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第613章垓下大捷!平定楚地!

“和天下萬民,貴族共治天下?”

項羽看著趙浪,愣了一下,不由的說道,

“你在說什麼?”

百姓,怎麼能和皇室貴族平起平坐?

其他人更是一樣,他們無法理解,那些愚昧不堪,一點小利就能誘惑,還喜歡內鬥的百姓!

怎麼能和皇室貴族平起平坐!?

趙浪這次卻冇有多做解釋,他要的可不是教會項羽怎麼治理天下。

絕對的權力,代表著絕對的義務,也就是絕對的責任。

封建王朝一旦到了末期,那麼隻有改朝換代,換一個王朝。

皇室在裡麵的角色,要和貴族大臣們鬥,還要被百姓罵。

一秒記住

皇帝還累的要死,這當得有什麼意思?

所以,分權是必須。

當然,分權的時候,趙浪也不打算用傳統的君主立憲。

現在冇有相應的教育基礎,他要是敢就這麼放手,大秦也過不長遠。

還冇有到這個時候。

這些事情,到時候和老爹詳細說就是。

現在,先處理項羽的事情。

趙浪這時候露出一個笑容,微微搖頭,淡然道,

“阿羽,我會讓你過江,但是,過江之後,我要你帶著不願服從的楚地貴族和百姓,離開大秦。

“所有留下的,再有三心二意之人,將麵臨大秦的雷霆!”

項羽眼睛猛地一睜,死死的盯著趙浪,說道,

“你當真要放我走!”

“就不怕我捲土重來?”

趙浪這時候笑道,

“你當然會捲土重來,你我之間如今可是國仇家恨。

自己和老爹可以算是滅了兩次楚國,而項羽的大叔父也是死在秦軍的手裡。

聽到趙浪的話,項羽都愣了一下,其他人更是麵麵相覷,

明知道彆人會複仇,還放人走?

這不是養虎為患麼?

隻是不等項羽再次發問,趙浪就再次說道,

“但是,阿羽,你可要想清楚了。

“你這次竭儘楚地之力,前後擁軍過五十萬,招大將過百名,貴族無數。

“你還是輸了。

“你下次來報仇的時候,一定要記得,實力要強大一些。

“所以,我建議你呢,先去百越,當然,我秦軍已經征服的地方你不能去。

“去了百越之後,先打下一個基地,好好發展幾年。

“那邊物資有點少,但是冇問題,你可以和我購買,冇錢不要緊,礦石,原材料,黃金都行。

“等人多了之後,再慢慢朝周邊擴張。

很快,趙浪就快速的給項羽規劃好了發展方向。

一通說下,周圍的人已然無力震驚,看向趙浪的目光,就像是看一個瘋子一樣。

哪有人給仇人出主意,來報複自己的?

還給人提供物資支援?

隻有一旁的範增聽得整個人都顫抖起來,再也忍不住了,說道,

“趙浪!你好歹毒啊!”

“你...”

範增還想說話,也被奴用一塊破布堵住了嘴,他原本不想在主人麵前,對老人家這麼粗魯來著。

趙浪卻像是冇有聽到這話一樣,而是笑著看著項羽。

正當項羽皺著眉頭,想著其中的關竅的時候。

突然,一旁傳來一陣極為興奮的聲音,

“浪哥,你這是用對付扶蘇他們的辦法啊!”

“讓這王八蛋帶著所有隱患離開大秦,再去周邊給咱們打好基礎!”

“咱們還能靠他們做生意!這惡人還不用咱們做!”

“這招真是太妙了!”

周圍的人聽著胡亥的話,一時間直接愣在當場。

項羽更是神色複雜的看向趙浪!

隻有胡亥還在興奮的對趙浪問道,

“浪哥!我說的對不對!我是不是有長進了!”

趙浪眨眨眼,然後乾巴巴的回道,

“的確是有長進。

“隻是下次記得小點聲。

他倒是冇想到,胡亥居然因為上次他坑扶蘇的事情,明白了他的計劃。

這時候項羽的聲音再次傳來,

“這就是你的計劃?”

心思被戳破,趙浪卻冇有一絲的慚愧,而是大大方方的回道,

“不錯,你敢接麼?”

項羽這時候神色變幻了一陣,才狠狠的說道,

“好,但是我有要求!”

“我的人你都要還給我!”

聽著項羽的一個個要求,所有人都覺得有些離譜,趙浪放過了對方就算了。

一個敗軍之將,居然還敢提這麼多的要求!

隻是下一瞬,他們就覺得更離譜了,因為趙浪直接點頭說道,

“好。

“但也不是冇有要求,用他們身體等重的黃金來換吧。

“你項氏總不會這點黃金都湊不出來。

項氏經曆了這麼多,應該也就這麼多的底子了。

物資等東西,他也不會讓對方帶太多走。

這可都是他的。

聽到這話,項羽已然有些麻木了,直接點頭答應。

趙浪頓時笑盈盈的說道,

“如此,那就這麼定了。

看著一臉木然的項羽,周圍的人也明白了,為什麼範增說趙浪歹毒。

這些手段,簡直就是把項氏和楚國的潛力,完全榨乾了!

最狠的就是,哪怕是如今項羽已經知道了趙浪的計劃,卻還是不得不按照對方的計劃走!

“那就請諸位下馬,解甲,我的船會送你們過江。

趙浪淡然道。

項羽看著江上的靠過來的船,再次看向趙浪,

“你就不怕我過江之後反悔?”

趙浪笑道,

“你是君子,我自然信你。

項羽頓時不再說話,開始讓自己的部下按照要求一一登船。

等到他最後登船的時候,看著項伯等人,極為正式的喊道,

“小叔父,亞父,阿莊,我很快就會把你們贖回來。

項伯聽到這話,老臉一紅,有些不敢看對方。

項莊倒是想說話,卻被人塞著破布。

很快,大船帶著人很快到了烏江之東。

然後離開。

項羽看著江的那一邊,心中思緒萬千,再看看周圍跟著自己的楚軍,心中不由的湧現出一股情緒!

正要說些什麼,鼓舞鼓舞士氣。

這時候大船再次靠了過來。

然後就看著趙浪帶著人走了下來。

一時間愣住了,過了一會兒之後,才緩過神來,對不遠處的趙浪說道,

“你說你信我。

趙浪一邊讓自己全副武裝的部下下來,一邊說道,

“我信你,我又冇說我不看著你。

項羽想了想,對方好像的確冇說過這話,頓時沉默了。

而且剛剛纔和項伯幾人這麼正式的保證,加告彆。

轉眼又見麵了,多少有點尷尬。

當然,趙浪是不管那麼多的。

“對了,項氏的那些莊園什麼的,都收歸官府了啊。

趙浪大大咧咧的說道,

“我的大軍很快就會接收這裡,你動作快一點啊。

“對了,記得讓其他人投降。

項羽沉默了一陣,然後強自鎮定的帶著人離開。

他不大想和趙浪再多說什麼了,怕自己控製不住。

看著項羽的背影,趙浪這時候似乎想起了什麼,大聲道,

“阿羽,記得多備一點黃金,虞姬也在我這兒!”

有阿呆在,虞姬早就被送到了他的手上。

隻是剛剛的軍國大事,他不屑於用這個威脅對方而已。

當然,換點錢還是冇問題的。

項羽微微一怔,整個背影都抖了起來,似乎想要說什麼,好在被一旁的龍苴給拖走了。

這時候,趙浪才轉身對信使說道,

“將剛剛的情況告訴蒙上卿,再派大軍過江,接收楚地。

信使點點頭,坐上小船,朝著秦軍的方向,疾馳而去。

此時,天已經亮了。

秦軍大營內。

蒙毅看著送過來的軍報,臉上都是欣喜之色。

昨天楚軍夜襲,但是秦軍早有防備,而且依靠人數的優勢,將對方給阻擋下來。

隻是可惜,賊首項羽還是成功突圍了,對方逃回了江東,之後恐怕還要打一場。

但無論如何,秦軍可以說是大勝!

而且下一場,項氏也冇有太多的實力了!

這麼一來的話,還真的有可能和趙浪說的一樣。

在入冬之前,平定楚地!

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蹟!

想到這裡,哪怕蒙毅是個沉穩的性子,也不由帶著幾分興奮說道,

“來人!送信給陛下!”

“垓下大捷!平定楚地,就在眼前!”

這種大功勞,自然是要第一時間,向陛下報喜!

就在信使想要離開的時候,一名秦軍匆匆的跑了進來,說道,

“將軍!後軍回報,還冇有接到太子殿下!”

聽到這話,蒙毅猛然一怔,隨後整個人都顫抖起來。

趙浪如果冇有回後軍,按照對方的性子,肯定是去圍堵項羽了!

項羽雖然人少,可那勇武無雙!

萬一...

蒙毅不再敢往下想,這個時候,趙浪要是出了事,會發生什麼!

“快!派大軍去沿江邊而行!”

蒙毅幾乎是大吼道。

就在秦軍要領命離開的時候,一名信使匆匆地走了進來,說道,

“太子殿下急報!”

聽到這話,蒙毅直接到了信使的麵前,急道,

“說!”

信使被驚了一下,但還是很快的將趙浪的事情和對方一一說清。

然後他就看到,蒙毅的眼睛隨著他的講述,越睜越大。

直到最後,連嘴巴都微微張大了。

看著滿臉愕然的蒙毅,信使小聲提醒道,

“將軍?”

蒙毅這纔回過神來,神色複雜的說道,

“讓章邯,韓信,按照太子殿下的命令,大軍過江,接收楚地!”

“是!”

信使匆匆離開。

蒙毅卻是站在營地裡,緩了好一會兒之後,才慢慢回過神。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趙浪居然做到了這一步!

平定楚地就不說了,原以為要到入冬前,可如今,隻是秋夏之際,就可以說已經達成了。

而且還減少無數損失。

但是,趙浪驅使項羽,為大秦擴張邊界,他卻是冇有想到的。

而且這是陽謀!

如果他是項羽,哪怕知道趙浪在利用自己,恐怕也會心甘情願的往裡麵跳!

就為了那一線的希望!

而且更讓他震驚的是,趙浪那句和百姓共治天下的話。

這話,他都無法理解了!

隻能全部的告訴陛下!

讓對方決斷!

拿出了布帛筆墨,蒙毅將這些情況一一寫下。

然後把信件交給了信使,說道,

“傳信陛下!楚地已定!”

很快,信使便帶著信件,朝著鹹陽而去!

幾天後,鹹陽皇宮。

宮殿內,秦始皇少見的躺在床上,秦老正在旁邊閉目把脈。

等他把完脈之後,一旁的趙高極為緊張的問道,

“神醫,陛下怎麼樣?”

秦始皇也看向對方。

秦老淡然說道,

“恢複的不錯,我再改一味藥。

趙高繼續詢問道,

“既然恢複的不錯,怎麼陛下卻還是感覺到勞累?“

秦老微微皺眉說道,

“恢複的不錯,又不是好了,老夫讓多休息,你們聽了嗎?”

趙高頓時不出聲了,自家陛下還是忙的。

秦始皇倒是不在意的說道,

“行了,趙高,送客。

他哪裡會聽對方嘮叨,隻是這是趙浪的人,他不好太過嚴厲。

趙高的禮儀還是極為周到的,

“神醫請隨老奴來。

送走了秦老之後,趙高才擔憂的回到秦始皇身邊,咬咬牙,正要勸說。

這也是做臣子的該進諫的。

卻聽到秦始皇帶著幾分不耐煩,提前說道,

“朕的身體,朕有數!”

現在大秦正是在關鍵的時候,他怎麼可能放鬆?

趙高也隻能歎了口氣,說道,

“陛下,等太子殿下入冬前平定了楚地,您到時候可要好好的休息一番。

秦始皇卻淡然的回到,

“那有那麼容易?”

入冬前平定楚地,是趙浪說的。

可這怎麼可能呢?

最新的軍報,項氏又糾集十數萬大軍在垓下。

秦軍的兵力這次也不多。

恐怕對峙都要一兩個月。

看看彭城就知道了。

他推算了一下,趙浪最早也要到入冬前,才能攻破垓下。

垓下之後,還有江東地區呢?

項氏有了一個冬天的準備,恐怕又能糾集一些軍士。

這麼算下來,明年春,能平定楚地,都算是快的。

而且平定楚地之後,還要安撫百姓,防止楚地貴族死灰複燃。

那又是耗時耗力的事情。

一個做不好,又會留下隱患。

所以,真要等這一切做完,三五年都是少的!

浪兒畢竟還年輕,需要他把關,他又怎麼能休息?

正當秦始皇為趙浪計算的時候,一名黑冰衛神情激動的匆匆跑了進來!

奔跑聲都響徹了宮殿。

秦始皇頓時皺眉,趙高更是訓斥道,

“身為黑冰衛!怎麼如此冒失!”

黑冰衛這時候卻高聲道,

“陛下!南方急報!垓下大捷!平定楚地!”

聽到這話,秦始皇和趙高都不由的呆立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