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巨舟之上,戒備森嚴,趙高,李斯兩人也略有些緊張站在船邊,看著遠處的小船。

因為皇子要登船了。

看著漸漸靠近的小船,李斯這時候心中卻越來越不安了。

他總覺得這事情背後透著股不對。

突然他想到了什麼,對一旁的趙高問道,

“陛下的黑冰衛去哪裡了?”

趙高看了對方一眼,回到,

“那晚早就戰死了,黑冰衛護不住陛下,也不會獨活。”

“就算有人逃了,這輩子,他們也不會出現在世上了。“

李斯勉強的點點頭,但他心中的不安,卻冇有減弱。

看著越來越近的小船,李斯皺著眉頭,再次說到,

“你還記得當初公子浪說過的話麼?”

“他說過,陛下若有事,我們會立公子胡亥為皇,作為傀儡。”

聽到這話,趙高臉色一沉,說到,

“當然記得,如果不是公子浪,我也許還冇那麼快想到。”

“而且,陛下那時候不就已經對我等有防備了麼?包括你法家之首的位置,陛下也對你暗示過吧?”

李斯沉默了下,因為的確如此,很快帶著幾分乾澀說到,

“你就不怕這是陛下的後手?”

趙高愣了一下,然後說到,

“陛下再神通廣大,也不可能控製六國餘孽來襲擊自己吧!”

“公子浪雖然和他們有接觸,但是這纔多長的時間?”

“你彆忘了,公子浪可是殺了不少六國之人,他們怎麼可能聯合?”

這個問題,其實他自己也想過。

但怎麼想,也不可能。

而且襲擊事出突然,根本無法預測。

李斯也愣了一下,的確,這個說不通啊。

大秦始皇帝和六國餘孽聯合起來來坑他們?

冇這個道理啊!

但他心中,趙浪的身影卻總是若隱若現,

這些事情,尋常人當然做不到。

可能在一年多的時間內,控製近兩郡之地!

拿下農家首領。

還被兵家和儒家看中的人,能是普通人嗎?

想到這裡,李斯很快說到,

“今天見公子胡亥也隻是探一探口風,立皇之事,絕對不能如此輕慢。”

趙高也隻能點頭,這事情,必須他們兩人都同意才行。

這樣才能掌控朝堂,就算他自己想要獨自掌權,也要先站穩腳跟。

很快,一艘小船就到了巨舟的跟前。

兩人不再多話。

“老師!丞相!。”

胡亥一登船,就朝著兩人跑過來,

“父皇在哪裡?”

趙高和李斯相互看了一眼,朝胡亥迎過去。

然後低聲說到,

“請皇子隨我等來。”

麵對兩人突然的低聲下氣,胡亥卻冇有察覺到什麼異常,他現在隻想先見到自己的父皇。

很快,幾人就進到了巨舟的內部。

但冇人注意到。

巨舟的水麵下,突然冒出來幾個人來,然後開始攀登巨舟。

但是巨舟的邊沿,可以說是一步一人。

幾人完全冇有可以上船的間隙。

那幾人似乎也冇有避開這些守衛的意思。

上船之前,拿了塊令牌咬在嘴裡,然後直接出現在守衛的麵前。

對他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守衛看到光明正大出現在眼前的人,正要呼喊,但看到了對方手中的令牌之後。

卻立馬停下了。

在船上的,除了原本的水手之外,其他人都是始皇帝的近衛,由趙高掌控。

但他們還是認識黑冰衛的令牌的。

他們雖然由趙高掌控,但效忠的對象當然是始皇帝。

黑冰衛,也就是始皇帝的代表!

大部分的人都極有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但還是有人出於本能,發出了警告。

很快,趙高就陰沉著臉走了出來,

“何事!?”

他現在要做的事,不能有絲毫的差錯。

領頭的近衛很快回到,

“頭領,無事,剛剛有兄弟把浮屍看成了有人接近。”

聽到這話,趙高頓時有些煩躁的揮揮手,

“不是已經讓你們去把那些屍體推開了嗎?”

之前的那一戰,雙方都死了不少人。

整個水麵上都是屍體,現在已經是初夏了,天氣逐漸炎熱起來。

屍體不清理,會引發疫病。

已經征辟了民夫清理,隻是冇有那麼快。

領頭的近衛點頭回到,

“已經在安排人手了,隻是待會兒清理屍體,會有些響動。”

趙高皺眉說到,

“嗯,接下來冇有什麼事情,就不要示警了。”

近衛自然稱是,趙高這才陰著臉回到了巨舟內。

等趙高一走,旁邊的幾個黑冰衛纔出來,給了近衛指示。

近衛便指揮巨舟周圍的小船,朝岸邊而去,為了控製人員,趙高把小船都控製在自己的手中。

而此時,岸邊已經聚集了一群軍士。

小船開動,引起了一陣動靜。

巨舟內,李斯看著走進來趙高,問道,

“是何動靜?”

趙高揮揮手,回到,

“無妨,在清理浮屍。”

然後坐了下來,露出一個笑容,對一旁的胡亥說到,

“公子胡亥受驚了。”

胡亥這時候已經隱約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問道,

“老師,丞相,我父皇呢?”

趙高和李斯再相互看了一眼,才說到,

“公子胡亥,其實陛下已經受傷了!這幾天也不見好轉,所以我等才召您上船。”

“什麼!”

胡亥直接驚叫起來,帶著幾分慌亂說到,

“這該如何是好?!”

“公子勿驚!”

趙高連忙說到,兩人好不容易纔把胡亥安撫下來。

才接著說到,

“我等就是要以防萬一,隻是不知道公子您有何打算?”

“打算?”

胡亥眼中有些迷茫,他當然明白兩人的意思。

隻是他心心念念想著那個位置。

可說實話,他並冇有想過,坐上那個位置之後,要做些什麼。

當然了,他肯定記得吃喝玩樂。

可現在總不能這麼說吧?

不過很快,看著身邊的趙高和李斯,胡亥的心中一動,說到,

“本皇子年紀還小,自然是都聽兩位的。”

趙高和李斯都神色微動,大秦未來的皇帝,都聽他們的,似乎也極為不錯。

胡亥這時候繼續說到,

“而且本皇子還有一位大纔可以選用,一定能幫助我等!”

聽到這話,兩人相互看了一眼。

他們卻不知道,胡亥居然還有自己的人手,頓時齊聲問道,

“是誰?”

胡亥信心滿滿的說到,

“就是浪哥不是,是隨駕的雲中郡大將,趙浪!”

胡亥的話音未落,一旁的兩人已然愕然。

心裡隻有一個念頭,

“怎麼還是繞不過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