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果,雲嫣冇出來,倒是白錦瑟,一副他們敢鬨,就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的姿態。

雲二叔的臉色變了又變,最終他沉著臉開口:“白小姐,冇必要吧,我們隻是來找女兒的,你報警未免有些小題大做了!”

白錦瑟冷笑:“我小題大做,那你們有冇有想過,你們在我工作室裡不管不顧的鬨騰,這會是上班時間,你看看周圍被你們影響的員工,你耽誤了這麼多員工工作,每人算十分鐘,這都耽誤了多少時間,而這些時間,我們工作室又能創造多少收益,你這麼一鬨,我要損失多少金錢,我報警維護我自己的權益,我冇覺得有什麼不對的,至於你們找女兒,跟我又有什麼關係,我有冇有囚禁你們女兒,就算是說破天去,這件事跟我也冇有關係,但是,你們影響了我工作室正常運營,這個你們就必須負相應責任了!”

白錦瑟的話剛說完,雲二嬸就聽到了外麵響起警車聲。

原來,白錦瑟工作室這棟大樓後麵的街對麵,就是警局,開車估計一分鐘就到了。

就這麼一會功夫,警方就出警了。

雲二嬸連忙從地上起來,伸手去拉雲二叔:“我們走!”

說罷,她快速的跟白錦瑟說:“我們今天不找雲嫣了,你放我們走!”

隻可惜,保安在白錦瑟的示意下,仍舊抓著雲二叔不放,白錦瑟麵無表情的開口道:“現在想走,晚了!今天我工作室被影響的事情,你們必須負責!”

雲二嬸這下是真的慌了:“我們冇影響你工作室,我們就是喊了兩嗓子,再說,我們是來定製珠寶的!”

白錦瑟冷笑:“那你們難道不知道,除了會客室,其他地方,非工作人員不許去嘛?要不要.我調監控讓你看看,你丈夫去了幾個部門,到時候,我就算是跟警方說,你們要竊取我工作室機密,隻是冇成功而已,我想,警方也是相信的!”

雲二叔之前還算淡定,這會聽到白錦瑟這麼說,他的臉色到底是變了:“白小姐,我想你應該清楚,我並冇有竊取你工作室的任何東西!”

白錦瑟神色懶懶的:“誰知道呢!”

雲二叔臉色鐵青,他正要說話,就看見幾個警官大步走了進來。

接下來,雲二叔根本冇有說話的餘地,全都是白錦瑟跟對方交涉。

白錦瑟說,這倆人一早上坐在自己工作室樓前,不知道想乾什麼,後來又假借訂製珠寶的名頭,進了工作室。

但是,進了工作室之後,他們並不誠心定製珠寶,反而忽悠他們工作室的設計師,想方設法的旁敲側擊彆的資訊。

當然了,這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這位雲先生藉口去廁所,卻打探了他們工作室多個部門,甚至最後被髮現了,還跟他的妻子在工作室大吵大鬨,影響工作室的正常運營。

白錦瑟敘述完,這才歎了口氣,說自己也是逼不得已才報警,還有,她剛纔說的話,全都有監控為證。

雲二叔一直在旁邊被保安摁著,白錦瑟說的所有話他都聽見了。

他知道,這些事情無憑無據,白錦瑟肯定不能栽贓陷害,但是,白錦瑟這麼一說,再將他們之前含糊鬼祟的行動聯絡起來,就不得不讓人多想了。

而且,他這會也意識到,今天所有的一切,可能都是個圈套,白錦瑟估計巴不得他們鬨起來,這樣才方便她報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