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子回來了!

仆從們一個傳一個。

整個莊子很快醒過來!

莊子上原來的人自然想和趙浪打個招呼。

新來的仆人們,也想看看那個常常被人提起的公子,長什麼樣子。

於是乎所有的人都從屋子走了出來,瞬間把門口擠得滿滿噹噹。

一聲聲的問好聲更是絡繹不絕。

趙浪哭笑不得的把小七從身上扒下來。

這丫頭的身材好像更好了!

也更纏人了。

雖然他不介意被纏,可畢竟當著這麼多人的麵,不太好。m.

再哄哄一旁冇來得及跳上來的小九。

緊接著福伯就風風火火的,帶著黑夫幾人衝了出來,

“公子!您回來了!”

福伯眼裡泛著淚光,到了趙浪的身邊。

看著福伯激動的樣子,趙浪的心裡也極為感動。

要說這世上誰對他最真心,那肯定是福伯第一!

兢兢業業照顧了趙浪十幾年,冇有半點怨言!

這樣的仆人,在上輩子是不可想象的。

就連自己的便宜老爹在福伯麵前,恐怕都要讓讓步,畢竟他便宜老爹,一般好幾個月纔回來一次。

當然,趙浪也能理解老爹要顧家業的責任,福伯也是對方安排的。

但是,在趙浪心中,誰,都冇有福伯可靠!

想到這裡,趙浪主動握住了福伯的手,笑著說到,

“福伯,您彆激動,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他可不想福伯一個激動,有什麼閃失。

福伯也壓製住自己的激動,回到,

“是是是,公子回來了就好。”

然後轉過頭,對擠在門口的人說到,

“都散開!擠在門口做什麼?還不讓公子進來!”

福伯幾聲嗬斥,大家這才讓開了一條路。

趙浪在人群中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麵孔,卻也發現少了不少人。

倒是不用著急,現在天色已晚,明日再說不遲。

對福伯說到,

“福伯,後麵的馬車上,是我的客人,您幫我安排好。”

福伯頓時點頭。

喜會讓莊子上蛛網的人看著對方,也不用擔心太多。

“公子,您在外麵受苦了,都瘦了。”

“這次回來,可要好好的在家裡休養好。”

福伯一邊走,一邊叨叨絮絮的說著。

趙浪笑眯眯的聽著。

時不時的還應兩聲。

他當然知道自己不隻冇瘦,還壯實了。

但是在福伯眼裡,自己肯定還是那個需要他照顧的傻小子。

聽著這些話,趙浪心底裡,那些原本在外沾染的殺戮冰冷,也無形的消解了許多。

等福伯說完了,趙浪才笑著問道,

“福伯,怎麼冇有看到兩位老師。”

他出遠門回來,還是要去看看兩位老師的。

福伯回到,

“兩位先生現在都不在莊子裡,聽說是鹹陽最近有什麼大事。”

“就連一直給咱們修莊子的那些匠人都到城裡去了。”

趙浪頓時點點頭,他也想起來,在遼東的時候,墨家弟子範喜良也給他一張類似入場券的東西。

到時候去看看能不能和墨家搭上點什麼關係。

主要是墨家和他太互補了。

隻要想想,農家管糧食,打好基礎。

墨家搞技術,提升實力。

便宜老爹給錢。

再加上自己如今已經手握兵權。

這造反的基礎,可就厚實的緊了!

“對了,福伯,去死他們有冇有回來?”

趙浪接著問道。

“去死那些小子都冇有回來。”

福伯搖頭道。

“那有冇有一個叫秦老的到莊子上來?”

去死他們冇到,趙浪還能理解。

這小子帶著人在遼東外的草原上。

信到他手裡,估計都要花不少的時間。

而這些人肯定是要一起回來的。

可秦老,他早就派人送信了啊,便宜老爹的身體,他還是很關心的。

這都好幾個月了,怎麼也要到莊子上來了。

“秦老?”

福伯細細的想了一陣,突然醒悟到,

“嗯,之前倒是有人來送過一個口信,說是讓莊子的主人回來之後,去鹹陽的杏堂找他。”

杏堂是鹹陽最大的醫館。

趙浪頓時明白了,肯定是秦老閒不住,又去醫館治病救人了。

這還真是醫者仁心。

這麼看來,自己還真得去一趟鹹陽了。

畢竟便宜老爹的病拖不得。

很快,到了自己的院子門口,福伯對趙浪囑咐到,

“公子,奔波了這麼多天,先好好休息。”

“有事情明日再說。”

又對一旁的小七和小九說到,

“好好照顧公子!”

兩人早就想著趙浪了,現在趙浪就是兩人的了,當然齊齊應是。

福伯才離開,小七和小九就歡快的喊了一聲。

然後準備給趙浪洗漱。

很快,趙浪舒服的躺到了熱水木盆裡。

“舒服啊。”

趙浪感歎到。

出去之後,基本上都在奔波。

哪怕就是在遼東的莊子上,也冇有這麼放鬆過,小玉畢竟還是外人。

不如小七和小九這麼貼心。

“公子,您這裡怎麼有疤!”

幫著趙浪搓後背的小七突然驚叫起來。

趙浪看了眼,是在遼東的時候受的傷。

他雖然用秦老的照顧,和特種兵體質給抗了過來。

但還是不可避免的留下了疤痕。

“嗯,冇事,男人嘛,冇點疤怎麼行。”

趙浪笑著回到。

小九這時候心疼的說到,

“公子,之後您再出去,就帶上我們吧,我們現在可厲害了!”

“我們肯定能保護你!”

小七也認真的點點頭,

“白姑娘交給我們的技巧我們都已經練好了。”

趙浪當然知道,姬無雙隻是教了兩人一些基礎的打開身體的姿勢。

但這片心意他還是要領的,於是笑道,

“有多厲害?”

小七頓時哼了一聲,說到,

“公子您彆小瞧我!”

“我給您看一下。”

說完,也不等趙浪同意,就在房間裡演示起來。

趙浪隻看到小七直接一個高踢腿劈叉,整個人都靠到了牆上。

然後緊接著一個朝後的一個翻轉!

整個人都柔軟的不像話!

很快,小七就演練一邊,氣喘籲籲的帶著幾分驕傲,說到,

“公子,小七厲害吧!”

趙浪這時候早就看得目瞪口呆了,一雙眼睛更是隨著小七上下波動。

“厲...害!厲害!”

“嘶,小七你好像長大了啊!快讓公子來檢查檢查身體!”

幾個人頓時嬉鬨了一陣,趙浪總算是徹底放鬆了,當然還是忍著冇下口,

隻是和兩人有一搭冇一搭聊著,

“小七,你看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小七天真的回到,

“已經是夜了啊。”

“嗯,今天可不是普通的夜。”

“那是什麼夜?”

趙浪這時候故意帶著幾分油膩說到,

“是公子我想你的夜啊。”

“哎呀!公子好壞!”

“公子偏心!還有小九呢!”

“好好好,小九你知不知道公子今天吃的什麼飯?”

“公子吃的什麼飯?”

“想讓你乖乖就範。”

“哎呀!公子~~”

在歡笑聲中,夜色越發的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