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鹹陽正門城樓上早已經佈滿了軍士,因為秦始皇正帶著群臣站在上麵。

秦始皇看著城外遠處那一道長長的煙塵,知道那就是趙浪的隊伍,心中不由的生出幾分感慨。

短短的幾年時間,趙浪給了他太多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現在,大秦平定了叛亂,恢複一統。

他也是時候,稍稍的休息一陣了。

再等滅了匈奴,如果他還在的話,這個位置,也可以放心交給對方了。

其實現在給,他心中也冇有太大的牴觸,隻是,趙浪如今雖然看似勢力大成,諸子百家,六國遺族,都已經拜服。

甚至還有了開拓國界的功勞。

畢竟高句麗和胡人的地界,既然拿到了手裡,就冇有放出去的道理。

趙浪現在做的事情,不過是打壓當地舊貴族,瓦解對方的抵抗。

然後一步步的引導當地的百姓,對大秦產生嚮往之心。

等到了最後,自然是要吃到肚子裡去的。

趙浪的這些心思,還瞞不過他。

但是,趙浪的根基也還是太淺了。

諸子百家,基本上是被趙浪的錢財,或者那些稀奇古怪的技術吸引了。

但是,說句不好聽的。

一旦趙浪有什麼事情,這些人還會不會幫大秦,那還是兩說。

必須找個辦法,徹底的降服這些人。

他能感覺到,趙浪的鶴鳴學府似乎就是朝著這個目標去的,而且似乎還有一些其他的目的,他卻是冇看清。

到時候,還要再問問趙浪。

還有六國遺族

正當秦始皇想著之後的安排時,一旁傳來了王翦的聲音,

“哈哈,陛下,我兵家的首領已經快到了,老臣就不在這裡等著了。”

“老臣要出城迎接。”

秦始皇看著喜氣洋洋的王翦,笑道,

“哼,你倒是找了個好傳人,去吧。”

見秦始皇同意了,王翦頓時樂嗬嗬的下了城牆,帶著幾個兵家嫡係出城迎接。

這一次,趙浪回來之後,就要徹底接收兵家了!

隻是一邊的王賁卻還是紋絲不動的守在秦始皇身邊。

秦始皇笑著問道,

“你爹都出城區迎接太子了,你怎麼不去?”

王賁一臉真誠的回道,

“臣是陛下的臣子,當然是守在陛下身邊。”

秦始皇看了看已經加入了趙浪隊伍的王翦,然後說道,

“你們王家,再三代都無憂了。”

王賁眼睛一亮,行禮回道,

“謝陛下!”

秦始皇這時候點點頭,然後看向趙浪的方向。

此時,大軍已經到了近處了。

一名年輕人騎著馬,走在最前麵,興奮的向著兩邊的百姓揮手致意。

他的身後是一輛輛用竹片編織,蓋住的馬車。

看到這一幕,秦始皇不由的露出了一個笑容,浪兒平常就是太低調了。

太子冊封的時候,就是那樣,這次打了勝仗,總算是張揚了一點。

年輕人嘛,就該這樣。

也正好讓百姓們都看看浪兒的風采。

“嗯,浪兒現在總算是”

秦始皇的話還冇有說完,臉色就微微一黑。

因為等對方離得近了,才發現最前麵的不是趙浪,而是胡亥!

看著胡亥得意洋洋,張牙舞爪的樣子,秦始皇對一旁的趙高說道,

“去讓人把那小子給朕拎到一邊去。”

“再等回去,看看亥兒還有多少錢財,都罰了吧,正好犒賞還有不少缺口。”

趙高苦笑著同意。

心裡微微歎了口氣,

公子胡亥這時候出什麼風頭?

很快,胡亥就被黑冰衛給拉住了馬,退到了後麵。

秦始皇這纔看到,趙浪居然牽著一匹拉著馬車的馬,慢慢的朝城門走過來。

穀/span 秦始皇微微有些疑惑,他不知道那數量眾多的馬車裡都是些什麼。

此時,周圍的百姓們也有些疑惑。

原來剛剛騎馬的不是太子,畢竟不是人人都認識趙浪。

隻是這支勝利的隊伍,為何是這些馬車在最前麵?

彆說,走在最前麵的馬伕還怪英俊的。

隊伍很快到了城門口。

秦始皇這時候微微揮了揮手,大秦的禮樂頓時響起。

周圍的百姓再次興奮起來,這是要進行儀式了。

皇家的禮樂可是不常看到的。

上次看到這樣的大場麵,還是王翦將軍滅了六國之後,回朝的時候。

果然,秦始皇慢慢的走到城牆邊,出現在百姓們的麵前。

隻是露麵,周圍所有的百姓都幾乎是自動的狂熱喊道,

“大秦萬年!陛下萬年!”

秦始皇這時候微微一抬手,所有人就瞬間停下。

這就是始皇帝的威嚴!

秦始皇這時候麵色肅穆的說道,

“大秦太子何在?”

“戰事如何?”

這是問功,讓將領來誇耀自己的功績的。

在眾人微微有些驚訝的目光中,最前麵的馬伕走了出來,笑著大聲回道,

“爹,孩兒在!”

“爹,敵人很厲害,但我們也不差。”

“我們打了很久,受過傷,也死了不少人。”

“但是,爹,孩兒和兄弟們都勝利回來了。”

聽著趙浪有些絮絮叨叨的回答,所有人愣了一下。

這可不像是太子和皇帝的對答。

更不是一個誇耀自己武功的將軍。

更像是一個普通百姓的孩子,回來向自己的家人,說著自己在軍中的事情。

事情有些瑣碎。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冇有那些華麗的言詞,他們卻更加的安心!

趙浪說完了這些,然後笑著問道,

“爹,您還好嗎?”

聽到問話,秦始皇卻微微的愣了一下神。

他原本準備的那些皇家言詞,卻是一句都說不出來。

還是一旁的趙高在背後輕輕的喊了一聲,

“陛下。”

秦始皇這纔回過神,微微呼了一口氣,壓住心中的那一絲酸楚,說道,

“爹很好。”

“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

這時候,趙浪露出一個笑容,然後大聲喊道,

“兄弟們,回家了!”

喊完,便將身後馬車上,用來遮蔽風雨的竹蓆掀開,露出了一個個刻著名字的木盒。

看到這不同尋常的一幕,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他們也意識到了,這些木盒是什麼。

此時,趙浪身後所有的秦軍們也一陣陣的喊道,

“回家了!”

大軍跟著趙浪緩緩的進入了鹹陽城。

此時,趙浪的隊伍裡,王離看著氣氛微微有些肅穆的百姓們,對一旁的爺爺王翦問道,

“祖父,這正是誇耀戰功的時候,這樣會不會不大好啊?”

王翦看了眼王離,歎了口氣,說道,

“離兒啊,以後你就好好的跟著太子殿下就是。”

“千萬不能當主將。”

“不然,你不死在戰場上,也會死在朝堂上。”

他的孫兒怎麼就看不到,就一個入城,趙浪就已經收了百姓和陛下的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