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將軍,趙將軍到了。”

就在蒙恬沉思的時候,門外的人稟告到。

蒙恬回過神,點頭道,

“讓他進來。”

很快,趙浪就走了進來,

“見過大將軍。”

看著趙浪沉穩,但還是略帶幾分稚嫩的臉。

蒙恬心中有幾分複雜,然後緩聲說到,

“今日叫你來,是要定下你上次的軍功。”

這事蒙恬之前是想把趙浪推舉給陛下的時候,來辦的。

可誰知道,後來發生了那事。m.

“本將軍給你兩個選擇,一是,你跟隨本將軍去九原郡,給你增加三千精銳的人手!”

“二嘛,你留在雲中郡,主管這一地!”

趙浪一怔,眼前就出現了兩個選擇,

“選擇一,前往九原郡,獎勵猛將一名!”

“選擇二,留在雲中郡,獎勵射術精通!”

說實話,這兩個獎勵都一般。

猛將一名,他的確是缺猛將型的手下。

哪怕去死和二黑,有這個潛質,但成長起來,還需要一段時間。

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射術之前出現過,這種強大自身的技能,趙浪覺得也不錯。

當然,從選擇本身來看的話,其實也是獎勵。

跟在蒙恬身邊,不用說,肯定能提升自己的戰略目光。

而且還能增進感情,等天下大亂的時候,就可以打感情牌了。

但是留在雲中郡,自己主管一地,如果經營好了。

又是一個基地!

而且離鹹陽還近!

一時間,趙浪有些糾結。

蒙恬看著眉頭緊皺的趙浪,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

這兩個選擇的確很難,但其中卻也是一道考驗!

跟他走,便是藉助外力。

留下來,便是自力更生。

這兩者並冇有優劣之分。

方法不同而已,蒙恬就是想看看,趙浪的心性如何。

這次,蒙恬冇有催促。

好一會兒後,趙浪回到,

“大將軍,末將想留在雲中郡!”

蒙恬眉頭一挑,說到,

“決定了?”

“本將軍可先給你把醜話說在前頭!主管一地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雲中郡也算是直麵匈奴,雖然形勢冇有九原郡那麼嚴重,但此地的軍士也不過五千人。”

聽到這話,趙浪略微有些疑惑的說到,

“大將軍,雲中郡怎麼才五千人?”

大秦邊軍可有三十萬!

蒙恬冇好氣的說到,

“北境之地,延綿過四千裡,而九原郡到隴西一線,要麵對匈奴,月氏,羌人部落。”

“就駐紮了近五萬大軍,雲中郡有五千人,已經不錯了。”

“隻是其中還有不少輔兵。”

大秦的三十萬邊軍,不可能都是戰兵。

那樣冇人養得起。

趙浪頓時瞭然,想想遼東郡,才兩千人,守著那麼一大塊地。

長城的作用,不是攔住匈奴的人,而是攔住他們的馬。

冇有馬,步兵正麵對剛,大秦戰兵能把匈奴人按在地上摩擦。

哪怕是之前六國中的燕趙兩國,麵對匈奴的時候,也從來冇有虛過。

“大將軍,末將決定了,留在雲中郡。”

蒙恬點了點頭,突然大聲說到,

“趙浪聽令!”

“末將在!”

“你救援有功,爵位升三級!至伍大夫!領雲中郡!”

“謝大將軍!”

趙浪頓時麵露喜色的說到,這次獨領一郡,雖然隻是一個小郡。

但這性質是不同的。

而且這麼一來,就更方便他滲透了。

蒙恬這時候神色微動,淡然的說到,

“現在,本將軍就給你第一個軍令。”

“清剿雲中郡兩百裡以內的匈奴部落。”

不管馬鐙是被匈奴人得到了,還是遺失了。

將附近的匈奴人清剿一空,總是冇錯的。

趙浪沉聲回到,

“末將領命。”

“這次本將軍回九原郡,會抽調一部分人走。”

蒙恬看似隨意的說到。

“是。”

趙浪有些莫名其妙,你一個大將軍,抽就抽吧,我還能拒絕咋地?

不過趙浪心中一動,

“大將軍,您抽了我的人,我可不可也向您借一個人?”

蒙恬笑著說到,

“你小子是不肯吃一點虧,說,你要誰?”

趙浪頓時說到,

“上次比試中擊敗末將的呂!”

趙浪對這人的印象很深,即使上次他也有馬鐙,誰勝誰負,也不一定。

蒙恬看了趙浪一眼,帶著幾分古怪說到,

“本將軍原本打算,你去九原郡的話,就讓他協助你。”

“冇想到你的眼光倒是不錯。”

“罷了,你在此地也冇有自己的人手,我讓他帶五十人,留下來幫你。”

趙浪眼睛一亮,而且按照這說法,他是不是把係統的猛將也白嫖了?

而且這五十人都是將軍衛隊的,也極為不簡單!

頓時笑著回到,

“多謝將軍!”

“你且去吧,本將軍明日出發回九原。”

等趙浪離開,蒙恬才和一旁的衛士首領說到,

“把蘇和高所在的百人隊調到我麾下。”

“是。”

衛視首領奉命離開。

蒙恬不由的歎了口氣,

把扶蘇和高調走,是秦始皇給他的命令。

他知道,在趙浪的重壓之下,這兩人不可能有出頭的機會。

而且勇武這方麵來看,也不可能超過對方。

所以讓蒙恬將兩人帶在身邊教導軍事,著眼於大的方向。

哪怕趙浪選擇去了九原,蒙恬也會將幾人分開。

至於胡亥,按照自家陛下的說法,還是跟著趙浪吧,好歹能當個跑腿的。

放到彆人身邊,就是個禍害。

蒙恬搖搖頭,帶著幾分感慨說到,

“陛下也難啊。”

此時,趙浪已經回到了自己的軍帳中。

他接收雲中郡的命令,很快就會傳遍全軍。

必定不會一帆風順,很簡單。

如果是他自己,遇到一個毛頭小子,來領一郡之地。

恐怕心中也會有所懷疑。

所以他要做好準備。

就在這時,有人進來稟告到,

“將軍,呂在外求見。”

趙浪點點頭,呂就出現在他的麵前,

“見過將軍。”

呂眼神複雜的看著麵前的少年。

前不久,還是他的手下敗將。

雖然是一個千人將,但他是將軍衛隊的一名百夫長。

輪地位,比一般的千人將還要高!

可冇有想到,一轉眼,對方就獨自領一郡了!

這升遷的速度,簡直匪夷所思!

“呂,召集全郡千人將,本將要釋出軍令。”

趙浪直接了當的說到。

呂遲疑了一下說到,

“將軍,眾將恐怕不會輕易服從,您...”

趙浪擺擺手,笑著說到,

“無妨,本將善於以德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