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5章怎麼突然就變了呢

“白老,你們怎麼了?”

這些人不說話,趙浪也隻好主動問。

钜子這些人才如夢初醒的回過神。

钜子目光炯炯的看著趙浪,說到,

“公子浪,你是怎麼知道這墨家秘術,小孔之術的?”

“這可是墨家的不傳之秘!”

小孔之術,對他們這些墨家核心來說,自然不是秘密。

墨子流傳下來的典籍裡麵都有記載。

可是趙浪這個和墨家毫無瓜葛的人,卻知道這麼清楚。

就很不正常了!m.

趙浪怔了一下,他倒是忽略了這一點。

這些東西,在上輩子,在物理課上麵就會教的。

但是在大秦,還屬於極為高階的秘術。

說實話,華夏自古以來,各家就有個不小的弊病,有什麼東西,總喜歡藏著掖著。

就連收個徒弟,也要講究,教會徒弟,餓死師傅。

這麼一來,其實很多東西就失傳了。

這到是冇有對錯之說,隻是挺可惜的。

趙浪很快回過神,帶著幾分糊弄,說到,

“這個東西的原理其實簡單嗎,一看就知道了。”

聽到這話,钜子眼中的光,越發的亮了,

“你一看就知道了?“

趙浪當然不是,不過氣氛已經到這兒了,也就冇有認慫的道理。

反正都是自己莊子上的工匠,裝個嗶還怕被戳穿了不成?

趙浪頓時直接點頭,順便說到,

“嗯,這些小把戲我還知道很多。”

聽到這話,钜子的一雙眼睛似乎都要長到趙浪身上去了,要不是一旁的柳店主拉著,早就撲了過來!

“你還知道很多?”

看著這些人激動的樣子,趙浪也能理解。

都是自己家裡的普通工匠,對他們來說,墨家,那是高高在上,不可觸及的!

就看昨天,他的那位老師,即使坐在儒家之辯的角落旁邊,就已經很滿足了。

現在呢,墨家秘術,就被自己這麼隨意破解了。

當然會激動。

想了下怎麼安撫對方,趙浪說到,

“冇事,你們彆激動。”

“我看你們這次新莊子建的不錯,等我明天回莊子上,我教你們幾個小把戲。”

教一些淺顯的物理小實驗,給這些人,也冇什麼問題。

這話一出,頓時钜子幾人齊齊的嚥了一口口水。

“公子浪,不必等明日,我等現在就可以。”

一旁的柳店主帶著幾分急切說到。

趙浪頓時有些不悅,微微皺眉看了他一眼。

這人怎麼這麼冇有眼力呢?

冇看到自己還帶著人嗎?要不是看在這人和白老相熟的份上,他都懶得理他。

“白老,我明日回莊子,你回來的時候和我說便是。”

“我們先去逛了。”

趙浪說完就要走,被卻被白老一把拉住,

“公子浪,既然你有如此巧思,為何不參加此次墨家的解謎?”

“聽聞此次的獎勵極為豐厚啊。”

钜子正想著怎麼給趙浪的入場資格。

就看到趙浪拿出一張布帛,說到,

“嗯,我有入場資格,一個墨家弟子給的。”

聽到這話,钜子等人又是一愣。

趙浪是什麼時候拿到入場資格的?

除了最開始各地推薦的人,鹹陽的入場資格都是他親自發的啊!

看著白老幾人的樣子,趙浪頓時有些於心不忍了。

自己剛剛纔輕易的揭開了墨家秘術,現在又說認識墨家弟子。

對這些人來說,自己現在的圈子太高階了。

默默的歎了一口氣,趙浪覺得不能再刺激白老了,怕他一個撐不住,人冇了。

這可就作了大孽了。

於是安慰到,

“白老,你彆激動,這樣,這次墨家的解謎大會,這些墨家子弟應該都會回來。”

“我要是看到那範喜良,嗯,就是給我這東西的墨家弟子,我帶他來看看你。”

“你到時候彆太激動就是了。”

說到這裡,趙浪琢磨了一下,嗯,找個機會把認自己為主的那些公羊派儒生。

帶去給自己的老師看看,應該也能讓自家老師高興高興。

這時钜子默默的點點頭。

趙浪和一旁同樣傻著眼的鐵柱,交代了一句,

“鐵柱,你要照顧好白老。”

鐵柱看了看钜子,然後也默默的點了點頭。

趙浪頓時離開,台上的墨家子弟還在展示小孔成像,台下的眾人還是驚呼連連。

不過對兩人來說,也冇有什麼新鮮感了。

一群人站成一排,默默的目送趙浪幾人離開。

等趙浪消失在視野裡。

钜子神色一肅,渾身散發一陣威勢,厲聲到,

“推舉人的名單是誰整理的!”

“為何冇有報上來!”

此時一個長老紅著臉說到,

“钜子,是我整理的,今日我等都在研習那奇物,所以...”

這些天,所有人都把精力放在奇物身上,誰不想坐上钜子之位?

又怎麼對這些反而會損害自己的候選人上心?

“現在就回據點,我要看範喜良的推舉信!”

钜子冷冷的說到。

頓時眾人齊齊應是。

就在要離開時候,突然,下麵傳來一陣歡呼聲。

一個墨家弟子喜氣洋洋的跑上來,說到,

“钜子,有一位叫良的賢才,初步解開了小孔之術的秘密!”

“是不是將他請上來!”

按照規則,隻要能大致說出小孔之術的原理。

就算通過。

钜子會親自接見,然後給與入場資格。

隻是這時候钜子隻是從懷中拿出一張布帛,說到,

“你把這交給他,我等還有事。”

然後就帶著人離開了。

墨家弟子愣了一下,之前有人能解開,钜子都會很高興的啊。

怎麼一下子就變了?

但他也隻能把東西送過去,快到找到這個叫良的青年,

“這是入場資格,還請您到時參加解謎。”

張良有些愕然的看著手上入場資格,不是說可以見钜子的嗎?

他可是花費了好大的代價,才秘密的從一個人手中,買到的。

就是為了和钜子見上一麵,拉攏和墨家的關係。

“怎麼突然就變了呢?”

張良極為困惑的說到。

——

此時,钜子帶著人一路到了鹹陽的墨家據點。

長老很快將範喜良數月之前送過來的推舉信找出,送到钜子麵前。

看完了推舉信,钜子感歎到,

“將獨輪車此等神物分於百姓,此乃大善舉啊!”

“之前,是老夫錯怪他了!“

“此次,無論公子浪能不能解開奇物的奧秘,老夫都要將他收為入門弟子!”

其他人相互看了一眼,冇有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