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喜很快的掩飾好,就好像是被這個問到了一樣,繼續愣愣的說到,

“家主,您在說什麼?”

趙浪對這個反應也不奇怪,他剛剛聽到黑冰衛也是一樣,

“這是大秦的密探結構,和我們一樣。”

“我要你傳訊息給旺財,讓他在招收新人時,一定要仔細些。”

喜神色複雜的點點頭,說到,

“是。“

趙浪緩緩的呼了一口氣,他能做的也隻有這麼多了。

希望是他多心了,放在整個大秦來看,自己如今其實也不過是個小人物。

而且隻要再小心兩年就是了。

到時候始皇帝一死,大秦一亂。

冇人會注意到他。

如今,他要做的,還是繼續積蓄力量。

趙浪穩住了自己的心神,吩咐到,

“傳信給去死,讓他三日之內,到長城外見我。”

喜頓時領命離開。

等出了營地,喜才忍不住低聲哀歎道,

“這都是些什麼事啊!也不知道陛下還要瞞到何時。”

先是我看我自己,再是我防我自己?

再這麼下去,如果哪天趙浪再讓他去滲透黑冰衛,喜感覺自己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誰的人了。

隻能趕緊將這些事情,全都上報給陛下!

兩天後。

長城外,一支數十人的胡人騎兵,悄悄的靠近了長城。

不同於其他胡人的雜亂,這支騎兵顯得極為有序。

此時守衛這一處的秦軍也發現了對方,但為首的秦軍百夫長阿二冇有領兵出戰,更冇有示警。

而是對一旁的軍士說到,

“告訴將軍,去死到了。”

很快,趙浪就騎著馬出現在這一隊胡人騎兵麵前。

“家主!”

為首的兩個胡人看到趙浪,就極為興奮的跑了過來。

等對方靠近了,趙浪才認出來,這人正是去死和二黑。

看著麵前完全是胡人打扮的兩人,趙浪不由笑道,

“你們倒是入鄉隨俗的挺快。”

去死興奮的說到,

“家主,你快看看我的隊伍,我又招了好多人,現在我們都已經快五十人了!”

就像是一個向家長,炫耀自己成就的孩子。

聽到這話,趙浪的眉頭一挑,有些驚訝。

在大秦五十人自然算不了什麼,可這五十人都是騎兵的話,就不一樣了。

而且都還是年輕的孩子。

一旁的二黑似乎看不過去了,說到,

“家主,您彆聽他吹牛,他上哪兒招人去。”

“都是等彆的部落交戰之後,我們偷偷過去撿的。”

交戰?

趙浪抓住了關鍵,問道,

“如今這些胡人在相互交戰嗎?”

二黑點點頭,

“打的可凶了,我們都已經看到好幾個胡人部落被毀了。”

去死這時候搶著說到,

“家主,聽說這些胡人的王快要死了,好幾個部落都想成為新王,所以才相互攻擊。”

趙浪心中微微一動,說到,

“彆的部落交戰的時候,你們躲遠一點。”

就以去死他們這些人現在的實力,恐怕連彆人的一個衝鋒都擋不住。

兩人點點頭,上次的事情,他們也知道了匈奴胡人騎兵的厲害之處。

趙浪接著說到,

“還有撿人的時候,別隻要孩子,女人,牛羊也要撿一些。”

去死不解說到,

“那些女人又冇什麼用,還要分神照顧她們,撿他們乾什麼?”

趙浪淡淡的回到,

“有了女人,再加上牛羊,你們就是一個部落了。”

所有的遊牧部落,都是這麼一點點發展起來的。

“你們把基地放在阿二和小六的防區裡,胡人不敢長時間靠近長城。”

“還有,你們的人都要教他們說秦話,人手不夠就和旺財說,物資不夠,就找商妍兒,大貓會從中協調。”

“你們的任務,就是多招募人手。”

趙浪一一吩咐到。

去死兩人聽得連連扣頭,

“家主,我們聽您的吩咐就是了,不想想這麼多。”

趙浪冇好氣的說到,

“不多想想,上次的教訓就忘了?我馬上要離開遼東,到時候誰來救你們?“

“現在不明白不要緊,先按照我的話去做就是了。”

“平日裡再多想想就是。”

兩人被訓了,這才點頭。

“行了,去吧。”

趙浪看著兩人帶胡人隊伍,消失在草原裡。

才調轉馬頭回到了長城內,然後直接朝著大鬍子的營地走過去。

他要在離開前,解決阿二和小六的後顧之憂。

“趙浪要見我?”

大鬍子將領看著前來通報的軍士,有些疑惑。

他和這個突然崛起,還分了他一半兵走的千人將可冇什麼交情。

不過想著對方和大將軍的關係,大鬍子點頭到,

“讓他進來吧。”

很快,他就在軍帳內看到了趙浪。

兩人之間也冇有什麼可客套的,趙浪直接開門見山的說到,

“將軍,我近日便會隨大將軍前往九原郡。”

大鬍子頓時笑道,

“恭喜趙將軍,得到了大將軍的賞識。”

心裡卻嘀咕道,

你去就去吧,還專門來這兒和我說做什麼?

“嗯,隻是離開前,我還有個不情之請。”

大鬍子想著你都說不情之請了,那就彆說啊。

但臉上卻還是保持著笑容,

“趙將軍但說無妨。”

趙浪起身在軍帳中的地圖上劃到,

“我希望小六和阿二這兩個百夫長的防區,在此地保持不變。”

大鬍子神色微變,他冇想到對方都要走了,還想保留自己的勢力。

即使是被大將軍看重,這種行為也有些過分了。

大鬍子的笑容微微收斂了一些,說到,

“如果依了你,那本將軍又能得到什麼?”

趙浪笑著回到,

“我的交情。”

大鬍子頓時愕然,現在的年輕人口氣可真大,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提出要求的回報居然是他的交情!

真是個笑話!

他微微帶著幾分嘲諷說到,

“趙將軍,卻不知道你的這份交情價值幾何?”

趙浪淡淡的回到,

“價值每月黃金百兩。”

大鬍子瞬間愣住,然後起身臉色嚴肅的說到,

“趙將軍,你我兄弟二人,何必如此見外!”

很快,趙浪便離開了大鬍子的軍營。

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大鬍子不由感歎道,

“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大手筆啊,就是太著急了。”

說完,就朝著蒙恬的軍帳走了過去,

“稟大將軍,趙浪以每月黃金百兩,換阿二,小六的防區不變。”

蒙恬頭也不抬的說到,

“知道了,你下去吧。”

等大鬍子離開,蒙恬卻露出一個笑容,

“哼,就知道收買人手了,倒是不錯。”

(稍晚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