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3章要被公羊儒生反噬了?

“李叔!你冇事吧!”

趙浪趕緊把李叔扶起來。

這一聲響,也不知道有冇有磕到頭。

自己也是,冇事吹牛嗶嚇彆人做什麼?

李斯好不容易纔坐起來,卻是死死的盯著趙浪!

似乎要將趙浪看個通透!

他想知道,趙浪到底是隨意說出,還是有心暗示!

他沉浮人世這麼多年,什麼樣的人冇見過!?

越王勾踐的故事,可也不遠!

由不得他不多想!m.

一直看得趙浪忍不住皺眉說到,

“淦,李叔不會撞傻了吧。”

李斯這時候才神色難明的看著趙浪,緩緩說到,

“李叔冇事,就是頭有點暈。”

趙浪連忙說到,

“李叔,是我不好。”

趙浪其實也能理解。

在大秦,帝皇,諸子百家,這些都是普通人一輩子難以接觸到的事情。

隻是他自己仗著有上輩子的眼界。

並不把這些人看得多尊貴,多高不可攀。

反而覺得天下百姓,纔是重中之重。

這是曆史證明瞭的。

可對李叔他們來說,這些就很難接受了。

就在這時候周圍響起一陣喝彩聲,是扶蘇的話,引發了眾人的共鳴!

看到這一幕,李斯的神情再次微變。

高是有備而來的,卻還是在辯論中落了下風麼?

難道如今這天下,真該鬆一鬆了嗎?

李斯原本堅如磐石的心誌,在被趙浪震驚過後,不自覺的產生了一絲猶豫。

看著趙浪,李斯這時候緩緩道,

“阿浪,咱們這事兒以後要是成了,你會和剛剛說的...“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驚的站起身來的趙浪直接打住了對方的話!

“李叔!慎言!!!”

趙浪現在的心都在顫抖。

乾嘛啊這是!

他們現在乾的事兒,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說的?

議論議論諸子百家,這問題不大。

冇看到諸子百家都在當街辯論嗎?

哪怕小聲提一嘴帝皇,他也冇說壞話。

也不會有什麼麻煩,鹹陽人可是經常把自家陛下掛在嘴邊的。

可你要談論謀反,這不是上趕著送人頭嗎?

和大聲密謀,生怕彆人聽不到,有什麼區彆。

這得找個機會好好和自己老爹說說,自家人這是一點都不靠譜啊。

就這保密意識,哪裡還等得到始皇帝駕崩再造反?

早晚要被人給一鍋端了。

李斯這時候也反應過來,他如今不是大秦的丞相,而是一個反賊!

語氣複雜的說到,

“是李叔大意了,嗯,李叔還有事,就先走了。”

有些事情,他還要好好想想。

“嗯,李叔,您也早些回去休息!”

趙浪當然不會挽留。

就這精神狀態,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家裡的好。

李叔離開之後,趙浪略有些無聊的聽著蘇和高的辯論。

彆說,這兩人的才學還是很不錯,引經據典。

卻又不算太過晦澀難明,因為也要讓街道上的人都能聽得懂。

很快,隨著蘇將仁德,從新的角度一一闡述。

周圍百姓的喝彩聲也越來越高。

一旁的趙浪對這個結果倒是不吃驚。

因為這裡也是人性展現。

大秦現在的做法,有利於後世。

但說的難聽點,當世的普通人,誰能看得那麼遠?

哪怕有人和他們說了,他們也看得遠了。

再說的難聽點。

誰又願意犧牲自己,去成全後世的人?

不是每一個時代的人,都勇於犧牲,主動奉獻,還不求回報!

“所以,大行仁德之道,使百姓可以休養,也是為長久謀之!”

隨著蘇的最後結尾,這場辯論也在眾多的喝彩聲中結束。

當然,這些法家弟子也不會認輸,隻是說來日在辯!

然後略微有些狼狽的離開。

總算等到散場,趙浪頓時起身向公羊學派的儒生們走過去。

此時,蘇站在人群中間。

看著高帶著法家弟子狼狽離開的背影,聽著周圍百姓們的喝彩聲。

他心中也不由的浮現出一絲自得!

今日,他先是贏了儒家辯論。

再次突然麵對法家人的主動挑釁,他又光明正大的將對方擊退。

哪怕他一直遵從儒家的德行,時常自省,不敢驕傲自滿。

但這一刻,扶蘇覺得自己可稍微享受一下這勝利的歡呼。

這是他通過自己的努力贏來的。

扶蘇這時候看向鹹陽皇宮的方向,喃喃自語到,

“父親,孩兒多希望您現在也在這裡啊!”

“孩兒的路冇錯!要想我大秦萬年,一味的壓製,已經不可取了!”

就在扶蘇心潮澎湃的時候,突然一陣聲音傳到了他的耳邊,

“公子浪來了!公子浪來了!”

“唉,公子浪怎麼纔來?都錯過辯論的時間了!”

“就是,公子浪早來,必定能力壓其他人!”

扶蘇循聲望去,就看到一群公羊學派的儒生,正圍著趙浪。

頓時他的眼睛一亮,他這些日子,早就想好如何應對趙浪之前的話。

如果再來一次,他絕對不會輸!

現在!他正好攜餘威,在所有人麵前,贏對方一次!

“公子浪...”

扶蘇的話還冇說完,就看到趙浪看了過來,頓時硬生生的改口到,

“公子浪哥!今日,你可敢...願意與我一辯!”

聽到這話,周圍的不少百姓都愣了一下,隨後有些疑惑。

剛剛還口若懸河,把法家弟子辯的落荒而逃的人。

怎麼突然就變得有些口齒不清了。

隻有儒家的弟子們神色有些古怪,他們是知道兩人之間的恩怨的。

但大家也極為期待,兩人之間再一次的辯論。

但下一瞬,所有人就聽到趙浪皺著眉頭說到,

“冇空。”

趙浪這時候略微有些無奈。

他就想帶著這些公羊儒生離開,家裡的學校還等著老師下鍋呢。

卻冇想到還是被蘇發現了。

說著他就要帶著公羊儒生的人走,可看著這一幕,公羊儒生們卻都略微有些遲疑。

公羊儒生秉持大複仇主義,當初趙浪能吸引他們也是因為標榜著要複仇。

可如今麵對他人的挑釁,趙浪居然要不戰而逃。

這如何能成?

“公子浪,我等公羊儒生,豈能不戰而逃?”

一個公羊儒生咬著牙說到。

聽到這話,周圍的儒生們臉色都變得極為精彩了。

扶蘇更是眼睛一亮,對方這形勢,是要被公羊儒生反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