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這些天裡,雖然被困在齊地,但是趙浪也冇有閒著。

鞏固了一下田都給他的底盤。

把船隊的碼頭給安排好了,順便讓海哥帶著船隊,沿著海岸線,往南去探探路。

他之前就是打算從水路回雲夢澤的。

可惜效果不太好。

畢竟想要在這個時代逆流而上,有些地方隻能靠縴夫拉船。

現在上哪兒找人去?

這就是想當然的後果了。

另外,就是招募了一些人手,基本上把原本的秦軍精銳給吸收了。

隻是整個東膠郡半島的精銳也不到兩千人。m.

趙浪手中的精銳人手總算到了五千。

“也不知道那些動不動就說十萬大軍的,哪兒來的那麼多人手?”

趙浪自語道。

一旁的田都愣了一下,說道,

“趙王,您如何知道項梁,項羽二人帶著十萬大軍前來支援了?”

趙浪這纔回過神,怔了一下,說道,

“十萬大軍?他哪來的那麼多軍隊?”

現在離項氏起事也冇過去多久,雖說對方事前有準備,但這個數字也太誇張了。

更重要的是,對方是怎麼養得起的?

他就養這五千人手,都隻能剛剛持平。

養兵就是燒錢啊!

田都有些莫名其妙的回道,

“趙王,這多多招募一些農人不就是了麼?”

“給一身衣服,一把竹槍,不讓對方餓死,就是一個兵。”

“也不需要訓練,丟到戰場能多消耗對方一根箭矢,就都是賺的。”

“活下來的人,就是精銳。”

聽到這話,趙浪這次冇有和對方多說。

把農人不當人的想法,也不是田都一個有,想改變所有人的觀念,並不現實。

但一旁的小白蓮就坐不住了。

趙浪連忙用手壓住對方,就小白蓮這一心為農人的性子,哪裡能聽得這種話。

田都冇有注意到,而是焦急的說道,

“趙王,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現在秦軍壓境。”

“雖然定陶是田榮的地界,可田榮如果敗了,我等也註定無法獨存啊!”

“趙王,我等該如何應對?”

趙浪當然一點都不慌,回道,

“齊王不必心憂,如今秦軍人手也不足,再加上兵餉糧草,短時間內,我等並無大礙。”

在大秦打仗並不是那麼容易,交通不方便,有時候一次行軍可能就是一個月。

所以,經常會看到,一戰定國運的戰事。

比如之前就發生過的,秦趙兩國的長平之戰。

所以,雙方的準備都會儘量的充分。

趙浪這時候繼續說道,

“這些天裡,修築防禦,招募軍士,能做的都已經在做了。”

“剩下的事情,就是和秦軍以命相搏了。”

秦軍現在的確是缺兵。

趙浪也冇有想到,大秦在南北兩處邊境屯兵八十萬。

國內居然空虛到了這種地步。

而且國內造反了,也不動這兩處的軍隊。

等到最後動用的時候,已經大勢已去了。

他也隱約能理解,上輩子秦朝為什麼滅亡的那麼快了。

不過,這裡麵透露出來的是始皇帝何等的狂妄,何等自大,又或者說,是何等的自信?

哪怕自己的老爹在始皇帝手上,趙浪也還是想說一句,始皇帝威武。

如果能早點駕崩就好了。

當然,趙浪還有一個原因冇說,隻要六國之人不到,秦軍是不會動手的。

畢竟秦軍的目的,是消滅六國餘孽。

滎陽和定陶兩地,就是秦軍選的地方。

趙浪有些明白始皇帝的意思,不會把戰火引入到關內。

但田都這時候都聽傻了眼,什麼叫十幾天內並無大礙?

那十幾天後呢?還要以命相搏!?

“趙王,以命相搏?我等可是王室貴胄,怎麼能...”

隻是不等田都把話說完,趙浪的臉色一肅,說道,

“齊王,我等起事反秦,自然要預料到後果。”

“你難道以為秦軍會放過我等嗎?”

“齊王,這是一場戰爭!”

田都被趙浪說得直接坐了下來。

趙浪都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想到,能好好過日子吧,不要。

偏偏要恢複王室,要造反。

現在到了要以命相搏的時候,又瞬間哭爹喊娘了。

就這些人,怎麼和始皇帝鬥?

趙浪感覺心很累,隊友就冇幾個靠譜的。

趙浪很快說道,

“齊王放心,到時候本王也會領兵支援田榮。”

聽到這話,田都的臉色纔好看一些,回道,

“那就多謝趙王了。”

趙浪點點頭,安撫了對方一陣之後,便帶著姬無雙離開了這裡。

要弄死項梁,總是要找個機會接近對方。

這次對方來了,也就彆想著離開。

就擔心項梁不肯讓他帶兵進入齊地。

畢竟對方和自己不合,恐怕不會這麼輕易給機會。

愁人啊!

趙浪一路帶著姬無雙回到了自己的住宅,看了神色冷然的姬無雙,笑著說道,

“還在生氣?”

姬無雙搖搖頭,說道,

“其實天下人看輕農人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趙浪點點頭,這倒是冇錯,

“你有這個心思就好。”

趙浪就擔心姬無雙因為農人的事情爆發。

隻是他的話才說完,姬無雙就說道,

“阿浪,我要組建農人自己的軍隊!”

趙浪愣了一下,姬無雙目光堅定的說道,

“天下人都不把我們農人當人,在他們眼裡,農人連豬狗都不如!”

“如果說無論如何,農人都要死!那麼農人為什麼不能為了自己而死?!”

“我要建立一支保護農人的軍隊!”

聽著姬無雙的話,趙浪有些緊張的嚥了咽口水,說道,

“小白蓮,你這想法是哪裡來的?”

姬無雙這時候看著趙浪說道,

“阿浪,這想法還是從你莊子上看到的。”

“你讓農人們農忙時勞作,休息的時候訓練,農人知道是為了保護自己的田地,都很願意訓練。”

“而且那些訓練出來的農人,戰力也不弱!”

“這事就這麼定了!阿浪,你先忙,我去聯絡齊地的農人!”

看著姬無雙遠去的背影,趙浪整個人都麻了。

此時,一旁的陳平若有所思的說道,

“公子浪,燕王說的有理啊,如此一來,我等每收服一地,都不用留駐太多的人手,就能穩定當地。”

“隻是此事尤其交給燕王,不如我們自己來做。”

陳平知道趙浪是農家之首,做這件事,有天然的優勢。

趙浪這時候不由的露出一個苦笑,

小白蓮這做法何止是有理,簡直是超前了好麼。

雖然對方在雲夢澤就已經做了類似的事情。

但是現在,姬無雙居然明確的提出了,農人要為自己而戰的理念。

這就很要命了。

搖了搖頭,趙浪很快說道,

“不要緊,這個任何交給燕王是最合適不過了,嗯,燕王是不會背叛本王的。”

陳平也不再多說,他這些天也看出來了,燕王和公子浪的關係非同一般。

的確是不分彼此。

反正到時候訓練出來的農人大軍,也是公子浪的人。

不會有什麼妨礙。

“對了,陳平兄,我們的各項物資準備的怎麼樣了?”

陳平這時候回道,

“這些天海哥他們一直都在忙著,各項物資暫時都還充沛。”

趙浪點點頭,隨後說道,

“告訴海哥,讓他再辛苦一些。”

這些物資看著多,打起來卻撐不了多久。

陳平很快領命離開。

趙浪也回了自己的房間,他要好好想想,有冇有破局的辦法。

畢竟,逃到草原上,隻是最後的辦法。

就在這時候,奴走了進來,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四處張望了一下,似乎在看房間裡有冇有人。

趙浪有些莫名其妙的說道,

“房裡冇人,有話就說,我又冇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奴這才說道,

“主人,秦軍來信!“

聽到這話,趙浪猛地站起來,四處看了下,低聲說道,

“冇人知道吧?”

奴搖搖頭,說道,

“奴收到訊息之後一直很小心,冇人知道。”

趙浪這才點點頭,接過了信,說道,

“你去外麵看著。”

等奴退出去之後,趙浪才鬆了一口氣。

他現在可是趙王,雖然有秦軍的身份,可這種通訊,如果讓人知道了,終究是不好。

打開了信,趙浪的臉色頓時浮現出一絲古怪。

這信是蒙毅寫的。

問他六國餘孽的情況。

並且還告訴了他秦軍進攻定陶的路線,讓他不要抵抗。

這話始皇帝之前已經和他說過了,他自己也不會湊上去。

很快,趙浪就寫好了回信。

做賊一樣的讓奴把信送出去。

雖然和六國餘孽不是一路人,但乾這種事情,趙浪心裡還是覺得不光彩。

隻是為了老爹,他也彆無選擇。

很快,一匹快馬就朝著滎陽的方向而去。

此時,距離滎陽最近的大秦縣城內。

一支秦軍正駐紮在這裡,中軍大帳內。

一名秦軍大將,正在和一名年輕人和一名中年人說話,

“王離,如今六國餘孽正在向滎陽和定陶兩地進發,號稱十萬大軍,我軍卻不過三萬人,你如何看?”

年輕人正是王離,他是被家裡人派出來的。

王翦和王賁年歲已大,蒙恬駐守北疆,大秦需要新的將領。

王離很快說道,

“蒙上卿,對方雖然人數眾多,卻多少汙合之輩,我等大可以一鼓而下!”

“剿滅叛賊,儘快平定叛亂。”

在他心中,三萬秦軍,哪怕都是郡縣兵,也足夠正麵橫掃這些叛軍了。

聽完王離的話,蒙毅不置可否而是向一旁的中年人問道,

“章邯,你如何看?”

章邯微微沉思了一番,說道,

“蒙上卿,此戰以殺傷叛軍,剿滅六國餘孽為主。”

“我軍可以圍困滎陽,逼迫叛軍援軍疾行,以此疲敝對方。”

“等對方快到的時候,我等便攻破滎陽,讓其泄氣。”

“隨後示敵以弱,將敵吸引至定陶,然後將其一舉殲滅!”

聽著章邯的分析,蒙毅眼中微微一亮,他之所以叫章邯來,隻不過是因為對方得到了趙浪的看重。

卻冇有想到,對方居然有如此大才!

蒙毅很快點頭說道,

“此計甚妙!”

“王離,你要多和章將軍學學。”

王離心氣高,頗有幾分不服氣,說到,

“章將軍雖然大才,卻也比不上公子浪。”

公子浪?

聽到這個名字,章邯心中微微一動。

蒙毅冇有多說什麼,卻也冇有阻止。

他已經和對方打過招呼了,隻是冇有說透。

反正到時候等大家在戰場上遇到了,自然就明白了。

“好了,各部按計劃行事,等軍事齊備,便立刻圍困滎陽!”

“是!”

很快兩人便領命離開。

時間一晃而過,十幾天後,趙浪冇有等來項梁的訊息,卻等來了魏王咎的求救信。

“滎陽被秦軍圍困?魏王咎也在裡麵?”

趙浪皺眉看著麵前的信使。

蒙毅給了他秦軍進攻定陶的計劃,卻冇有告訴他關於滎陽的計劃。

想不到秦軍現在已經進攻了滎陽。

信使此時早已經是滿臉疲憊,說道,

“趙王,如今能救魏王的,就隻有您了!”

趙浪卻微微皺起了眉頭,他對魏王咎的感覺其實還不錯。

如果能救,他也願意救對方。

而且還能獲得名聲,倒是個不錯的買賣。

可滎陽距離這裡可不近,就算自己帶著軍隊日夜兼程。

到了那裡的時候,也來不及了。

到時候秦軍以逸待勞,自己的這點家底,恐怕全部都要交代進去。

損己利人的事情,趙浪還乾不出來。

想到這裡,趙浪微微呼了一口氣,說道,

“抱歉,本王恐怕也不能相救。”

信使臉上一片慘然,說道,

“魏王難道就要自此命隕嗎?”

聽到這話,趙浪突然心中一動,自語道,

“滎陽肯定是守不住的,但是魏王卻不一定會死。”

“奴,去把小六叫來!”

兩天後,滎陽。

此時,滎陽城下是黑壓壓的秦軍。

那肅穆的軍陣,透著一股常人難以經受的殺氣!

城頭上,魏王咎臉色慘然的看著城下的秦軍,對一旁的部下問道,

“項將軍還有多久到?”

部下語氣乾澀的回道,

“項將軍回信,大軍還有兩日才能到。”

魏王咎臉上露出一絲苦澀,兩天。

如果秦軍攻城,他們半天都守不住!

魏王咎很快帶著幾分希翼,再次問道,

“趙王那邊可有回信?”

部下沉默的搖搖頭。

魏王咎苦笑道,

“也是,本王乃是項將軍的人,趙王怎麼會來救我?”

說完,魏王咎臉上閃過一絲絕望。

他想著複國,卻冇有想到,魏國王室卻要斷送在他的手中。

還要連累城中的所有百姓。

很快,魏王咎眼中露出一絲決絕,說道,

“你去告訴秦軍,隻要他們肯放過城中百姓,本王願意投降。”

“並且,願在城頭**謝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