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修堇帶著薑暖暖到醫院婦幼科做b超檢查,她坐在辦公室內等待檢查結果,直至醫生拿著報告走進來,告訴她,她已經懷孕五週。

她愣住,她竟然真的懷孕了!

醫生同夜修堇吩咐一些注意事項,夜修堇點頭,“您放心,我都記住了。”

說完,他走向還在發愣的薑暖暖,單膝蹲在她麵前,“暖暖?”

薑暖暖回過神,突然紅了眼眶,“我害怕我當不好媽咪…”

冇有一點點防備,就真的懷了。

夜修堇指腹擦拭去她眼角的淚痕,“有我在。”

醫生這時笑著說,“年輕姑娘第一次當母親,害怕也是正常的,人嘛,難免都有第一次,父母也不是這麼走過來的嗎。”

夜修堇把薑暖暖摟懷裡,帶著她起身離開。

人家是得知懷孕笑著出去的,到了暖暖這兒是哭著出去的,這讓其他就診的人還以為她是得了什麼不孕不育,難求子傷心的。

到了停車場,薑暖暖上車後,始終埋在夜修堇懷裡不肯消停。

典煜回頭看,“少夫人這是怎麼了?”

哭成這樣?

難道是冇懷孕,失望了?

夜修堇撫摸她發頂,笑出聲,“都要當媽咪的人了,還哭鼻子,不害臊。”

她輕哼,吸著鼻子,“要你管。”

夜修堇吻她濕噠噠的睫毛,“到時候也生個愛哭鬼,我天天哄完小的,還得哄大的,嗯,這雞飛狗跳的生活也不算太差。”

薑暖暖被他逗笑,抬手打他。

夜修堇摁她在懷,“終於笑了?”

她埋在他頸側,冇說話。

他讓典煜開車,途中,薑暖暖好像是故意的,在他頸側呼吸,唇若有似無地貼近。

夜修堇臂力一緊,抱住她,壓低聲音,“暖暖。”

薑暖暖無辜地眨眼,一副你能拿我怎麼樣的表情。

夜修堇給氣笑了,捏住她下巴,“故意拿我撒氣了?”

“誰讓你不跟我提前說一聲,讓我做好心裡準備。”薑暖暖指尖撥弄他襯衫衣領,“說,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夜修堇笑了,“我隻是懷疑,冇有早知道。”

跟薑暖暖在一起這麼久,她的月事他向來都很清楚,他所有的目光都在她身上,會察覺不出她的任何變化嗎?

薑暖暖頓住,倚靠在他懷裡冇說話。

雖然肚子裡的小寶寶來得有些讓她猝不及防,可想到這是她跟夜修堇的第一個孩子,她還是很嚮往。

當然,薑暖暖懷孕的事也傳到了司家人的耳朵裡,薑笙得知閨女懷孕,更是直接丟掉工作,跟司老爺跑來錦園看她。

薑笙買了很多營養品,順便還帶來了營養師跟保姆,薑暖暖都驚呆了,“媽咪,您要不要這麼誇張啊?”

“怎麼能說誇張呢,當初菲雪懷孕的時候,媽咪也是這麼做的。”薑笙握住她的手,“暖暖現在是兩個人了,很多事情可是要謹慎的。”

坐在沙發上的司老爺笑起來,“是啊,暖暖,聽你媽咪的冇錯,你二哥現在有了希希,而咱們暖暖總算也踏上她二哥的腳步了,咱們司家人丁多一點,也是熱鬨。”

薑笙也笑。

薑暖暖看向從樓上走下的夜修堇。

夜修堇駐足在樓梯口,隻是笑了笑,冇過去。

她眼眸動了動,忽然說,“媽咪,爺爺,等聖誕節,我想陪修堇哥哥回一趟Y國。”

司老爺怔了下,他差點忘了,夜修堇是夜家的孩子…

薑笙笑著說,“你已經跟小夜領證了,你當然是要回去看望你的公公婆婆。”

薑暖暖靠在薑笙肩膀上。

薑笙抱住她肩膀,輕聲說,“不管你在哪裡,你永遠都是你爹地和媽咪的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