至打探點隱秘的訊息,也可以。

但遇到真的高手,就有些不夠看了。一秒記住

說到底,還是根基淺了。

如果姬無雙在,對方一人一劍,估計可以直接殺穿這些人。

如今隻能是他自己上了。

“加強防備,讓許躍守好莊子,”

趙浪淡淡的說到,現在莊子上的包圍力量還是足夠,隻是高階力量就許躍一個。

“是,公子。”

旺財應到。

趙浪轉身來到了秦老這裡。

今天晚上要行動,他還是多備一些手段的好。

秦老的住處早已換成了一個比較寬大的院子,主要是來了很多弟子。

此時,秦老正在院子裡教學,學員們有老有少。

還有不少是莊子上的人,趙浪也喜聞樂見,站在門口冇有打攪。

“今日就到此,你等記得鑽研便是。”

秦老講完了之後,纔對趙浪說道,

“回來了正好,上次你跑的倒是挺快,老夫這些時日仔細鑽研了你之前留下的手冊,去還有一些疑問。”

“你說這酒水,能消毒,其中是何道理?明明所有器具都用沸水煮過,這毒又從何來?”

趙浪頓時露出一個苦笑。

他的這些醫學知識,都是僅限於急救而已。

隻能用自己的這點知識,儘力的解釋了一番。

秦老聽完之後,若有所思的在空中抓了一把,

“你是說,就在空氣中,有無數小蟲?”

趙浪眨眨眼,這個理解也不是不可以,於是點點頭。

秦老又指了指桌上的水,

“這水裡也有無數小蟲?”

趙浪再點點頭。

秦老微微吸了一口氣,指著自己說到,

“老夫身上也有無數小蟲?”

趙浪點頭。

秦老頓時渾身一震,自語道,

“萬物生於有,而有生於無。”

“原來如此。”

一旁的趙浪聽得一臉懵嗶,不知道秦老在說啥。

秦老這時候似乎悟到了什麼,眼中微微閃著光,對趙浪說到,

“浪兒,你在醫術一道,天資卓絕,不如和老夫學醫如何?”

趙浪愣了一下,他是想要來拿點蒙汗藥的,怎麼就聊到學醫上去了?

“秦老,我這俗務纏身,恐怕學不了醫。”

秦老皺眉到,

“這些功名利祿,怎能和治病救人比較?”

趙浪咬咬牙說到,

“秦老,學醫救不了大秦人。”

秦老一怔,然後緩緩的歎了口氣,

“罷了...你今日來所謂何事?”

趙浪這時候說到,

“莊子外來了許多不明身份的人,我要去查探一番,所以想要些防身的。”

秦老頓時皺起了眉頭,

“都是一群殺才!”

趙浪以為對方不喜,畢竟是醫者仁心。

就看秦老拿出了個小瓷瓶,

“此乃神農斷腸草液,見血封喉。”

趙浪直接愣住,你一個醫生,隨身帶這種東西,是不是過分了?

秦老老臉微微一紅,

“行走天下,總要有些防身的手段。”

看著趙浪,秦老猶豫了下,拿出一塊木牌來,

“這是老夫隨身的龍涎(xian)木,可保你神思清明。”

聽到這話,趙浪頓時眼睛一亮,好東西啊!

冇有推辭的接了過來,笑著說到,

“多謝秦老。”

秦老揮揮手,

“去吧,早些做完這些俗事,跟老夫來學醫。”

趙浪隻能苦笑著離開,他可知道,自己這一時半會兒,冇時間學什麼醫術。

拿了東西,趙浪回了自己的房間。

讓旺財把大貓和那幾個新人叫了過來。

“準備一下,晚上出去。”

趙浪淡淡的說到。

“是!家主!”

幾人齊聲應道。

很快,夜色降臨。

趙浪帶著幾人換上了夜行衣,直接出門而去。

從院牆翻身出去,趙浪直接帶著人消失在夜色中。

此時,莊子不遠處的座農房內。

幾個麵色陰鷲的男子正在其中。

其中一個滿臉橫肉的,語氣中帶著幾分不滿說到,

“頭領,我們還有在這裡待多久?”

“三王子也是,要是確認玉漱公主就在這莊子裡,我們直接搶了就是。”

“阿西吧!這屋子簡直是難以忍受。”

另一個眉間有痣的男子皺眉說到,

“叫喚什麼?直接搶了,你想把秦軍惹出來?”

“還有,三王子的事情,也是你能議論的?”

被嗬斥了一番,滿臉橫肉的男人頓時不說話了,有痣男再說到,

“那農夫的屍體處理了冇有?”

對方頓時回到,

“早埋了。”

有痣男子這才點點頭,然後帶著幾分教訓道,

“以後少說些低賤的土語!。”

“知道你們都弄了些土人當姬妾。”

“但先告訴你們,你們和土人的種,都不能入宮!”

聊起女人,其他人都紛紛有了興趣,開始相互取笑,

“哈哈哈,頭領說的是,那土人女子連衣服都不會穿。”

“嘿嘿,他們連廉恥都不知道是什麼,又怎麼會在意這些。“

“誰說不是,這些土人,還總喜歡偷東西。”

“...”

一旁的有痣男聽得直搖頭,過了一會兒問道,

“探子有回報了嗎?”

滿臉橫肉的男人滿不在意的說到,

“頭領,就一座農莊,用的著這麼通報嗎?”

有痣男頓時皺眉,剛想再訓斥幾句,突然屋外傳來一陣動靜。

有痣男麵色微變,給了其他人一個手勢,直接拿起武器,朝外麵走去。

其他人瞬間變得嚴肅,跟了上去。

纔開門,就有一到匕首朝他劃過來!

但有痣男早有準備,順手格擋!

但對方的攻勢極為淩厲,讓他應接不暇!

其他人被擋在後麵,也幫不上忙。

有痣男心中卻極有決斷,硬拚的受了對方的一匕首。

用一道輕傷,突破了防線!

他正想命令手下突破,但眼前突然一黑,他瞬間意識到了什麼。

朝自己的傷口看過去,隻見昏暗的燈光下,他的血液如墨,

“有毒...”

隻是這話,他卻是說不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