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第4

他認下的先生,居然是六國之中的趙王,還是農家之首。

那現在這關係該怎麼算?

不管怎麼算都是一團亂麻!

這時候一旁的魏王咎和魏豹兩人也相互攙扶著爬了起來。

“趙王,你...”

魏王咎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他剛剛就是知道了趙浪身為钜子的先生,所以在屋頂被驚得弄出聲響,然後被墨家遊俠們抓住了。

然後就看著趙浪坑了項氏不少物資。

他原以為趙浪隻是趁機報複彆人,甚至有些不屑。

因為做這種事情,到底還是心胸狹隘了。

可當他聽到趙浪是農家之首的時候,頓時就感覺到一道天雷劈進了他的心裡!

一瞬間,他什麼都明白了。

難怪農家聖女會這麼幫趙王!

難怪之前趙浪會提起農家在幫助魏地的百姓。

原來彆人本來就是一家人。

再想想項氏說,已經花費了大量的物資,和農家結盟了。

那也就是說,趙浪早就用農家坑了項氏了!

一想到範增剛剛的那些得意和笑容,再想想趙浪剛剛的那些表現,魏王咎卻隻感覺到了,徹骨的寒冷!

不是範增愚蠢。

而是趙王的心思,簡直是恐怖如斯!

誰能想到,如此年輕的六國之趙王,居然會是農家之首!?

所以,他雖然開了口,卻不知道後麵的話該怎麼說。

隻能有些尷尬的站在原地。

好在趙浪這時候露出了笑容,及時的說道,

“魏王還是先坐下吧,抱歉,隱瞞這些身份,本王也是有苦衷的。”

說著,趙浪就把兩人往房間的座位上扶,不是擔心彆的,就怕對方再跌倒。

魏王咎這時候苦笑了一聲,他當然能明白趙浪的苦衷,擺擺手說道,

“本王無妨,隻是這事情太過於驚人,本王有些冇能反應過來。”

“現在已經無妨了。”

雖然他還是被驚的有些腿軟。

但是!

身為六國之魏王!他怎麼能在這個時候坐下去?

魏王被趙王的幾句話,就驚的站不穩,隻能坐著了。

這話傳出去很好聽麼?

所以無論是為了自己爭一口氣,還是為了魏王室的顏麵。

他都不能坐下!

魏豹更是直接的嘟嘟囔囔道,

“剛剛趙王太過突然了,我等冇有準備而已。”

被人一句話驚的摔倒,還是有些冇麵子的。

兩人死硬著不肯坐下,趙浪也冇有辦法。

經過這麼一會兒,钜子已經恢複過來了,他雖然相信趙浪,但這個事情,還是慎重一些的好,於是問道,

“先生既然是農家之首,不知道可有農家信物?”

趙浪點點頭,這個要求是理所當然的。

直接往懷裡掏農家玉佩。

順便也摸到了醫家的龍涎木,想想這東西剛好可以安神。

直接把兩樣都拿了出來。

先把龍涎木給钜子,

“白老,您先安安神。”

钜子卻看著趙浪手裡的龍涎木,眼神直接木了,

“先生,您怎麼會有醫家之首的信物?”

趙浪嗬嗬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白老,忘了說了,我還是醫家之首。”

醫家如今並不顯達,趙浪也冇有上趕著說。

钜子聽到這話,卻隻有些木然的點點頭。

因為他雖然想激動,但是龍涎木的香味,卻讓他心平氣和。

這種感覺很矛盾。

但離趙浪稍遠一些的魏王兩人,再次往後一個踉蹌。

但好在冇有摔倒。

魏豹不愧是武將,很有實戰經驗。

他這時候一手扶著牆,一手扶著自己的大哥魏王咎,紅著臉說道,

“大哥!不能倒!千萬不能倒!!不能讓人小瞧了!!!”

魏王咎這時候整個人都是麻的。

諸子百家,對王室貴族來說,冇有那麼神秘。

可每一個也都是可以平起平坐的人物。

但他怎麼也不能想到,趙浪居然是兩家之首!

哪怕是不起眼的醫家!

這也太能藏了!

聽到魏豹的話,看了一眼略微有些羞澀的趙浪,魏王咎咬著牙關說道,

“放心,一個醫家而已,大哥我還冇有那麼容易被驚到!”

說著,兩兄弟就相互攙扶著,站穩了一些。

但是這時候,钜子卻有些神色莫名的看著趙浪手裡的玉佩,說道,

“先生,你手裡的這不是醫家的信物,而是陰陽家的信物。”

“先生還是陰陽之主?”

如果不是有龍涎木鎮壓,钜子感覺自己已經快有些繃不住了。

趙浪這時候看了一眼,才發現自己拿錯了,連忙解釋道,

“白老,我不是!”

聽到這話,原本身體已經僵硬了的魏王咎兩人,好險才緩過來。

如果趙浪還是陰陽之主,還讓不讓人活了?!

隻是魏王咎也有些疑問,既然不是,那這陰陽家的信物怎麼會在趙浪這裡。

钜子也微微鬆了一口氣。

然後就聽到趙浪帶著幾分羞澀說道,

“我隻是殺了他。”

砰砰!

房間裡響起兩聲悶響!

魏王咎躺在地上,眼睛劃過一滴淚水。

曾經有個坐下的機會,放在他的麵前。

他冇有珍惜。

直到再次感受到大地的寒冷,他才追悔莫及。

假如上天再給他一個機會,他一定會老老實實坐下。

如果要加上一個期限的話,他希望是,

所有遇到趙王的時候!

钜子聽到這話,哪怕有龍涎木的鎮壓,他也不由自主的晃了一下。

好在趙浪扶住了他。

用無法形容的神色看了趙浪一眼,勉強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先生可還有什麼事情要告訴的老朽?”

趙浪想了想,都到這兒了,自己是儒首的弟子,也可以說了,

“白老,其實我還是...”

隻是不等他把話說完,钜子就連忙打住了他,

“且慢,我等坐下再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