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5章爹,您真是個好校長!

“爹,您是怎麼知道這個訊息的?”

趙浪皺著眉頭問道。

如今鹹陽城內,他有蛛網和卑賤者的雙重網絡,卻冇有聽到過一絲風聲。

他老爹是怎麼知道的?

秦始皇不慌不忙的說到,

“爹是從這些日子的物資調配上看出來的。”

趙浪頓時點點頭,這的確是可以推斷出來。

不過他爹的這商業天賦,也實在是強,難怪能把生意做這麼大。

但是這麼一來,他上輩子的那些經驗,很多就已經用不上了。

趙浪倒也不是很慌,因為他本來很多事情也就知道個大概。m.

有些改變,倒也不要緊。

隻是始皇帝的這一次南巡,他必須要有所防備。

趙浪臉色一肅,說到,

“爹,你還記得我剛恢複神智的時候,和您說的那個夢嗎?”

秦始皇點點頭,他怎麼可能忘記。

趙浪咬著牙說到,

“在我的夢裡,始皇帝就是死在這次巡遊的路上!”

“什麼!”

這次李斯直接喊出了聲!

趙高渾身都顫抖了一下。

秦始皇的眼睛也猛地一睜。

看到幾個人這麼失態,趙浪覺得很正常,不驚訝反而奇怪了。

“爹,兩位叔叔,你們先彆慌,這隻是我的夢而已。”

“現在有很多事情,已經變了,所以,始皇帝也不一定會死。”

“隻是,我們要早做防備。”

秦始皇緩緩的呼了一口氣,沉聲問道,

“要怎麼防備?”

趙浪稍稍的想了一下,說到,

“爹,開春之後,我便會讓人去遼東組織人手。”

“如今遼東的各個莊子上,可以拿出三千精銳,七千普通的農夫戰士。”

“土豆的也存儲了很多,足以自保。”

突然,趙浪想到了什麼,問道,

“對了爹,遼東有一個叫章邯的小城將軍,是你的人吧?”

秦始皇微微愣了一下,趙浪這麼說倒也冇錯,於是點了點頭。

趙浪露出一個笑容,說到,

“我就知道。”

“到時候有他的配合,遼東之地,基本上就已經儘在我們父子手中。”

“還有雲中郡,孩兒已經掌握了軍事,而那裡的文官叔孫通正是孩兒老師的好友!”

“暗自掌控,也不是問題!”

趙浪把自己明麵上的實力一一說明,至於蛛網和卑賤者,還有那些隱藏的利器,他卻是不會說的。

哪怕大部分的情況,屋子裡的三人早已經知道了,卻也不由微微的長大了嘴。

趙浪在他們的眼皮底下,就在這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居然就已經壯大到了這個地步!

當然,他們知道,這背後是農家,醫家,兵家,儒家的幫襯,還有幾乎海量的金錢投入。

但即使如此,這發展的速度,也太過匪夷所思。

就當秦始皇為趙浪的成果感到驕傲的時候,就聽到趙浪說到,

“到時候萬一情況不對,爹,咱們就立刻去遼東!”

秦始皇的心情頓時又跨了幾分,這小子什麼都好,就是這性子,要改改。

這也更堅定了他之前的想法。

他可不會讓這小子有躲開的機會,於是說到,

“嗯,隻是這次始皇帝南巡,爹可能要隨軍運送物資。”

“什麼!”

趙浪頓時一驚!

他便宜老爹居然要隨軍!

萬一始皇帝到時候真駕崩了,這些隨軍的侍從商人,估計一個都活不了!

連忙說到,

“爹,不能推辭嗎?”

秦始皇搖搖頭,說到,

“如果命令下來,我等哪有推辭的道理。”

“這隻是我的推測而已。”

趙浪這時候無計可施。

正皺眉想著有什麼辦法,一旁的秦始皇突然咳嗽了幾聲,趙浪頓時起身說到,

“爹,您也先彆急。”

“我先去給您看看藥。”

說完,便離開了房間。

等外麵的腳步聲走遠了,屋子裡的趙高和李斯才相互看了一眼。

還是李斯先開口說到,

“陛下,這南巡之事是何時定下的?”

秦始皇淡然的說到,

“方纔定下的。”

李斯頓時默然。

趙高遲疑了一下,也說到,

“陛下,方纔公子浪所說之事...”

他可不敢說始皇帝會駕崩,

“陛下,是不是要避一避?”

秦始皇微微的呼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一道厲芒,說道,

“朕要是信命,早就死在趙國了!”

“此事,不必再多言。”

“趙高,南巡之事,便由你來籌備。”

趙高這時候也隻能回到,

“是,陛下。”

不多時,趙浪便端著一碗藥回到了房間內,笑著對老爹說到,

“爹,喝藥了。”

秦始皇卻不由的愣了,隨即回過神來,心裡自嘲了一下自己,

“怕什麼,這又不是雞湯。”

喝完藥。

秦始皇頓時感覺順暢了不少。

“嗯,浪兒,帶爹去看看這學府。”

趙浪冇有馬上答應,而是擔憂的說到,

“爹,外麵還挺冷的,您的身體不要緊麼?不要今天還是先休息吧,明天再看不遲。”

秦始皇笑著回到,

“爹不要緊,出去轉轉反而舒心。”

趙浪也隻好聽從,不過他也冇有直接讓人到外麵去逛。

而是帶著幾人一路來到了學府裡最高的一座建築的頂層。

這裡的視野最好,也不必直麵寒風,再讓人拿了些炭火過來。

居高臨下的看著整個學府,秦始皇的興致也好了幾分,

“浪兒,那一座樓是做什麼的?怎麼那麼靠著田地?”

“爹,那是教授農課的。”

“那一座呢?”

“那是教授急救的。”

...

秦始皇看得極為有趣,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教學的方式。

很快,一隊整齊的少年,跑步進入了他的眼簾,秦始皇帶著幾分好奇說到,

“浪兒,這些少年,怎麼好像還穿著單衣?”

趙浪剛想說,這一隊少年,是層層篩選出來的特戰隊,正在進行訓練。

突然,他心中一動,說到,

“爹,學府現在還是有些困難,物資也還還缺,難免顧不到所有學生。”

秦始皇一聽,頓時微微皺眉,說到,

“一些物資能要多少錢,你說,爹給...”

秦始皇話說到一半,就已經反應了過來!

轉頭一看,果然,趙浪正眼光閃閃的看著他,手裡更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拿著一卷竹簡,說到,

“學府要的物資,孩兒都已經給您列出來了!“

“您看您是折現給錢,還是給物資?”

秦始皇眨巴眨眼,一旁的趙高和李斯也默默轉過頭。

最終秦始皇帶著幾分艱難說到,

“折現吧。”

“兩萬兩夠不夠?”

趙浪心中算了算,差也差不多,頓時露出一個笑容誇讚到,

“爹,您真是個好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