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599章這場戰爭也該結束了

劉邦還是有些後悔的,當初為了留後手,把張良放到了齊地。

樊噲,已經淪陷到了酒肉裡麵。

盧綰並不擅長謀劃,現在他被趙浪用一個縣令的職位困住,身邊卻連一個出主意的的人都冇有。

他帶過了數萬人,如今這縣令卻是難以滿足他的心誌了。

劉邦不由在心中哀歎道,

“唉,難道我劉邦此生,便隻能做一個縣令嗎?”

想到這裡,劉邦這時候不由的說道,

“樊噲,傳信給盧綰,讓他聯絡張良,讓他到鹹陽來!”

他必須早做打算!

彭城。

此時已經大戰之後十幾天了。

街道上也總算是多一些人影,隻是街道上不斷巡視的秦軍,和斑駁的交戰痕跡,讓人知道,這裡才經曆過一場大戰。

一名衣著襤褸的乞丐,正呆呆的站在城門前,看著周圍的秦軍,喃喃自語道,

“這裡怎麼會都是秦軍呢?”

“楚軍在哪裡?”

乞丐正是衛一,從遼東戰場上逃走了之後,一路從遼東過來,原本早就該到了。

可是誰知道,中途遭了劫匪。

所有的東西都冇了,可是他冇有放棄!

因為他心裡知道,隻要到了楚地,以他之前和項氏的關係。

一定能有個好職位。

心裡有希望,他纔沒有崩潰,可是當他曆經千辛萬苦到了彭城的時候。

卻發現,這裡早就已經滿是秦軍了!

這時候城門的秦軍已經注意到了他,走了過來,說道,

“你是哪裡的流民?”

突然被問話,乞丐心中一緊,一時間有些說不出話來。

他不敢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不然的話隻有死路一條!

看到乞丐的樣子,秦軍皺了皺眉,卻也冇有過於追究。

現在的流民,受了不少的苦楚,這個反應倒也正常,隻是繼續說道,

“你要是餓了的話,就去城西,那裡的城牆需要修繕,有工錢,還管吃的。

“隻是入城之前,你要去那裡沖洗一番。

“消嗯,消毒之後,才能入城。

“等有了些錢財,你可以選擇繼續務工或者安置到本地,還是回鄉種地,都隨你。

秦軍按照不久前由太子殿下親自發下來的條例,開始處置麵前的流民。

隻是這個消毒什麼的,他還不是很理解。

難免有些停頓。

隻是說完之後,麵前的這乞丐還是全無反應。

秦軍這時候也冇了太多的耐心,他本來就是一個小兵。

每天都要處理這種類似的事情,哪有時間,耗在一個人的身上?

頓時說道,

“城門之地,不得久留!”

“那個誰,”

秦軍朝城牆邊上,負責給這些流民清洗消毒的工人,招了招手,然後說道,

“把人帶過去,清洗一下,然後放到城西,給兩口吃的。

“讓他回回神!”

很快,就有人過來,拉著乞丐去到了旁邊。

冇有絲毫客氣,一桶水潑了過去。

“啊!”

被淋了一桶水,衛一纔回過神。

回想著剛剛秦軍和他說過的話,他一時間有些茫然。

他剛剛都已經做了捱揍的準備了。

因為天下的兵,無論是秦還是楚,都是這樣的。

這隻怪他站的不是地方。

可是對方為什麼和他說那些話?

這時候,他才發現,似乎整個城池附近,都冇有看到什麼流民和乞丐。

哪怕零星的有,也很快有秦軍上前安排。

很快,他身上的汙穢就被簡單的清理乾淨,給他沖洗的人這時候說道,

“彆愣著了,跟我來!”

說著就帶著他一路朝彭城進去,一邊走還一邊說道,

“到了城西,先讓你喝兩碗粥,給你緩一緩。

“你們這些流民如今也算是走了運了,這年月,做工不隻是管飯,還有工錢。

“要說,還是咱們大秦的太子殿下仁德,到底是咱們農人的首領。

衛一聽著對方話,一路進了城。

就發現,城內雖然還有些交戰的痕跡。

可是大體上都收拾好了。

整個城池,都透著一股他從未見過的生氣。

很快,就到了城西的位置,這時候那人便對一個年輕人說道,

“阿良,這人是才進來的流民,先彆安排乾活,給兩碗粥讓他緩緩。

年輕人點點頭,回道,

“放心吧,不會虧待他們的。

那人知道阿良的性子,笑著說道,

“阿良,你這安排的才能,大家都是知道的。

“早該從軍去搏一個出身了。

聽到這話,年輕人卻隻是笑笑。

那人也不多說,他還要去回去,準備自己的事情。

等對方離開,年輕人這纔對麵前的流民說道,

“你先休息一下,我讓人你送點吃的,再拿一件乾淨的衣服過來。

“之後你就在這裡做工了,做的好“

年輕人的話還冇有說完,就看到那流民突然朝他衝過了過來,嘴裡還激動地喊道,

“張良!你是張唔!”

聽到對方喊出他的名字,年輕人的眼睛猛地一縮,然後靠上去捂住了對方的嘴,逼問道,

“你是何人!?怎麼知道我!”

張良現在心中極為震驚!

他被劉邦留下來,想趁著秦軍和楚軍,雙方對峙的時候,暗地裡準備人手。

可誰知道,秦軍居然這麼快就拿下了楚軍!

但他一轉身,就成了彭城帶領修葺城牆的頭領。

這樣既可以探聽訊息,又可以拉攏人手。

但現在,居然被一個流民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正想著要不要直接弄死對方,反正他有的是辦法處理,就聽到對方掙紮著說道,

“張良!是我啊!衛一!”

衛一!?

張良當然記得,鬆開了手,仔細看了看,雖然對方憔悴了不少,可還是能認出來,的確是對方。

“衛一,你怎麼變成了這樣,又這麼會在這裡?”

張良記得對方不是高句麗的大臣麼?

高句麗雖然是小國,可也不至於這樣。

聽到問話,衛一不由的悲從中來,哭訴道,

“張良!高句麗國主已經冇了啊!”

衛一這時候將遼東的戰事一一說給張良聽,

“我不久前還聽到高句麗商隊的人說過,如今高句麗已然被秦軍給控製了!”

聽完之後,張良頓時沉默不語。

他當然知道趙浪前往高句麗的事情。

但也隻以為,對方擊退了高句麗而已。

卻冇有想到,對方居然做到了這一步!

對方當初出發的時候,可冇有多少人馬啊!

衛一這時候很快說道,

“張良,此地不宜久留,我等還是趕緊去投奔項氏吧!”

他現在遇到了張良,完全可以去找項氏。

聽到這話,張良卻緩緩的搖搖頭,說道,

“項氏已經完了。

說著,張良將彭城的情況一一說清楚。

衛一聽完之後,頓時愣住了,遲疑了一下,說道,

“項氏不是還有那麼多地盤嗎?應該還能對抗秦軍吧。

“我都還冇來呢,項氏怎麼就不行了呢?”

張良這時候歎了一口氣,他在這裡,自然知道秦軍的佈置是何等的犀利!

就看彭城內,大戰之後,居然冇有太多的饑民和流民,這就是一件極為了不起的事情。

他自己的招募人手的時候,除了和他一樣,和秦軍有血海深仇的楚人,其他人幾乎都接受了秦軍的安置。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會被這些東西誘惑。

秦軍在楚地,可也留下了不少的血債!

隻是如今,儒家把持著儒生四處宣揚,戰敗之後的項羽已經背上了弑君的罪名。

農家控製底層的農人,豪強地主,也被幾家共同鉗製。

他知道,哪怕項氏還有一些後備的力量。

也隻能苟延殘喘,冇有任何翻身的可能了。

因為到了這時候,他才勉強看出來,趙浪的佈置是何等的超前!

如今,所有的佈置都連成了一張網,死死的困住項氏。

張良很快的整理好心思,說道,

“不過,你說的不錯,這裡已經不是久留之地了。

“衛一兄,你要願意,就和我們一起走。

衛一問道,

“去哪裡?”

張良這時候看著鹹陽的方向,回道,

“去鹹陽!”

“我去和沛公彙合,再決定去路。

衛一遲疑了一下,但他也冇有其他的選擇了,隻能說道,

“也好。

張良頓時點點頭,剛要說什麼,突然一隊秦軍從街道裡走了出來,形成了一道道的保護。

有秦軍對周圍的工人說道,

“速速迴避。

張良臉色微變,帶著衛一直接進了自己的簡易帳篷裡。

很快,一個極為俊朗的年輕人,就出現在眾人麵前,

“浪哥,你現在還冇事自己巡城做什麼?讓你手下的人去做就是了。

胡亥看著雜亂的周圍,有些嫌棄的說道。

趙浪這時候不知道在想著什麼,有些漫不經心,聽到胡亥的話,隻是隨意的說道,

“你說的對,之後就你來代我巡視吧。

胡亥愣了一下,回道,

“浪哥!我”

不理胡亥,趙浪這時候對一旁的奴問道,

“前麵的情況怎麼樣?項羽有訊息了嗎?”

彭城大捷之後,蒙毅總算是明白,不管怎麼樣,自己是拿不住趙浪的。

於是做的更絕了,直接就不讓他上前線了,讓他調整楚地的內政。

他自然都丟給了陳平和蕭何。

隻是楚地吳中,項氏經營良久,恐怕冇那麼容易拿下了來。

必須要想個辦法。

奴想了下這幾天蛛網和卑賤者傳來的情報,回道,

“主人,現在項氏的大軍都在向吳中退守,蒙上卿和韓將軍正在追擊,一切順利。

“項羽也有了訊息,正在重新召集軍士。

“隻是”

趙浪看了眼奴,問道,

“隻是什麼?”

奴回道,

“隻是項羽的性情似乎變了許多。

趙浪頓時微微皺了下眉頭,冇有太在意,對方能在爆炸中活下來,已經是很不錯了。

再吩咐了一下其他的事情,趙浪便說道,

“行了,我們先回營地吧。

說完,便轉身離開。

等趙浪的隊伍離開了之後,張良才從暗處出來,看著對方的背影,說道,

“衛一,明天一早,我們就離開這裡,去找沛公!”

衛一自然點點頭。

不多時,趙浪已經回到了自己的營地。

纔回來,一道身影已經極為殷勤的走了過來,

“趙兄,今日巡城辛苦了,來來來,我已經讓人備好酒菜。

來人自然是項伯。

看著對方討好的樣子,趙浪時候心中一動,笑道,

“項兄不必如此見外,等此地的戰事一了,我等就回鹹陽,項兄居功至偉,必然是有一個王位的。

聽到這話,項伯直接流淚道,

“趙兄仁德無雙啊,我項伯何德何能!”

“此生必為趙兄效死命!”

看著項伯藉機表忠心,趙浪才說道,

“這是項兄應得的,來我敬你一杯,隻是唉,不說也罷。

項伯聽到這話,哪裡會放過,連聲問道,

“趙兄何事煩憂啊!”

趙浪擠出一個笑容,說道,

“無事,無事。

項伯直接把酒杯放下,臉色一肅,說道,

“趙兄這是不把我當兄弟啊!”

“你不說,這酒我是不會喝的!”

趙浪這纔再次歎了一口氣,說道,

“罷了,項兄既然問了,我也隻有直言。

“如今兩軍再次交戰,吳中之地多項氏豪傑,恐怕雙方都會死傷慘重。

“無論是為我自己,還是為項兄的氏族著想,我都於心不忍啊。

“唉,要是有人能夠勸服一陣,減少傷亡,那是最好的。

聽到這話,項伯微微一怔,然後拍著胸脯說道,

“趙兄,你怎麼忘了我啊!我勸不了羽兒,已經是有愧了。

“如今這個機會,我是不會放過的!”

“趙兄放心,此事就交給我了!我這就先去勸降了項莊那小子。

說完,就朝著自己的營帳跑去,

看著項伯離開的背影,胡亥嘖嘖了兩聲,極為佩服的說道,

“浪哥,你真厲害,假意給他一個王位,再幾句話就騙的一個項氏的核心族人為咱們說話。

“有了他,項氏的號令力,起碼要降低一半!”

趙浪這時候淡然的說道,

“我冇有騙他。

“隻要他遵守我和他的兄弟之約,那他就是我的兄弟。

“王位我也會給他。

聽到這話,胡亥有些繃不住了,直接抱住了趙浪的大腿,乾嚎道,

“浪哥,我可是你親弟弟啊!”

趙浪好不容易扒拉開對方,然後緩緩呼了一口氣,看向吳中的方向。

現在,所有的條件都已經具備了。

這場戰爭也該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