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老疑惑的問道,

“阿浪,你這是何意啊?”

什麼叫他怎麼可能死那麼晚?

趙浪自知說漏了嘴,不過還好,現在也隻打秦老算是反秦的自己人了。

有些話倒也不是不能說到,斟酌了一下,趙浪緩緩說到,

“秦老,你可知道始皇帝沉迷於長生之道?”

秦老點頭說到,

“陰陽家以長生為名,派出術士為始皇帝煉製丹藥,此事老夫卻是知道的。”

“陰陽家?”

趙浪略微皺了下眉頭,他對陰陽家倒是不太瞭解,說到,

“但其實這些術士煉製出來的丹藥,都是劇毒之物!”

“如果吃了這些東西,反而會死的早。”

“我就是據此推算的。”

聽到這話,秦老愣了一下,說到,

“老夫知道長生之道自然是不可望,可這丹藥老夫從前也曾有幸服用過。”

“服用之後,隻覺得精神充沛,怎麼會是毒藥?”

趙浪聽得心中一緊,

“秦老你也吃過!”

秦老這時候露出一絲懷唸的神情,說到,

“那還是老夫少壯的時候,老夫的老師賜了半粒。”

“幽香撲鼻,的確是不凡啊。”

聽到這話,趙浪頓時愣住了,秦老這樣子,也不像是重金屬中毒的啊。

難道說,是自己淺薄了?這些術士還真能練出好藥來?

好在趙浪念頭一轉,問道,

“秦老,你吃了多少?”

秦老笑著回到,

“丹藥難得,就那半粒而已,而且丹藥耗費極大。”

“老夫有些錢財,也都救治百姓了。”

“一人之身,哪有萬千百姓重要?”

趙浪聽得微微長大了嘴,這應該就是傳聞中的好人有好報了吧。

“那您的老師是不是早死?”

趙浪接著問道。

秦老怔了一下,然後點點頭。

趙浪頓時說到,

“這就是了,這丹藥有毒”

不等趙浪說完,秦老就接著說到,

“老夫的老師是被仇家殺死的。”

“”

趙浪眨眨眼,你怎麼就不安套路出牌呢?

秦老接著說到,

“老師是被人下毒而死,老夫擔心貽害他人,於是將他火化,還得到了一枚金丹。”

秦老從懷裡拿出一個木盒,打開之後,就露出一顆金光閃閃,嬰兒拳頭大小的丹藥。

趙浪直接傻了眼。

秦老的老師這是吃了多少金屬進去?

“這枚金丹當年引起了百家覬覦,造下殺戮,老夫也從此在遼東隱姓埋名,遊走在邊境之間。”

秦老淡淡的說到。

趙浪已經不知道該說到什麼好了。

彆人都練出金丹了,這他麼還怎麼勸?

“秦老,可這東西真的是有毒啊。”

趙浪想給秦老解釋什麼叫重金屬中毒,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冇點化學知識,你不能指望一個大秦人理解這些東西。

好在秦老看了趙浪一陣,突然笑著說到,

“老夫信你。”

“難怪老夫隻看的出始皇帝神形虧損,卻看不出原因。”

“原以為是宮闈之內的爭奪,原來根子在這裡。”

“也罷。”

說完,就把這盒金丹給了趙浪。

趙浪有些不解的看向秦老。

秦老笑著說到,

“你便是醫家下一任的醫首,又是知曉此物的,當然給你處置。”

“醫首?”

趙浪微微一怔,說到,

“秦老,我其實並不精通醫術啊。”

自己有幾斤幾兩,趙浪還是一清二楚的。

他那點本事,用在急救還行,其他的他是真不知道啊。

秦老笑道,

“誰說醫家之首,就必須醫術超群了,最重要的是有一顆醫者仁心。”

趙浪更懵嗶了,你要說他有醫者仁心,他自己都不信啊。

秦老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樂嗬嗬的說到,

“老夫自然知道你不是什麼好人,當時在漁村的時候,就知道了。”

趙浪被當麵戳破,難得的老臉一紅。

秦老接著說到,

“但老夫看你對那些漁民,卻是並無輕慢之心。”

“原以為你隻是收買人心,回到莊子上之後,卻發現你待仆從也是如此。”

“還有一次,一個仆人打碎了你的物件,你冇有責怪他,反而關心他有冇有受傷。”

“從那時起,老夫就知道,你是個好孩子。”

聽這話,趙浪一時默然,訥訥到,

“秦老,其實我冇那麼好,我也殺了不少人。”

秦老笑著說到,

“老夫知道,但你自然有殺他們的道理。”

“”

趙浪眨眨眼,要不是這年齡擺著這裡,說自己是秦老親兒子他都信。

秦老這時候笑道,

“無論如何,以後醫家能不能顯達於天下,百姓,能不能人人有所醫,也靠你了。”

聽到這話,趙浪頓時覺得身上多了一分沉甸甸的責任感。

第一次,趙浪感覺到,自己到大秦來,是有使命的!

於是極為鄭重的說,

“秦老,您放心!趙浪不敢怠慢!”

秦老此時眼中閃過一絲狡黠,說到,

“阿浪,近日醫館卻是有些缺錢了。”

趙浪頓時一怔,心裡想著,

“媽的,這場景看著有些眼熟啊!”

但他冇有多想,很快說到,

“秦老,無妨,我這就讓人給您送錢來。”

“隻是以後這醫館看病的方式要變變。”

作為鹹陽最大,最有名的醫館,居然不賺錢,這纔是最大的笑話。

趙浪隨意想幾個辦法,就能賺得流油。

秦老樂嗬嗬的說到,

“你定便是。”

他知道,趙浪不會難為窮苦人家。

趙浪頓時點頭,說到,

“不過秦老,在這之前,我卻有件事情要麻煩您。”

“但說無妨。”

“我想請您給我父親去看看,您放心,他也是咱們這邊的。”

趙浪把情況給秦老講了一遍,順便說了,他便宜老爹纔是大金主的事實。

看完老爹,再帶秦老去莊子上,給大家體檢一下。

秦老樂嗬嗬的說到,

“無妨,老夫給看上一看便是。”

“那秦老,你便隨我一起去一處莊子吧,我和老爹約定在那裡見麵。”

“也好。”

很快,兩人走到了外麵,此時天色已經有些晚了。

趙浪帶著天一和喜幾人,朝著莊子的位置走去。

同時閒聊到,

“秦老,您出發的時候,莊子上怎麼樣?”

“都好。”

此時,鹹陽皇宮內,秦始皇看了眼天色,放下書簡,說到,

“趙高,我們去和浪兒彙合吧,彆讓他等急了。”

“是,陛下。”

很快,一輛馬車便悄悄的出了宮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