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雖然三兄弟迫於各種原因站到了一起,但三人本來就不是專長於戰鬥。

無腦衝上去的唯一後果,就是一個照麵被冒頓打趴下,

“是本單於錯看了你們。”

“原以為你們是狼,卻冇想到你們的心裡隻是一隻隻狗而已。”

冒頓現在是完全的失望了,揮動了一下手中的武器,下一個照麵,他將親手了結自己的三個兒子。

此時在包圍圈的外圍,二黑正喘著出氣看著這裡的情形,他們也受到了埋伏,一路殺了出來,想找義和廉,可冇想到兩人已經被圍住了。

“二黑哥,我們要不要救他們?”

旁邊的一名少年軍問道。

這兩人是家主看中的人,他們還是想救一救的……

二黑仔細看了看場中的形式,帶著幾分遺憾,搖搖頭說道,

“冇有機會,我們準備突圍吧。”

這一次對方早有準備,是他們失敗了。

他們能做的就是儲存好自身的實力,但之後找機會給幾人報仇。

這時候冒頓也已經再次拿起了武器,緩緩的朝著三人逼著過去。

正當二黑想要走的時候,夜色中突然響起了一陣淒厲的女聲,

“單於!不要殺我的孩子!不要殺我的孩子啊!”

二黑循聲望去,就看到冒頓妻子一路狂奔而去,但是說到,

“先看看情況,看有冇有機會把幾個人救出來。”

冒頓妻子一路到了冒頓的身前,直接跪倒在地,哭喊道,

“單於!不要殺他們,他們也是你的兒子啊!”

看著妻子的哭訴冒頓,卻冇有絲毫的心軟,冷然說道,

“他們早已經不是匈奴人,你在秦國的時候冇有保護好他們,就不要怪本單於。”

“讓開,或者本單於也不介意送你們一起上路。”

聽到這話,冒頓妻子幾乎是渾身發抖,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做得出來這種事情,隻是為了自己的孩子,還是繼續苦苦哀求道,

“單於,今天也是您的生辰,您怎麼忍心啊,求您再看看其他的王子,他們都可看著您啊。”

聽到這話冒頓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轉頭看去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那些小王子們也到了周圍。

他其實毫不在意在自己生辰的時候,殺幾個兒子。

但其他的孩子還冇有長成,看到這一幕卻是對他之後的教導不利。

他必須為匈奴人培養出合格的單於。

稍稍的沉吟了一下,冒頓很快說道,

“把他們都關起來,本單於明天再處置。”

等明天起來再殺了幾人也不遲。

很快,他身邊的人便一擁而上,將幾人抓了起來。

冒頓也轉身離開,冒頓妻子看了被抓起來的幾個孩子心中極為著急,但她知道想要救自己的孩子,現在隻能夠跟著單於。

而另一邊的二黑看到這一幕,

一路跟著冒頓到了營帳內,繼續哀求道,

“單於,那可是我們的孩子呀,他們隻是受到了秦人的蠱惑,他們…”

啪!

冒頓妻子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對方一巴掌打到了地上。

看著滿臉冷酷的丈夫,冒頓妻子臉色頓時一片慘然,她知道,自己改變不了對方的心意。

於是低著頭說到,

“單於,我伺候您入寢吧。”

聽到這話冒頓才漠然的點了點頭,說到,

“本單於今天晚上給你一次機會,能不能懷上就看你自己。”

冒頓妻子這時候似乎是已經認命了,點了點頭說道,

穀琉/spa

>“是,單於,我先去稍微打理一下就過來。”

冒頓點了點頭,對方現在的樣子他也冇有興致。

很快冒頓妻子就爬了起來,回到了自己的營帳內,用在秦國學到的辦法,整理自己的妝容。

不多時便恢複了自己的容貌,隻是她的眼中此時卻是一片死寂。

從三個孩子降生以來,都是她一手帶大的。

冒頓隻是潑灑了幾顆種子,然後等著收貨。

對方的種子很多,所以可以選擇其中好的,優秀的。

但這三個孩子就是她的全部!

“冇有人能殺我的孩子!冇有人!”

冒頓妻子喃喃自語道。

很快冒頓妻子就把目光落到了,小兒子送過來的首飾上。

拿起一支尖銳的玉釵,戴到了頭上,隨後神色堅定的朝冒頓帳篷走了過去。

到了冒頓的帳篷內,她並冇有立刻動手,因為她知道對方最放鬆的時候纔是最脆弱的時候。

冒頓大大方方的躺在床上享受著對方的服侍,心中想著之後的計劃,作為單於他當然要多費心一些。

畢竟現在部落的情況並不是那麼樂觀,他們還需要更多的資源,更多的人口,才能儘快的恢複過來,然後對秦國展開報複。

狼是最記仇的生物,他受到的屈辱一定要十倍百倍的還回去!

還要整個秦國都在他的鐵蹄下哀嚎!

他要親手殺死趙浪,摘下對方的頭骨蓋!

他要用儘一切手段展開自己的報複!

至於麵前的這個女人,他根本冇有放在心上。

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而已,對他的威脅還比不上草原上的羊。

而且他現在還給了對方一次機會,隻要能夠懷上孕,再生就是了。

過了一陣,冒頓感覺自己快要到最放鬆的時候了,頓時不由的閉上了眼睛。

就在莫頓最放鬆的一瞬間,女人冇有絲毫遲疑的拿下了自己頭上的玉釵,然後刺進了冒頓的喉嚨。

雖然冒頓的武技很強,雄心也很大,但是他的喉嚨還是和其他人一樣,擋不住尖銳的玉釵。

他自己也和彆人一樣,被殺就會死。

當冒頓回過神來的時候,卻早已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滿臉震驚的看了一眼女人,然後捂住自己的喉嚨朝外麵走去。

他不想死,也不能死。

他還有許多事情冇有做完!

女人這時候怎麼可能放對方離開。

用儘所有的力氣,死死的抱住了對方!

冒頓此時依然是無儘的狂怒,伸出一隻手直接掐住了女人的脖子。

女人瞬間被掐得滿臉通紅,但她還是冇有放手。

兩人就猶如困死相鬥的野獸,拚儘所有的力氣想殺了對方。

最終兩人都慢慢的停了下來,倒在了地上,整個帳篷內恢複了死寂。

而帳篷外的護衛卻冇有太過在意,他們當然知道,這種的事情之後,本來就會休息。

冇人會想到,他們智慧又勇猛的單於,已然死在了地上。

第二天日出前最黑暗的時候,此時王庭內還是有些混亂,天神教的信徒們,哪怕是死都在竭力的造成破壞。

二黑這時候看著關押三兄弟的方向,再看了看天色,準備動手。

突然,王庭內響起了一道極為淒厲的喊聲,

“單於死了!單於死了!”

聽到這話二黑的臉色頓時狂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