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行!絕對不行!”

秦始皇幾乎是大聲喊道。

把幾個都嚇了一跳,還冇有人看過秦始皇如此失態。

“父皇,您...怎麼了?”

一旁的贏陰嫚愕然的問到。

在她看來,趙浪隻不過是一個有些家財的農莊公子而已。

勉強算的上是一個富家翁。

她想要對方當仆人,應該是隨手拈來的事情。

到時候,以她的美貌和權勢。

用些小手段,還怕對方不乖乖就範?

再幫趙浪謀劃一個職位,這件事情,也就成了。m.

可是完全冇想到,秦始皇居然這麼大的反應。

秦始皇這時候也回過神來,不是他沉不住氣。

想想這些年,他做的哪一件事情,不是驚天動地的大事?

隻是這件事,太過於刺激了!

他的原意是想讓這些皇子皇女,去莊子上去吃吃苦,再加上有王翦,孔甲兩個人看著。

好歹能讓這些人收斂些。

起碼不能做出禍害百姓的惡行出來。

現在倒好,一個個倒是不禍害百姓了,來禍害自己了。

自己最寵愛的女兒,居然看中了浪兒!

就算...

這也絕對不行!!!

這要是傳了出去,大秦皇室的名聲可就全毀了!

“嫚兒啊,其他的事情,朕都可以答應你,唯獨這件事情不行。”

秦始皇沉聲說到。

贏陰嫚這時候小嘴一噘,帶著幾分撒嬌說到,

“父皇,我求求您了。”

以往這一招是無往不利的,可秦始皇猛然喝到,

“夠了!朕意已決!”

宮殿內的人都驚了,胡亥這時候已經見勢不對,爬到了角落裡。

他可以不想當沙包了。

在莊子上被趙浪揍,回來被秦始皇揍,這日子簡直了。

贏陰嫚卻眼眶一紅,就要哭出來。

秦始皇隨即揮手說到,

“夜已經深了,趙高!送兩人回去!”

“還有你們兩人最近都不準備出宮!”

頓時,趙高就走了進來,將兩人帶出去。

等兩人走了之後,秦始皇一手撐著額頭,臉上也難得露出一絲疲憊,低聲說到,

“造孽啊!”

他已經打定了主意,明日就去趙浪的莊子上!

不裝了,再裝下去他麼要出事了!

等趙高回到宮殿,秦始皇就下令道,

“明日一早,朕要去浪兒的莊子上。”

趙浪心中一凜,小心的問道,

“陛下,明日便去的話,那要不要通知群臣?“

如果明天要讓趙浪恢複身份,那是需要進祖廟,昭告天地的。

這是為了體現皇室血脈的尊貴。

秦始皇微微想了一下之後,搖頭到,

“明日隻是和浪兒把身份說清楚,朕不能就這麼草草的把他接回宮。”

“那樣群臣會看不起浪兒,對他以後不利。”

秦始皇指了指麵前印刷出來的書本,

“朕要印出一批書來,然後用它來進獻祖廟,再向群臣宣佈浪兒的身份。”

趙高聽到這話,心中越發的肯定了某些猜測,連聲道,

“陛下英明!”

秦始皇揮揮手,說到,

“行了,你前去安排吧,明日把李斯也叫上,一個丞相,一箇中書令,還有王翦這個武成候。”

“一起告知浪兒的身份,也不算失禮了。”

趙高這時笑道,

“陛下親臨,已經是公子浪最大的恩寵了。”

秦始皇聽到這話,露出一個笑容,說到,

“你這奴才說話倒是好聽。”

趙高肅然到,

“陛下,老奴的話,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秦始皇想到了什麼,說到,

“這件事,還是要先瞞著孔甲這個老東西,哼,朕要在大典上,帶著這些印刷好的書,直接降服儒家!”

趙高頓時又是一頓馬屁拍過去,才告退去安排。

第二天一大早,秦始皇穿了一身比較正式的玄黑常服。

畢竟是個重要的日子。

在秦始皇的吩咐下,馬車一路疾行。

當秦始皇到莊子的時候,少年們的晨練都還冇有結束。

“我爹這麼早就回來了?”

看著來報信的福伯,趙浪驚了一下。

莊子和鹹陽還是有些距離的。

“這麼急?會不會有什麼事情?”

趙浪帶著幾分擔憂說到,

“走,福伯,我們去接一下。”

說完,趙浪就帶著人朝莊子門口走過去。

很快,趙浪就在門口看到了自己的便宜老爹,還有趙叔叔和李叔叔。

幾人的臉色看上去有些嚴肅。

趙浪迎上去,關切的問道,

“爹,您冇事吧。”

他現在的發展,在土豆冇有大豐收之前,資金方麵還是要靠麵前這便宜老爹的。

這可萬萬不能出事啊。

秦始皇也感受到了趙浪發自內心的關切,心裡不由一暖。

世人隻知道天下之主的位置,是風光無限。

卻不知道,這位子有多難坐。

“爹無事,隻是連日奔波,有些疲乏了。”

秦始皇笑道。

“爹你累了就要多休息,身體纔是最大的本錢。”

趙浪連連勸道。

提到身體,秦始皇的眼神不由一暗,強提了一下精神,露出一個笑容說到,

“無妨,浪兒你隨我來,爹有事和你說。”

趙浪看著秦始皇的樣子,心中也不由的一格噔。

果然是有事!

不會真在外麵有私生子吧。

果然,男人在色這方麵,就冇有一個把持的住。

跟著秦始皇到了一間房子裡。

一進房間,就發現王翦已經等在這裡了,麵色也有些嚴肅,甚至還有些擔心。

這就更讓趙浪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趙浪微微皺眉,為了確保自己的地位,今天看來是要露一些底牌了。

“浪兒,爹之前有些事情瞞著你,今日要和你說明白,免得鑄成大錯。”

秦始皇沉聲說到。

趙浪心一沉,果然!

麵對這種情況,他決定先發製人!

於是毫不猶豫的打斷道,

“爹,孩兒也有件事情要和您說。”

秦始皇微微一愣,趙浪已經主動說到,

“爹,我如今乃是農家之首!”

不裝了,我是農家之首,我攤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