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4章公子回來了!

幾天後。

鹹陽境內。

略帶著幾分風塵的趙浪帶著人出現在進入鹹陽的道路上。

此時的道路上,已然是人來人往。

趙浪遠遠看著鹹陽的方向,也不由的露出一個笑容。

快到家了。

“浪哥,我們就從這裡分開了啊。”

胡亥帶著幾分興奮說到。

趙浪敷衍的點點頭,再過一會兒他就要到家了。

馬上就可以見到,一秒記住

福伯,小七,小九還有大狗,粟他們。

田老,兩位老師。

也許小白蓮,旺財,去死他們也回來了,哪裡還顧得上這貨。

直接揮揮手,頭也不回的走了。

看到這一幕,胡亥不由的帶著幾分感動說到,

“浪哥雖然總喜歡揍我,但心裡還是對我有感情的。”

“現在要分開了,居然都不忍心回頭看我一眼,肯定是怕分彆太難受。”

“放心,浪哥,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胡亥唸叨完,就帶著人朝鹹陽一路而去!

此時,鹹陽城皇宮內。

秦始皇正心不在焉的翻看著政務竹簡,一個侍從在一旁搬運竹簡。

趙高在一旁伺候。

突然,秦始皇將竹簡放下,皺著眉頭問到,

“蒙恬不是早讓人回來了嗎?”

“扶蘇和高都已經回宮了,怎麼亥兒還冇有回來。”

趙高當然知道秦始皇真正想問的是誰,笑著回到,

“陛下勿急,興許是路上耽擱了。”

秦始皇搖搖頭,但也知道趙浪不會有什麼事情,頓時帶著幾分不耐煩的問道,

“外麵的情況怎麼樣了?”

趙高回到,

“陛下,如今鹹陽城內,聚集了無數匠人,儒生,還有其他百家之人。”

“許多人當街辯論,引得不少百姓圍觀,頗有影響。”

“似乎將此次當做了一場盛會,您看要不要...”

趙高的臉上浮現出幾分陰狠。

秦始皇搖搖頭,說到,

“諸子百家就是如此,與其讓他們在彆處蠱惑百姓,還不如放到眼下。”

“朕在這裡,他們還能翻了天不成?讓黑冰衛盯緊一些就是了。”

“隻是對匠作監那邊看緊些,墨家的手也伸的太長了!”

之前黑冰衛上報,抓到匠作監的墨家子弟。

隻是這次,秦始皇冇有輕易殺了他們。

經過了趙浪的這些事,他也發現了,這些匠人也是有用的。

頂多關進黑牢,勞作一輩子就是。

“是,老奴這就去安排。”

趙高頓時應道,然後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候,秦始皇突然開口道,

“還有什麼事情要回報嗎?”

趙高適時的露出一個疑惑的表情,但心中早已經警醒無比!

“陛下,是老奴遺漏了什麼嗎?”

看著趙高的樣子,秦始皇露出一個笑容,揮揮手,

“無事,你下去吧。”

趙高再次行禮到,

“老奴告退。”

等趙高離開宮殿,秦始皇才冷然對一旁負責文書的普通侍從說到,

“李斯最近如何。”

普通侍從神色不變,回到,

“稟告陛下,李斯今日一直在給法家子弟講學,並無異動。”

“隻是,舉辦了好幾場辯論,似乎在遴選人才。”

秦始皇冷冷的說到,

“看來,在他心裡,法家還是第一位。”

然後再看了看趙高的背影,神色越發的寒涼了,

“儒家,墨家,你都說了,就是不提法家。”

“浪兒說的不錯,不過是兩條狼狽為奸的惡犬罷了。”

就在這時,外麵傳來侍從的稟告,

“陛下,公子胡亥回宮求見。”

霎時間,秦始皇的臉色一暖,浮現出一個笑容。

胡亥到了,也就是說趙浪也回來了。

“讓他進來!”

秦始皇淡淡的說到。

很快,胡亥就探頭探腦的出現在門外,但是卻不進來。

“還在外麵磨蹭什麼?”

秦始皇頓時眉頭一皺,他還想著問趙浪的訊息呢。

胡亥眨巴眨巴眼睛,帶著幾分試探到,

“父皇,我可是要先問好咯,這次是哪隻腳?”

“兒臣可真冇錢了。”

他是真怕了,自己留的那點私房錢,都快被罰光了!

秦始皇聽得老臉一紅,被自己兒子當眾戳穿,這臉著實有些放不下,帶著幾分羞怒到,

“胡說些什麼?朕還能看上你的那點錢財!?趕緊給朕滾進來!”

聽到這話,胡亥愣了一下,似乎有些猶豫。

“還等什麼?”

秦始皇冇好氣的說到。

頓時,胡亥眼睛一閉,心一橫,身子一低,直接從門口滾了進去。

看到這一幕。

秦始皇不由的渾身顫抖起來。

很快胡亥站起了身,就看到秦始皇拿著一卷竹簡朝他走來,

“父皇,我滾進來了!”

“哎!父皇!您要做什麼?您怎麼又動手了!!!”

“嗚嗚嗚,父皇,我是聽您的話啊!”

——

鹹陽外,趙浪的莊子。

一個個的少年們,排成了幾隊,在大狗的帶領下,繞著莊子訓練。

一陣陣的呼喝聲,讓整個莊子都顯得生機勃勃。

而在莊子門口。

兩道倩麗的身影,一左一右靠著莊子大門,目光看著北方。

“小七,小九,又在等公子啊。”

站在莊子門口,看著訓練少年的黑夫,笑嗬嗬看著兩人說到。

小七嘟著嘴說到,

“黑夫叔,公子都回信一個月了,說要回來,怎麼會還冇回啊。”

小九也應道,

“就是,公子都出去好久好久好久了!!!”

黑夫笑著搖搖頭,公子其實出去也才大半年而已。

這兩個小姑娘是自己想的魔怔了。

“哎!有馬車朝莊子過來了!”

就在這時候,小七突然興奮的指著不遠處,路上的一輛馬車喊道。

自己更是一路矯健的跑了過去。

但門口的黑夫卻動都冇動。

果然,冇過一會兒,小七就垂頭喪氣的走了回來。

因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公子現在也是將軍了,回來怎麼可能隻有一輛馬車。”

黑夫也極為感慨的說到。

他怎麼也不敢想,自家公子,小小年紀,出去才大半年,居然就成了領軍的大將!

他也是參過軍的,知道其中的艱辛。

當然,看著現在大不同的莊子,他也能理解。

自家公子就不是一個尋常人!

“嘿,就是太能花錢了些。”

他可是知道,花錢如流水都不能完全形容,趙浪的花錢速度。

很快,黑夫也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天色慢慢變暗,夜幕降臨了。

小七和小九的神情也有些黯淡,今天看來又等不到公子了。

就當兩人準備回去的時候。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旁邊響起,

“不等公子我進去,就要關門了?”

聽到聲音,小七,小九兩人的身體同時一顫。

還是小七的反應更快,回過頭,就看到那個日思夜想的身影。

直接一個起跳,撲到對方的懷裡,纏著對方,似乎生怕人跑了。

同時大聲道,

“公子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