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女傾城香飄十裡》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醜女傾城香飄十裡》本文講述了牧七江霄陌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醜女傾城香飄十裡》 第3章 免費試讀

牧七喝完最後一口粥,溫熱湧遍全身,疼痛開始消散,她這纔想起了孃家爹牧鐵匠。

按說,原主想買伶倌兒那件事情,除了沈明月冇有第二個人知道,可前日她受了傷回來,沿路撞見幾個村民對著她指指點點,到底是冇有不透風的牆。

就算江霄陌這會不提休妻的事,可誰保證不會東窗事發。

牧七心裡不踏實,當天傍晚她就抱著修竹打算回孃家的鐵匠鋪看看,江霄陌不在她也樂得自在。

她纔在鋪子門口站穩,矮胖的王氏便從裡麵出來,手裡端著半笸籮冒著熱乎氣兒的白麪饅頭,見來人是牧七,王氏忙把饅頭護到身後。

像躲鬼似的,徑直往對麵小巷裡跑去。

她怎麼忘了,還有這麼個人!自從原主娘去了後,她老爹就和王寡婦重組家庭了,王寡婦還把兩個兒子兒媳一起帶了過來。

“爹?”牧七進門時,牧鐵匠正坐在炕桌邊吃飯,一塊兩摻麵的大餅,麵前擺著個水煮黃豆和炒青菜,清湯寡水的,半點油星兒也冇有。

剛纔看到的白麪饅頭呢?

牧七掰了半塊黃麪餅子,塞到修竹手裡,小傢夥低著頭捧起餅子大口吃。

牧鐵匠從牧七進門,都冇正眼瞧她。二尺長的銅菸袋就放在炕沿邊,冒著森然的肅殺氣。

牧七見老爹冇開口趕人,便要開口。

王氏笑咧著大嘴岔地從外麵進來,假笑帶動滿臉的皺紋,“七娘呀,也不早說你回孃家來,嬸子給你臥幾個荷包蛋去!”

頭髮花白牧鐵匠,冰冷的眉眼撩起半邊,擺手讓王氏做到他對麵:“愣著乾什麼,桂蘭你坐下吃飯,七娘到底是嫁出去的姑娘。”

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

土炕分明是熱的,牧七還是感覺周身都泛著冷意。

牧七摸摸懷裡出門前割的臘肉,冇掏出來,抱緊吃完半塊餅子的修竹往外走。

親爹變成後爹,孃家不是家。

王氏追到大門口,假惺惺地給她塞了兩枚雞蛋,牧七看著王氏施捨的兩枚雞蛋,心情複雜。

要,憑什麼不要。

她接過雞蛋,在夜風裡抱緊孩子往回走,身後傳來不高不低的叫罵聲。

冇有可以投奔的孃家,隻能回江家。

古桐村四麵環山,入了夜能聽得見野狼、鬣狗的嗥叫,牧七抱著孩子走在村路上,越走越害怕,四野裡到處是黑影,怪瘮人的。

暗夜無光,她抱著孩子走不快,草叢裡又傳來窸窣的聲音。

朝廷封山禁山以來,野獸橫行,夜裡常有從山中下來的狼狐。她下意識加快步子,直愣愣地就撞到了一堵“牆”上。

牧七被嚇得不輕,驚叫著差點倒坐下去。可她還本能地抱緊修竹,即便自己摔倒在地,也冇讓孩子磕到。

再抬眼時,木頭樁子似的江霄陌居高臨下地睨著她。

“人嚇人,嚇死人!”

按說一個教書先生理當文弱些,可眼前的江霄陌怎麼結實得像堵城牆,怪不得原主非得嫁給他,敢情不止饞他那張絕世傾城的臉,更饞他的身子!

牧七腹誹著,胡亂爬起來,抱緊已經昏昏欲睡的修竹,“烏漆麻黑的,你站在這乾嘛!”

顧不得傷腫的腳踝,牧七才站穩,懷裡的孩子被兩隻大手接過去。

她不敢向四處瞧,縮了脖子緊緊跟上江霄陌。

江霄陌的步伐沉穩,遠處又是一聲狼嗥,把牧七嚇得腳下亂了節奏,緊張地扯住身邊男人的衣襟。

注意到牧七的動作,江霄陌腳下遲滯片刻,側眸掃了眼那隻發著抖的手,這才緩下腳步繼續向前。

進了院,牧七回頭拴緊木板門,後背寒毛直立地快步往屋裡跑。

進了門,熱氣撲麵。灶上燒著火,大鐵鍋裡正在煮著什麼,味道很香,一聞就是燉著什麼肉。

牧七想到剛纔離家時,江霄陌並不在。

難不成,他跟著村裡的獵戶偷獵去了?

這可是重罪。

肉再香,肚子再餓,也不能吃!

吃了,就成了共犯。

事實證明,牧七想多了。

江霄陌燉上的是家裡養的一隻老母雞,唯一的一隻。

理由是,沈明月說他們一家覺得江霄陌一個男人帶著孩子不容易,為了上山采些野菜給江家幫襯下,冇想到從坡上摔了下來,江霄陌不願欠著彆家,於是就有了今天這殺雞送過去的事了。

好傢夥,沈明月被懟的一時半會不好上門來,就搞事情把人弄過去。

“知道你是感恩,但給你提個醒,寡婦門前是非多。”

江霄陌聞言手一頓,目光帶著探究看向她,似乎有點詫異。

隨後他輕輕“嗯”了一聲,給修竹留下一隻雞腿半碗湯,剩下的連鍋都端走,牧七眼巴巴地看著,心裡很不是滋味。她摸了摸衣袋裡的兩枚雞蛋。

雞蛋是母雞下的,四捨五入也算雞肉吧。

明早煮雞蛋吃!

修竹睡得香,她把修竹放到炕上,給孩子鋪蓋好被褥。裡屋一鋪土炕被竹篾分隔成了兩半,地上一張木桌,兩把木凳。

怪不得原主出去作,守著江霄陌不能同床共枕,也難怪。

牧七把修竹放在炕上,又把自己的被褥鋪好,縮在炕角沉沉地睡著了。

夜裡,她感覺傷過的腳踝發疼發癢。

雞叫過三遍。

牧七醒來時,天剛矇矇亮。

她向炕頭看了眼,江霄陌的被褥整齊地疊放著。

人不在。

消了腫的腳踝上有青綠色草汁的痕跡,牧七又看了眼窗外,也聽不見人聲。

傷得那麼重不可能自愈,難道是江霄陌給她上的草藥?

牧七搖搖頭。

冇有孃家能依靠,要想活下去,必須靠自己。

原主去春霄院的事他已經知道了,但一直冇有發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跳崖的原因。但要不了多久,江霄陌就會發現壓箱底的寶刀被賣掉了。

想到遲早會被趕出去,牧七下決心要賺出吃喝,最好能有單獨的住處。

早上燒火做飯時,牧七把昨晚江霄陌留下的半碗雞肉和雞湯一併倒在鍋裡,添了水和野菜煮成半鍋碎米粥。又把兩枚雞蛋臥在裡麵。

想著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都占用了江霄陌的柴草和玉米麪,牧七給他留下滿滿一大黑碗碎米粥,上麵臥著顆亮鋥鋥的荷包蛋。

修竹吃的是雞肉碎米粥加荷包蛋,牧七則隻吃了帶著點雞湯味的碎米粥。

說到自食其力,牧七打量了當前家裡的東西,一點多餘的東西都冇有,就在牧七犯愁時,忽然想到昨天看到山路邊的東西,頓時打定主意去碰碰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