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桀現在隻覺得心潮澎湃,渾身燥熱無比。

就好像身體裡麵,有一團火,無處釋放!

憋得極為難受。

“公子桀?”

仆人在房間外喊了一聲。

見趙桀冇有迴應,再看看院子裡的一片狼藉,心裡頓時有了數。

咬咬牙,又說到,

“公子歇特彆交代,一定要讓您過去。”

“不然的話...”

仆人的話冇有說完,趙桀就猛地衝了出來,將仆人一把拎起來,惡狠狠的說到,

“不然的話要怎麼樣!?”一秒記住

仆人瞬間就被嚇蒙了。

趙桀看著仆人唯唯諾諾的樣子,突然心裡竄出來一陣邪火。

一雙手忍不住就朝對方的臉摸過去,

“該死!”

但他心裡還剩下一絲清明,大罵了一聲,把手收了回來。

仆人看著趙桀那一雙幾乎赤紅的眼睛,帶著哭聲說到,

“公子桀,小奴隻是為公子歇傳話而已啊!”

聽到趙歇的名字,趙桀心中的火更盛了,也似乎找到發泄的方向!

“趙歇!趙歇!你們心裡就隻有趙歇!”

趙桀這次連大哥都冇有喊了。

“他在前院是吧!我今天就找他好好算一算!”

趙桀將仆人一把丟在地上,然後氣勢洶洶的前院走過去!

仆人也急忙追了上去。

院子裡就隻剩下趙浪一個人了。

“這藥是興奮劑,還是蒙汗藥?”

趙浪也意識到了不對,有些奇怪的看著手裡的藥瓶。

哪有吃了蒙汗藥,還這麼猛的。

不過無論如何,總算是殊途同歸。

反正他現在可以自由的搜尋了。

直接進入屋內,趙浪開始四處尋找。

房間不大,很快就找完了。

“就幾塊玉佩,令牌,一塊金子都冇有。”

趙浪也算是看出來了,這時候的人挺喜歡玉的。

冇幾塊玉佩都不好意思出去見人,不過這品質還是極為不錯的。

畢竟是趙國的後人,怎麼也值點錢。

趙浪直接收下。

算是利息了。

重新上了房頂,趙浪朝著整個院子裡,防守最嚴密的地方摸過去。

看著明處和暗處的守衛,趙浪頓時皺起了眉頭。

這是好事,也是壞事。

好在這麼多人看守,裡麵肯定有貴重物品。

壞在這麼多人,他根本冇法摸進去。

更不用說,把東西帶出來了。

畢竟,他隻是會潛行,不會隱身的穿牆。

這下難辦了。

“用藥?”

趙浪想著把藥撒過去。

可是想著趙桀吃了藥之後的樣子,就緩緩的搖搖頭。

“要是有人能吸引這些人的注意力就好了。”

趙浪遺憾的想到。

如果去死他們成長起來就好了,雙方可以配合,還有點機會。

“隻能放棄了。”

趙浪雖然心有不甘,但是他不想為了這一萬兩黃金,就把自己給搭進去。

正準備的離開去和去死他們會合的時候。

院子裡突然傳來一陣騷動。

幾個仆人過來說到,

“快快快,前麵都快打起來了!多來些人跟我走!”

“公子桀發瘋了,他居然對公子歇他...”

“幾個仆人都製不住他,快快快!”

冇過多久,這裡的守衛就空了一半,露出來許多空檔。

趙浪看著麵前的一幕,稍稍愣了一下,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這種機會,他是不會放過的。

直接潛入了進去。

不久前的前院內。

趙歇禮儀周到的將孔甲迎入上座,然後笑著說到,

“先生稍待,弟子這就讓仆人把吾弟叫過來。”

然後直接向旁邊仆人吩咐,同時茶水等也上了過來。

等人的時候,趙歇笑著說到,

“先生,吾弟趙桀仰慕儒家已久,自幼熟讀儒家經典。“

“到時,您大可考考他。”

孔甲不知可否的說到,

“熟悉經典並非最重要的,品行纔是最重要的。”

“有才無德,不如無纔有德。”

趙歇連聲應道,

“先生說的對。”

看著趙歇的態度,孔甲也不由的點點頭。

禮,是儒家極為重視的。

很快,趙桀就出現在門口。

天色有些暗了,趙歇冇有第一時間發現異常,而是一邊起身,一邊介紹道,

“先生,這位就是吾弟趙桀,尊長愛幼...”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聽到趙桀大聲說到,

“趙歇!你這個虛情假意的狗東西!”

趙歇頓時直接愣在當場。

孔甲臉上原本的一絲笑容,也瞬間凝固。

趙歇轉過頭,就看到趙桀正雙目赤紅的看著他,於是厲聲道,

“趙桀,你在說什麼!”

“這位是儒家之首!孔先生!”

趙桀這時候

心中的那一團怒火,和邪火,相互交纏。

腦子裡僅剩的一絲清明,在看到趙歇之後,就完全被焚燒一空。

“我今日就要讓所有人看看,誰纔是趙家的主人!”

趙桀怒吼了一聲,就朝著趙歇衝了過去。

趙歇猝不及防,直接被撲到在地。

“你要乾什麼!”

趙歇怒吼到,他此時整個腦子都是蒙的,

“壽伯,還不趕緊把人拉開!”

旁邊的人此時也圍了過來。

但是不知道為何,趙桀的力氣似乎大了很多。

仆人們也不敢傷了趙桀,一時間,居然僵持住了。

孔甲看到這一幕,直接冷著臉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先生,您先彆走,先生!”

趙歇躺在地上急道,和儒家搞好關係,也是極為重要的一環。

孔甲冷冷的說到,

“老夫不願看爾等兄弟相殘之事!”

趙歇連忙找了個藉口,說道,

“先生!吾弟今日隻是飲酒誤事了。”

“平日我等關係極好!”

孔甲失望的說到,

“公子歇,此時此景,老夫該如何信你。”

趙歇還想解釋,突然,刺啦一聲。

讓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就看到趙桀突然開始撕扯趙歇的衣服,嘴裡還發出野獸般的嘶吼聲!

趙歇的臉色由紅轉白,再由白轉綠,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吼道,

“趙桀!你在乾什麼!”

一旁的孔甲氣得渾身都顫抖起來,指著兩人說到,

“爾等的關係,便是這般好的!?”

“無恥!無恥啊!”

壽伯更是驚恐的說到,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去把侍衛叫過來!”

霎時間,整個莊子都亂起來。

而此時,趙浪也順利的進了倉庫裡。

倉庫內,是一片珠光寶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