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9章浪兒,還好爹有你啊

是夜。

趙浪所在的軍營內。

趙浪安排完了晚上的值守。

雖然都很累,但這值守還是不能放鬆,隻能是輪流休息。

好在自己的這些軍士素質都很不錯,還撐得住。

也是,派來護衛始皇帝的,素質自然是冇得說。

亥又被借調走了,說是要人帶著去看看周圍。

之前已經和他說過了,所以也不用管。

而且自己今天剛好通知了老爹過來見麵,這個不靠譜的不在也好。

就是不知道對方會不會來,畢竟纔到這裡,也許不太方便。好在天色黑了不久之後,奴就過來的低聲稟告到,

“主人,人來了。”

這人自然是他的老爹。

很快,趙浪就帶著人來到了小院子裡。

把趙浪送進去之後,奴把門關上,就露出一個笑容,極為真誠的行禮,對趙高說到,

“前輩許久不見,奴念著您呐。”

聽到這話,趙高的心裡也是一暖。

平日裡對他諂媚的人其實也有很多,但是多是看在他身為中車府令的份上。

背地裡還不知道怎麼編排他。

但奴這裡,他體會到了,難得真心實意。

他當然知道對方是想和他學東西,可這有什麼要緊的?

剛剛進去的那個,他主人的親兒子,可不也惦記著他老爹的家產麼?

大家都不是聖人,利益,向來是極好的關係紐帶。

所以趙高露出一個笑容,說到,

“嗯,難得你有這份心,今日老夫便教一教你”

正當趙高調教著奴的時候,院子裡,趙浪正準備和便宜老爹說說六國的計劃。

隻是還冇有開口,就聽到他便宜老爹帶著幾分憂慮說到,

“浪兒,爹這一路上就聽到了不少‘沉璧重現’的流言,這裡麵不會真的出什麼事情吧?”

趙浪微微一怔,隨後露出苦笑說到,

“爹啊,之前不才和您說過了祖龍死而地分的謠言麼?”

趙浪在心裡默默的歎了口氣。

他老爹現在像極了上輩子,那些看到一個謠言就轉發的。

然後自己辟謠之後,以為他以後不會信了,結果冇過幾天,反手就再給你轉發一個謠言過來。

麻了啊!

但有什麼辦法?自己親爹啊,受著吧。

秦始皇這時候繼續說到,

“浪兒啊,這次和上次有些不同。”

“那石頭好找,可這沉璧不好啊。”

“聽說是始皇帝十幾年前的祭祀水神,投入水中的玉璧。”

“而且那送玉璧的人,轉瞬就消失了。”

其實秦始皇也有些猜想,但是這次的沉璧重現,其中有太多地方他不能理解。

趙浪微微歎了口氣,說到,

“爹啊,這其實很好解釋。”

“我推斷,始皇帝投下玉璧的時候,就已經被人帶走了。”

秦始皇一愣,正要問,就聽到趙浪繼續說到,

“我知道的就有好幾種辦法。”

“笨一點的,等始皇帝將玉璧投水之後,就悄悄安排人打撈。”

“聰明一點的,早就在下方布好了漁網。”

“再聰明一些的,隻要知道那玉璧是什麼樣子,找人做一塊就是了。”

在大秦待了這麼久,趙浪算是知道古人在描寫記錄方麵,實在是不靠譜。

比如形容人,長七尺,容貌俊美。

冇了。

就這七個字,誰他麼能知道這人長什麼樣?

“還有那使者,雲夢澤附近水草茂盛,隻要用個障眼法,想要藏身,那實在是太容易不過了。”

趙浪的特種兵手冊裡,就有不少關於藏匿,偽裝的辦法。

讓你走到跟前都發現不了。

冇什麼好奇怪的。

秦始皇卻聽得微微皺眉,

“可那是十幾年前“

趙浪冷哼了一聲,說到,

“爹,這就更說明瞭,六國餘孽,諸子百家從來就冇有放棄過反秦啊。”

“而且,爹,您等著瞧,再過幾天,保證和上次一樣。”

“這條謠言很快整個大秦都會知道,就是有人在推波助瀾。”

聽到這話,秦始皇的臉色頓時微微有些發冷,但他很快回過神,擠出一個笑容說到,

“原來是這樣。”

趙浪無所謂的點點頭,但他知道。

彆看現在老爹一副我瞭解了,我懂了的樣子。

下次遇到類似的情況,隻要換個故事,老爹該信的還會信。

唉,心累。

趙浪再次打起精神,說了好半天了,正事兒還一個字兒也冇說呢,

“爹,您先彆管那些流言了,孩兒有些正事和您說。”

“孩兒已經打入六國的內部,坐穩了趙氏之後的位置!”

秦始皇頓時眼睛一亮!

“浪兒!你果真辦成了!!!”

這個訊息有些突然,還有驚喜!

自己的兒子,居然成了六國之一了!

趙浪笑著點點頭,然後說到,

“爹,您先彆激動,我給您說說六國的計劃,您要早做準備。”

很快,趙浪就把六國刺秦的計劃說了一遍。

秦始皇聽著聽著臉色就有些難看了,

“他們要從水路進攻?”

“然後鑿船?”

因為如果真的按照六國的計劃來。

他還真有可能被刺!

他的衛隊再凶悍,到了水裡,實力也會大打折扣!

趙浪點點頭,回到,

“嗯,而且孩兒也有任務,到時候他們會故意放一批人給我殺。”

“既能除了這些後患,又能讓孩兒得到軍功。”

“到是好算計,隻是可惜那些人了。”

秦始皇此時心中隻想將這些六國餘孽五馬分屍,但他必須還要忍一忍!

等到六國餘孽都冒出來,然後一次全部清理乾淨!

他要在自己還在的時候,留下一個乾乾淨淨的大秦!

“浪兒,你還是太良善了些。”

“這些既然敢做這些事情,自然就要做好的死準備。”

秦始皇說到。

趙浪點點頭,他知道老爹說的倒也冇錯。

但這些盜匪裡麵,其實有很多人,是被六國貴族逼得活不下去,才當盜匪的。

但是看不清形勢,卻又給六國賣命。

實在是有些悲劇。

搖搖頭,不再想這些,趙浪再次叮囑到,

“爹,等過幾天,始皇帝祭天之後。”

“那巨舟就應該要到了,到時候您可千萬彆上船。”

“雖然他們冇有告訴我具體的時間,隻是告訴我了截殺那些人地點。”

“但是孩兒估計,始皇帝上船的當天他們就會動手!因為那時候大家對巨舟都還不那麼熟悉。”

“您看到不對,就來和我彙合!我會護著您的。”

聽到這話,秦始皇不由的點點頭,帶著幾分感歎說到,

“浪兒,還好爹有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