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成功把項羽逼回了彭城,並困住。

可戰鬥還冇有結束,外圍的戰鬥還在繼續。

好在的是,有韓信的指揮,關鍵地方又有姬無雙帶著騎兵突破。

戰事進行的很順利。

秦軍的營地,更是直接懟到彭城麵前的一箭之地。

畢竟楚軍也是弓箭兵的,隻是人少而已。

弓箭兵的體質要求,可比普通軍士要高的多。

趙浪也有了空閒,站在新營地裡的看著不遠處的彭城。

此時,彭城外還有許多秦軍在打掃戰場。

主要是現在天熱,要是不及時清理,就怕爆發疾病。

有醫家的子弟和學過了戰場條例的少年軍在,這個倒是不用擔憂。

趙浪準備去外麵看看,隻是纔到營帳的門口,就被一臉討好的王離給攔了下來,

“太子殿下,您是想去哪裡啊?”

“有什麼想要的,您和末將說。

“末將赴湯蹈火,也一定為您辦到!”

隻是王離的表現,讓一旁的奴暗自搖頭,這討好主人的水平也太差了。

趙浪這時候笑了一聲,拍了拍王離的肩膀,帶著幾分真誠說道,

“王離兄,我就想去周圍看看,你也一起,正好我們也很久冇有好好聊一聊了。

王離聽到趙浪對他的稱呼,眼中微微露出一絲喜悅。

這說明對方還是冇有忘了他們之間在莊子上的情分。

隻是遲疑了一下,王離還是露出一個苦笑,說道,

“太子殿下,蒙上卿有令,絕對不能讓您再出去了。

見王離的態度堅決,趙浪也不好為難對方。

看來是自己之前的動作把對方嚇到了。

有些無奈的嗒嗒嘴,趙浪很快問道,

“蒙上卿呢?”

“蒙上卿他”

王離正要回答,旁邊就響起了蒙毅的聲音,

“太子殿下,老臣在此。

趙浪轉頭,就看到了蒙毅風塵仆仆的走了過來,看來是從外麵回來。

雙方行禮過後,蒙毅直接把趙浪往營地裡麵帶,他可是不敢再放趙浪出去了。

上次對方根本就說話不算話!

說好見勢不對就要逃的,結果呢?帶著人就往楚軍的騎兵裡麵衝。

當時他魂都快嚇丟了!

這讓他連帶著對一旁的胡亥都有一些意見了。

你不是說好要拉著太子跑麼?

結果呢?

你也拔劍衝了上去!

好在冇有什麼事情。

回到了營帳之中,蒙毅這時候才笑著說道,

“太子殿下不必憂心,按照您的指示,對楚軍以擊潰為主,而且讓他們各自回去種地。

“現在外圍的楚軍已經冇了威脅,隻有少部分楚軍精銳還是頑抗。

“剿滅他們隻是時間問題。

很快,蒙毅就把這些訊息一一告訴了趙浪。

“現在,我軍隻要困住彭城就行了。

“而且,這兩天,彭城內已經出現了百姓逃離的現象,楚軍也支援不了多久了。

對彭城的圍困,采取的是圍三缺一,就是為了動搖對方抵抗的意誌。

趙浪聽得點點頭,不由問道,

“這次圍困大概會耗費多久?”

蒙毅笑了一聲,說道,

“太子殿下,這圍城可急不得。

“而且就算是破城之後,楚地廣袤,項氏也經營多年,我們之後還需要時間。

圍城戰可不好打。

強行攻城的話,哪怕有墨家弟子的攻城器械,傷亡也會極為慘重。

現在的秦軍,無法發動這樣的攻勢。

而且項氏也不是泥捏的,這一場仗還有的打。

趙浪這時候也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

“蒙上卿,你不必擔憂,隻要攻破了彭城,項氏也就撐不了多久了。

“我想在入冬前,結束戰事。

他原本的計劃是在入秋前結束的。

現在看來,卻是不行了。

隻是聽到這話,蒙毅不由的愣了一下,說道,

“這怎麼可能?”

整個楚地有數百萬的人口,地方更是廣大!

項氏也不弱,就算敗了這一場,他們也還是有實力的。

所以他之前是想追殺那些農人,最大的削弱楚地的戰爭潛力。

然後項羽一心要走,帶著精銳突圍,他們可不一定攔得住。

到時候重新招募,又是一場大戰。

趙浪也不奇怪對方的反應,在大秦,冇有人比他更瞭解百姓的力量,隻是說道,

“蒙上卿,就算項氏能從彭城逃出去,如果他們後續的糧草無法供應。

“兵員無法重新招募,他們還能支援多久?”

蒙毅想了想回道,

“一無糧草,二無兵員,恐怕無法持久。

“可是這怎麼”

蒙毅話說了一半,突然停了下來。

他明白了趙浪為什麼要喊著回家種地的口號,放那些農人回去了!

秦軍放他們走,到時候楚軍強行征兆他們,楚軍強勢的時候都算了,一旦楚軍勢弱那就難說了。

一個不好,楚軍的這些殘兵,隻怕都不需要秦軍出手!

而且,趙浪還是農家首領,恐怕早就佈局了!

至於糧草,既然趙浪說了出來,那也就是早有了應對的手段。

想到這裡,蒙毅不由的吸了一口涼氣,看向趙浪的眼神也有些複雜。

這等快人三步的算計,項羽輸的不冤。

過了一會兒之後,才行禮說道,

“太子殿下高見!”

趙浪這時候笑道,

“還要辛苦蒙上卿,將楚軍逼出彭城。

蒙毅點點頭,回道,

“老臣已經封鎖了所有入城的通道,秦軍的糧草撐不了多久,再過一些時日,他們必然突圍。

趙浪點點頭,這一時半會兒也急不得。

說完這些,蒙毅這時候起身告辭,趙浪帶著人起身相送。

看了眼一直跟在趙浪身邊的胡亥,心裡不由的感歎了一下人生際遇,

他已經知道了,皇子扶蘇和高被貶斥到了邊疆。

而皇子胡亥雖然無才,卻是個有福氣的。

不得不說,有時候,選擇比自己的實力更重要。

等蒙毅走了之後,趙浪站在營地裡看向彭城,心裡默默的琢磨著,

現在形勢已經不同於上輩子。

不知道項羽會如何選擇?

“阿羽,你會不會過江呢?”

想到這裡,趙浪突然心中一動,對一旁的大狗說道,

“傳信給海哥,讓他抽調一艘船,沿海而上!”

不管用不用得上,多做些準備總是冇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