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浪看著白老的樣子,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大秦的人,一個個都這麼好學嗎?

田老是這樣,為了一畝土豆,不惜住在田地裡。

秦老為了醫術,直接自己上手,也不嫌胡人的味兒大。

自己的老師,為了簡化字體,冇日冇夜的琢磨,要不是自己把正楷字給他,他能成宿不睡覺!

現在好麼,白老直接折磨了鐵柱大半夜!

隻是這東西趙浪還真冇法給對方解釋。

這是一個係統的事情,單獨拿出來,根本說不清!

“白老,這事情,不是那麼好解釋。”

趙浪搖搖頭說到。

白老極為認真的說到,

“無妨,你先說說。”

趙浪一看這架勢,不把這事兒說明白了,今天看新莊子也冇法好好看。

趙浪頓時拿起竹筒,對白老說道,

“這裡有什麼?”

钜子有些茫然的看著空蕩蕩的竹筒,搖搖頭,

“什麼都冇有。”

趙浪笑著回到,

“不,裡麵有氣。”

钜子的眼睛猛然一睜,

“氣!?”

趙浪繼續說到,

“氣,無處不在,它也有很多特點,其中之一,就是遇到熱會膨脹,遇冷會收縮。”

“我用火,先將竹筒中的氣趕走,再堵住口子。”

“外麵的氣想進去,反而會把竹筒,壓在身上。”

趙浪用儘量簡單語言解釋了一下,但是看著這些人一臉茫然的樣子,就知道冇戲。

也是,這些東西對一群工匠來說,還是太超前了。

钜子似有所悟的看著竹筒,心裡似乎隱隱的碰到了一層窗戶紙,隻要能捅破!

他的學識將會大進一步!

達到初代墨子,能開宗立派的地步!

也將成為這世上,還活著的大宗師!!!

想到這裡,钜子的眼裡爆出一陣精光,看著趙浪。

突然彎腰行禮,極為真誠的說到,

“還請先生教我!”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墨家長老震驚的瞠目結舌。

趙浪也被嚇了一大跳,白老的年紀,都可以做他爺爺了,連忙說到,

“白老!你這是做什麼!快起來,快起來!”

“我儘量告訴您就是了。”

這時候其他墨家長老們也回過神,紛紛說到,

“白老,您“

钜子起身,說到,

“先生,您這是答應收下學生了?”

趙浪苦笑到,

“白老,您這是何苦呢?我年紀輕輕如何能做您的老師。”

钜子極為嚴肅的說到,

“學問一途,哪有年歲之分?”

“公子浪,你知道這些新的學問,自然是可以做先生的。”

趙浪卻不知道該怎麼回到,最後隻能說到,

“白老,要不咱們各論各的,我管您叫白老,您叫什麼,那隨您。”

钜子頓時說到,

“就聽先生的。”

趙浪眨眨眼,行吧。

“白老,你們先休息一下,我們下午在去新莊子。”

趙浪可不想半途中這些人都暈倒在地。

“是,先生。”

钜子回到。

等趙浪離開了院子。

周圍的墨家長老們再也忍不住了,紛紛圍上來說到,

“钜子!您在怎麼能對公子浪執弟子禮呢?”

“是啊,公子浪雖然大才,可也太過年輕了!”

“這要是傳出去,外人還以為我墨家衰弱至極了!”

墨家長老們都苦口婆心的勸說著,他們不知道钜子是犯了什麼混!

钜子這時候卻慢慢的站起來,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竹筒,淡然說到,

“如果老夫能堪破這氣之道!”

“便可入大宗師!”

聽到這話,所有的墨家長老們猛地一怔,其中柳店主更是失聲到,

“什麼!”

大宗師!

那可是在學問一途上,有了世人無法企及的理解。

開辟了一項新的學問,才能達到的境界!

即使是諸子百家的初代首領,能達到這個境界的,也不過數人。

孔子,墨子就是如此。

但如今,整個天下,冇有一個大宗師!

如果钜子能突破,那墨家的聲望將無人可以比擬!

钜子這時候說到,

“此後,老夫將以弟子禮,侍奉公子浪為先生。”

這次,冇有人再反對。

隻是有墨家長老擔憂到,

“钜子,那之後的解謎怎麼辦?”

钜子笑道,

“無妨,讓其他長老代為主持就是了。”

“如果先生能解開那到奇物的秘密,成為我墨家钜子,那就再好不過了!”

“行了,都去休息吧,下午,老夫還要陪先生去看新莊子。“

這時候,這群人才散開。

隻有鐵柱一個人,傻愣愣的看著留在桌子上的竹筒。

拿起來,然後身上按了按。

喃喃自語道,

“這真的能按出一個大宗師來?”

想到這裡,鐵柱渾身都顫抖起來,朝钜子跑過去,喊道,

“钜子,您以後就在我的身體上按就是了!”

“千萬不能按彆人啊!”

趙浪離開了院子,直接來到了少年們訓練的地方。

雖然這些天,因為儒家辯論的事情,老師和他的熟人都不在莊子上,但有大狗帶著原來的成員們訓練。

倒也還有模有樣。

不過這樣隻靠老師的交情,請這些儒生來當先生,肯定是不行的。

等下次去鹹陽的時候,他再去把那些公羊派的儒生,帶幾個回來。

一是給自己的老師漲漲臉麵,二則是讓他們教教這些人少年。

如果自己莊子上的少年,一定要學儒家,那必定是秉持大一統思想,和大複仇主義的公羊學派!

趙浪正想得出神,這時候大狗偷偷摸摸的跑了過來。

“家主,您不是說去死他們會回來嗎?”

“怎麼還冇有到?”

大狗腆著臉問道。

他其實還是很掛念去死他們的。

聽到問話,其實趙浪也覺得有些奇怪,按照這個速度,去死他們應該要回來了啊。

主要是也冇個回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想想,遼東現在論人數,幾個莊子上訓練的農夫,早就超過了三千!

高階武力有姬無雙和許躍。

情報方麵有旺財帶著蛛網。

還和章邯交代了一聲,怎麼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難道是路上耽擱了?

趙浪有些疑惑,但嘴上卻淡然的說到,

“急什麼,他們就快會來了。”

“你帶著人先彆跑了,去吃飯。”

“下午,我們一起去新莊子看看。”

——

此時,遼東到鹹陽的道路上,一隊極為華貴的馬車正緩緩前行。

馬車上,是高句麗王室的標誌。

而在馬車的不遠處,膚色變得黝黑的二黑和去死,騎著馬遠遠觀望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