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魏王!不可啊!”

部下聽到這話,連忙勸阻道,

“你為人仁德,城中的百姓都愛戴您!”

“隻要您一聲令下,我等願與您共存亡!”

周圍的其他人齊聲說道,

“我等願與魏王共存亡!”

如果是其他人,看到軍心可用的樣子,肯定會極為振奮。

但是魏王卻苦笑了一聲,就算城中百姓全部上城牆,也攔不住秦軍。

秦軍的兵鋒,他早已經見過了。

如今抵抗的越是激烈,等城破之後,城中百姓受到的傷害,就會越大,

“多謝各位的好意,但此時抵抗已然毫無勝算,你們且看看城中的百姓,他們又何其無辜?”

“以本王一人之身,換得魏地百姓平安,又有何不可?”

部下這時候再次勸道,

“魏王,難道冇有勝算,就不必抵抗了嗎?”

魏王咎看著城下黑壓壓的秦軍,微微歎了一口氣,說道,

“當然不是。”

“如果是外族入侵,本王雖然不善武,但就是流儘最後一滴血,也要護住國土。”

“但如今,這一場戰爭原本是可以避免的,魏地百姓也都是因本王的貪心受苦。”

“魏王,您”

部下還想再勸,魏王咎擺了擺手,說道,

“不必多言,去告訴秦軍,如果他們同意了,本王就會打開城門!”

“城中百姓要逃命的,也不許阻攔。”

看到魏王咎心意已決,部下悲歎了一聲,頓時走下城門,朝著秦軍的軍陣而去。

很快,秦軍大帳內,蒙毅有些詫異的看著魏軍的使者,

“你等願意開城門魏偽王願**謝罪?”

魏軍使者雖然不滿對方的稱呼,但這是魏王咎的願望,卻也不好反駁,冷聲說道,

“魏王仁德,隻要秦軍答應,不傷害城中百姓,他便會實現承諾。”

蒙毅眯了下眼睛,說道,

“本上卿知道了,你先到外麵候著。”

等魏軍使者離開後,纔對一旁的王離和章邯說道,

“你二人怎麼看?”

“有冇有可能詐降?”

章邯還在思考,王離毫不遲疑的說道,

“蒙上卿,這有什麼好猶豫的,城中的情況,我等早已探聽清楚.“

“隻要他們敢開城門,無論有什麼詭計,在大軍麵前,都不值一提!”

這次冇等章邯說話,蒙毅就直接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王離這次說的不錯,隻要大勢在手,過多的憂慮卻也是阻礙。”

“用兵雖然要出奇招,但是記住,堂堂正正,以勢壓人才王道!”

這話就是對章邯說的了。

章邯聽後,帶著幾分歎服行禮道,

“多謝蒙上卿教誨,末將受教。”

王離這時候卻高高的昂起頭。

蒙毅看在眼裡,卻也不說教對方,年輕人自然就是要年輕氣盛一些!

不氣盛,叫什麼年輕人?

這樣有利於建立自信。

他年輕的時候,可比王離還要驕傲。

隻要有個人看著就行了。

當然,不能讓王離獨領大軍,不然這驕傲輕敵的性子,會造成大禍!

很快,蒙毅就下令道,

“告訴使者,本上卿同意他的要求,讓他今日之內,便打開城門!”

“不然我軍攻破城門,就由不得他了!”

魏軍使者接到訊息,便快速的回到了城中。

“如此說來,秦軍是答應了。”

魏王咎慘然一笑,說道,

“如此也好,去給本王在城門上,準備油脂木材。”

“你等通知城中百姓,開城門之後,也可以混在百姓之中,逃命去吧。”

聽到這話,大部分的人遲疑了一下,然後脫下了魏軍軍服,匆匆離開。

隻有少部分的部下留了下來。

開始幫魏王咎準備木材。

魏王咎站在城門上,看著城中倉皇奔行的百姓,心中一片悲涼。

秦滅魏之後,其實並冇有對他們這些王室後裔下殺手。

隻是他身為魏王正統,從小心中難免有著恢複王室的想法。

之後始皇帝稱病不出,項氏說,始皇帝其實早已駕崩,稱病隻是為了穩固大秦。

如今胡亥和趙高倒施逆行,荼毒天下。

他才聽信了項氏的話,起事抗秦。

當然,這的確是怪不了其他人,那自己做的錯事,就用自己的命來瞭解吧。

很快,木材和引火用的油脂就已經全部準備妥當。

魏王咎看著麵前的柴堆,哪怕有赴死的決心,心中還是有恐懼。

這是人求生的本能。

就在他想要唯一留下了的部下點火的時候,他的頭頂隱約傳來了一陣模糊的聲響,

“嘶,這人是真的想死啊。”

“那怎麼辦?小六哥,咱們要不要救?”

“當然要救啊,不完成任務,回去就等著被頭兒罵吧。”

“可是他可是魏王啊,救了他,那一位會生氣吧。”

“咱們現在是公子浪的人,我隻聽公子浪的命令!”

“哎,彆說了,他好像發現咱們了。”

“還真是,無所謂了,反正也到時候救人了。”

下一瞬,魏王咎的眼前就出現了幾個年輕人。

“你們是何人?!”

魏王咎皺眉問道。

剛剛對方的話,他卻是冇有聽得那麼清楚。

小六撇撇嘴,自己明明跟著頭兒,見到過對方,雖然那天也是晚上,可直接不認識自己了,也太不給麵子了,

算了,這些人又不是頭兒。

一個個心氣高的很,眼裡哪有他們這些仆人,

“魏王,我等奉趙王之命,前來營救!”

“趙王?!”

魏王咎臉上閃過一絲驚喜,

“趙王的大軍在何處?”

如果趙浪帶著大軍趕到,城池還能勉強支撐!

小六搖搖頭,說道,

“冇有大軍,隻有我等晝夜不停的趕了過來。”

魏王咎眼中閃過一絲絕望,說道,

“趙王既然冇有來,本王也無顏麵”

砰!

不等魏王咎把話說完,小六就直接打暈了對方,嘀咕道,

“頭兒還真說對了,這些當王的,怎麼就這麼喜歡嗶嗶呢。”

其他人搖搖頭,

“這些貴人的想法,我等怎麼知曉。”

小六正準備帶著人走,一旁唯一留下的侍衛卻拔出了武器,

“想要帶走了魏王,就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小六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對方一眼,

“你是想你家的魏王在這裡自己把自己燒死?”

“你真是個忠臣啊。”

侍衛愣了一下,隨後放下了武器,看了看城下的秦軍,對小六幾人說到,

“還請把魏王的衣衫留下。”

小六有些意外的看了對方一眼,說道,

“倒是個漢子。”

依言把魏王的衣服留下之後,帶著魏王咎離開了這裡。

侍衛深吸了一口氣,換上了衣衫,然後點燃了火堆。

城下,蒙毅看著城門燃起的大火,和打開的城門。

一揮手,秦軍便開進了滎陽!

滎陽,陷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