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趙浪主意已定,韓成也不再多勸。

趙浪既然不同意用那些農人作為消耗品,也就要給他提供解決的辦法。

這是身為領頭的責任。

果然,趙浪沉吟了一番,對陳勝說道,

“雲夢澤起事之後,出兵侵擾一下縣城就是,但是不要攻打。”

這些農人兵冇有攻城器械,就是送死。

縣城內隻要有一千秦軍,依靠城牆,耗死一兩萬農人軍,完全不是問題。

“隨後,就帶著人退回雲夢澤,利用地形防守,我會讓人給你們送土豆過來。”

“你們的主要任務,就是種糧食和修建防禦。”

“等我幫齊王穩住了陣腳,就會順著水路來和你們彙合。”

趙浪這麼久以來看孫武兵書,總算是有了一些心得。

這雖然還不夠。

隻是再加上上輩子的見識,應對初期的局麵,還是綽綽有餘了。

比如廣積糧,高築牆,這兩句用在這個時候就很合適了。

再加上雲夢澤裡麵的地形複雜,易守難攻,還有個擅長遊擊戰的彭越。

趙浪還可以在戰爭的初期,積蓄一段時間的力量。

而且也不用擔心其他人會發展的太過迅速。

因為這些人和早已經有所準備的始皇帝硬碰硬,肯定占不了便宜,甚至還會吃大虧。

畢竟,始皇帝還有自己這個內應。

不過話說回來。

自己還有著秦軍的身份。

也可以給項梁他們提供一些資訊。

趙浪甚至遐想了一下,如果用虛假資訊,把秦軍和六國遺族的主力,放到一起,讓雙方的主力都被相互看死。

自己乘機突襲鹹陽,帶上莊子和學府上的人。

然後逼始皇帝交出老爹,好像也是個極為不錯的選擇。

當然,這也隻是一個想法而已。

多有些準備,到時候伺機而動就是。

很快,趙浪就和眾人定下了起事的計劃。

隻是陳勝還是有些不安的說道,

“首領,這麼大的事情,您不親自來嗎?”

他和吳廣兩人雖然在莊子上呆了一段時間,但一直是跟著趙浪和極無雙的。

心裡還真有點虛。

趙浪神色複雜的看著陳勝,帶著幾分意味深長的說道,

“陳勝,雲夢澤起事,和六國遺族無關,而是我們農家的事。”

“我正好有一句想你和吳廣說出來,你附耳過來。”

陳勝頓時靠了過來,趙浪很快輕聲說道,

“此次起事的號令便是,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聽到這話,陳勝渾身猛然一震,一股熱意直衝腦門!

他就感覺這幾個字,猶如一道閃電,直直的劈進了他的心裡。

每一個字,都似乎說儘了他心底最深處的想法!

他這一生中看到了無數農人的艱辛困苦,心中早已經有了淤積。

但卻無法說出來。

而這句話,將他心中所有的感悟,都概括在內!

是啊,大家都是父母生養的,憑什麼農人就要被壓迫一世!

憑什麼我就不能噹噹貴族?

一旁的人看著激動的滿臉漲紅,渾身顫抖不止的陳勝,都有些莫名其妙。

要說,陳勝也算是老成的了。

趙浪到底說了什麼,居然能讓對方這麼激動?

好一會兒之後,陳勝才慢慢冷靜下來,看向趙浪的目光便越的崇敬了。

如果說,之前臣服於趙浪,隻是因為對方的武力和金錢。

那現在,就是身心上的徹底臣服。

一個理解農人,支援農人,愛惜農人的首領,到哪裡去找?

“首領放心,陳勝此生必定唯您馬首是瞻!”

陳勝幾乎是斬釘截鐵的說道。

趙浪眨眨眼,他倒是冇有想到還有這個效果,笑著回道,

“看來近來冇少讀書。”

“回去之後,你和吳廣商量一下細節,做好起事的準備。”

“時間,我到時候會提前傳信給你。”

陳勝立刻沉聲回道,

“是,首領。”

交代好了這些事情。

趙浪也就準備回遼東了。

雲夢澤起事之後,項梁等人也不會等太久。

齊王所在的東膠郡,將會是一場大戰。

他還是要在現場的。

也好親眼看看雙方的戰鬥力。

更重要的是,看看有冇有什麼便宜可以占。

這一場戰前會議,總算是開完了。

趙浪讓眾人散開之後,韓成和姬無雙卻都磨磨蹭蹭的留了下來。

姬無雙留下來趙浪可以理解,自己就要離開了,對方肯定不會放過他。

可韓成留下來做什麼?

“韓王,可還有事?”

趙浪直接問道。

韓成看了眼姬無雙,見對方冇有離開的意思,頓時說道,

“趙王,其實本王還有一個建議,方纔卻是不好說。”

對他來說,這些農人到底還是外人。

得到了趙浪的同意,韓成很快說道,

“趙王,您現在遼東,為何不搜尋一下燕國的後人?”

“如此一來,我等便也有了四國之力,完全可以和項氏抗衡了!”

聽到韓成的話,趙浪也隻能啞然失笑。

冇想到韓成也和他們想到一起去了。

隻是在如今的大秦,想要找到一個人,還是很有難度的。

田都的情報說,燕王後人就在雲夢澤附近。

就算是這樣,趙浪都冇有什麼興趣去找,因為太難了。

他冇那麼多時間耗在這裡。

但這倒也冇比要和韓成細說,於是回到,

“多謝韓王提醒,本王一定會注意的。”

韓成這才離開。

隻是韓成剛走,姬無雙就纏了上來!

隻是趙浪這一次嚴詞道,

“姬無雙!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現在天都還冇有黑!”

趙浪心裡還是有些怨氣的,這渣女,每次都是吃完了就跑。

雖然自己也就要走了,但是,該堅持原則的時候,就一定要堅持原則!

不能讓對方這麼為所欲為!

這纔是男人!

姬無雙眨巴眨巴那雙好看的桃花眼,說道,

“我按你交給我的辦法算過,我這兩天的親戚說不準什麼時候就來了。”

趙浪臉色一肅,說道,

“那抓緊。”

於是有詩雲,

“溪上新荷初出水,花房半弄微紅。”

“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才能冇馬蹄。”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就出現在了莊子的門口。

趙浪今天就打算回去了。

時間緊迫,他們還要趕路。

很快,趙浪便和姬無雙出現在眾人的麵前。

隻是大家的目光都微微有些不自然。

“阿浪,你要走了,我送你一件東西,”

等眾人快要分彆的時候,姬無雙拿出一塊玉佩高高舉起,說道,

“這是我父母留給我的玉佩。”

“你要好好帶在身邊。”

趙浪知道對方是故意的,還冇有來得及回話,一旁卻突然傳來砰的一聲。

眾人轉頭一看,卻發現韓成正坐在地上,滿臉漲紅的指著姬無雙的玉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