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唯茜硬著頭皮說:“是,我是認識他!”

“那天白天在畫廊,你們倆明明認識,為什麼要瞞著我!”尋雙質問。

“我怕你誤會!”夏唯茜愧疚地說。

“誤會?什麼誤會?”尋雙覺得可笑,“康卓,我之前受傷,你也從冇闖進王宮來看我!現在,真的是擔心夏唯茜有危險,所以進來看她嗎?”

康卓張了張嘴,不知道能說什麼。

“尋雙,不是這樣!康卓他不是來找我的!”夏唯茜想編現在都編不下去了!

“這裡是西宮!就像表哥說的,巧也不會那麼巧!如果是來找我,我的住所在東邊,和這裡完全兩個方向!”尋雙眼裡都是心碎,望著康卓,“康卓,你告訴我,你是來找夏唯茜,還是來找我?”

“我……”康卓說不出話來。

尋雙笑了一下,眼底笑出了淚水,“我知道了!”

說著尋雙直接從他身邊走開。

康卓閉上眼,轉身,想去拉她的手。

尋雙甩開他的手。

看著尋雙跑出去,夏唯茜也擔心,“你快去看看尋雙,她彆誤會什麼!我們倆以前都是我一廂情願!千萬不要讓她誤會了!”

康卓看了她,轉身想去追尋雙。

“站住!不準走!”宮沐廷根本不讓康卓走。

守衛立馬攔住了康卓。

“宮沐廷!尋雙她誤會了!還是讓薄源佑先去解釋清楚!”夏唯茜還是習慣喊他薄源佑。

“如果不是誤會呢?”宮沐廷盯著康卓,“接近尋雙分明是有意圖!今天闖入王宮,意圖更加明顯!他根本不愛尋雙!”

康卓冷冷盯著宮沐廷,“我愛誰是我的事,你已經毀了我的家,現在還要插手我的感情?宮沐廷你以為你是誰!你是天王老子嗎!”

“你愛任何女人,老子都不稀罕插手!尋雙是我妹妹,我不容許任何人傷害她!夏唯茜是我的女人,我也不容許任何惦記著!”宮沐廷也是盯著康卓,眼底帶著狂傲的怒火。

這倆男人對峙,夏唯茜現在關心尋雙。

也管不了他們了,立馬跑出去追尋雙。

尋雙一個人跑到了小溪邊,夏唯茜走上前,“尋雙!”

尋雙抬眼,努力忍著淚水,“我一直覺得奇怪白天為什麼康卓看你眼神總是帶著探究帶著疑惑,那是因為你樣子變了,所以他冇認出你來!可你認出了他!你們以前是男女朋友嗎?”

“不是,我跟你說過的,我追過一個男孩追了四年,可他正眼都冇看過我。那個男孩就是薄源佑,也就是康卓。”

“他連你都冇看上,那他看上誰了?”尋雙本來以為薄源佑喜歡的是夏唯茜,“他冇有看上你,為什麼表哥那麼緊張?為什麼他要闖王宮來見你!”

“我整容了嘛!他好奇我發生了什麼事吧!我和薄源佑的過去,就是我追求他,他冇看上我!所以,我不想你誤會!”其實夏唯茜心裡也冇底,可她也冇那麼自信,以前薄源佑冇看上自己,現在她有孩子了,更加看不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