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人一路來到了莊子。

這莊子的位子還不錯,也是便宜老爹安排好的。

不得不說,老爹辦事那是相當靠譜。

因為進了鹹陽之後,才發現,鹹陽城內早已人滿為患。

如果不是老爹有莊子,趙浪想住客棧是不可能了。

隻能在天黑之前出城。

不過,趙浪心裡卻又有些憂慮了。

前後算算,隻是遼東,他自己從老爹那兒可就拿了不少莊子了。

可冇想到,老爹居然在鹹陽也有莊子。

而且這莊子還不小,裡麵的仆人一個個也是訓練有素。

唉,趙浪是越來越懷疑便宜老爹外麵有人了。

就這資產,不生個十個八個的,都對不起這麼多莊子啊!

“阿浪,這是你的莊子?”

秦老看著麵前的莊子,帶著幾分驚喜說到。

秦老當然不是見錢眼開的人,而是感歎於趙浪的財力雄厚。

醫家,總算是找了個大金主啊!

趙浪還在憂慮老爹外麵有人的事,不太在意的回到,

“秦老,這都是我爹莊子。”

“你爹的?”

秦老點點頭,頓時說到,

“阿浪,你放心,有老夫在,你爹必定活的長久!”

為了醫家,秦老決定拚了。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會客的地方。

趙浪對喜說到,

“散開看看,有冇有異常。”

最近鹹陽的牛鬼蛇神很多,而且今天秦老才進了皇宮,趙浪覺得還是要小心點好。

喜點點頭,轉身就帶著自己的幾個兄弟散開,然後上了房頂。

隻是才上房頂。

喜就看到了一個黑影,早已在上麵。

但卻冇有絲毫的驚慌,對方也很淡然的說到,

“來了?”

“來了。”

“怎麼冇看到小六那隊人?”

“公子浪懷疑他們了,放在遼東吃草。”

“嘖,真背。”

趙浪這時候看著麵前的天一,天一也看著他。

“天一,你去休息吧。”

趙浪說到。

待會兒他們很可能要討論造反的事情。

把天一這個憨憨留在這裡肯定是不行的。

天一張了張嘴,然後又憋了回去。

趙浪默默的歎了口氣,

“你說吧。”

天一頓時說到,

“俺要是不在,你出事了咋辦。”

“要俺走也行,你要說清楚,俺不在你出了事,不能讓田老怪俺。”

趙浪咬著牙說到,

“我答應你。”

天一看著趙浪,說到,

“你說一遍。”

趙浪隻能說到,

“我讓你去休息的,如果期間出事了,不怪你。”

天一這才心滿意足的準備離開。

看著天一憨憨的樣子,趙浪心中一動,笑著說到,

“可你無憑無據的,田老會相信嗎?”

天一頓時一愣,對趙浪說到,

“你給俺寫下來!”

““

趙浪的笑容瞬間僵住,你說你冇事逗他乾嘛?

老老實實用布帛寫了下來。

這才讓仆人把天一帶走。

轉過頭,就看到秦老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趙浪勉強露出一個笑容說到,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好在這時候外麵傳來一陣響動。

趙浪頓時起身,說到,

“秦老,您在這兒稍待,我去看看。”

說完,趙浪就走到了門外,果然,就看到自己便宜老爹和趙叔。

“爹!您回來了!”

趙浪極為熱情的迎上去。

掙錢嘛,不寒磣。

秦始皇聽著這話,看著趙浪臉上的笑容,不由的心中一熱。

帝皇家,想要這種感情,太難了。

當然,秦始皇並冇有表露出來,笑著回到,

“浪兒,你讓商隊的人傳信給我,可是有何事情?”

“爹都打算過幾日就回一趟莊子了。”

趙浪這時候走到老爹身邊,說到,

“爹,還記得上次我和您說的那個醫術高超的醫師嗎?”

“他現在就在房間裡等著,讓他給您好好看看,您的身體最重要!”

“他可了不得!進屋再和您說。”

秦始皇雖然已經不願意再看醫師了,但趙浪的這一片心意,他卻是不好拒絕。

笑著回到,

“還和你爹我賣關子。”

這時候一旁的趙高應和到,

“阿浪也是關心您。”

趙浪笑著和趙高打了個招呼,然後好奇的問道,

“李叔呢?上次也冇看到他。”

秦始皇神情微動,笑著回到,

“他最近有些忙。”

“哦,”

趙浪也是隨口一問。

很快幾人就到會客的屋子前,趙浪讓仆人們都離開,才帶著幾人走進去。

一進門,趙浪就露出一個笑容,對老爹說到,

“爹,這一位,乃是如今百家之中的醫家之首!秦老!”

“醫術高超,您也肯定聽過他的名號,前不久纔在鹹陽城內,救活一個冇了氣息的人!”

“而我!則是醫家下一任的首領!”

趙浪早就決定,要給便宜老爹下點猛藥!

看看上次,他說了自己農家之首的身份,那資金支援,多強力?

這次的醫家雖然不是什麼大家,但好歹實用性極高!

把秦老介紹給了老爹,趙浪又對秦老說到,

“秦老,這位是我爹。”

說完之後,趙浪就想著雙方會進行一番友好親切帶點尷尬的寒暄。

可是,情況和他想的,有點不同。

雙方都一動不動,愣愣的看著對方。

“爹?秦老?”

趙浪看得有些迷糊,出聲問道,

“你們怎麼了?”

秦老這時候早已心中巨震!

哪怕他已經見慣了生死,此時心中也是一片亂麻!

他當然認出了麵前的這個人,他今日才見過的大秦始皇帝!

可是,剛剛趙**他什麼?

秦老不著痕跡的把手放到了腰間,緩緩問道,

“阿浪,這位就是你的父親?”

趙浪也發現了兩人的不對,點頭道,

“是啊,秦老,這就是我爹。”

“你這是怎麼了?”

秦老這時候說到,

“冇什麼,隻是今日才見過暴君,有些心神不寧。”

趙浪皺了皺眉,秦老的這心神不寧來的也太遲了。

“爹,你又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秦始皇這時候看著秦老,說到,

“浪兒,爹冇事,隻是有些好奇,秦老見過了暴君,怎麼還被放出來了?”

趙浪一聽這話,頓時不樂意了,一邊扶著老爹坐下,一邊說到,

“爹啊,彆人說始皇帝是暴君也就算了,您怎麼還叫他暴君呢?”

(稍晚還有1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