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女重生:權臣的心尖寵又撒嬌》 小說介紹

貴女重生:權臣的心尖寵又撒嬌(顧景棠,顧元煜)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貴女重生:權臣的心尖寵又撒嬌》 第1章 免費試讀

亂葬崗上屍橫遍野,惡臭熏天。

一輛灰撲撲的馬車呼嘯而來,趕車的兩個小廝臉上帶著麵巾都擋不住這一陣陣讓人反胃的屍臭味兒,噁心的叫人直皺眉。

兩人手腳麻利的將車上的一個草蓆子捲起來的屍身給扔了下來。

“成了,走走走!攤上這麼個差事可真是晦氣。”

“誰讓咱兩腦子蠢,冇給那新來的管事劉媽媽塞紅包,人家可是新夫人帶來的心腹,你不孝敬,有的是苦頭你吃。”

“今日新夫人進門兒,咱這位舊的也總算是熬死了,不然這場麵還不知道多尷尬啊哈哈。”兩人一邊爬上車,一邊調侃了起來。

“嗬,你還真當這是巧合呢?新夫人進門的日子是早早的就定了的,這位的死期,也是早早的就定了的。”一個小廝壓低了聲音道。

另個小廝麵色微變,自然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爬上了車,低頭看了一眼那個躺在亂葬崗的草蓆子,歎了一聲:“她也是個苦命人。”

不過,他們能給的同情,也隻是一聲歎息而已。

兩人不再久留,一抽馬鞭,便駕著馬車飛快的跑了。

屍山堆裡,那捲草蓆子被大風一吹,包裹起來的草蓆被吹開。

裡頭安靜的躺著一個麵白如紙的女人。

她衣衫陳舊單薄,髮絲淩亂,卻依然可看得出那精緻的容顏。

凍裂開的粗糙十指動了動,混沌的意識讓她有些茫然。

她是已經死了,還是快死了呢?

忽而,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由遠及近。

撐著沉重的眼皮子,她隱約能看到,一個男人騎著快馬,衣袂翻飛。

她如今落得這樣的境地,還有誰會來給她送這最後一程?

馬兒在她身邊停下,隨後,她便被帶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裡,真暖和,好久好久,冇有這樣暖和了。

“對不起,是我來晚了。”

沈昭昭心下一驚,是他?

沈楚川,她名義上的小叔。

因為隻是沈家老太爺收養的義子,沈家上下冇有一個人正眼瞧他。

她沈昭昭,更是把他視為出氣的眼中釘肉中刺,肆意刁難折磨。

後來沈家敗落,卻也隻有他,科舉登科,官途順遂,在朝堂上翻雲覆雨玩弄權勢,成了無人敢惹的權臣大人。

可她不曾想到,如今這黃泉路上,唯一來送她的人,卻是他。

她以為,他會恨她的,正如他恨沈家那樣。

果然人到快死的時候,才能明白誰真誰假,誰好誰壞。

沈昭昭眼眶有些濕了,若是重來一世,她一定待不會重蹈覆轍,落到如此下場。

她已經冇有力氣了,氣息越來越弱,意識也漸漸混沌了,她甚至連動動手指的力氣都冇有了,她可能,真的快死了。

“昭昭,我帶你回家。”

隨後,便感覺到一個溫熱的吻落在她的額頭上,小心翼翼的,如同羽毛一般。

沈昭昭隻感覺渾身一僵。

但她已經來不及多想,意識便徹底渙散,這一世,她一步錯步步錯,終究是落下太多遺憾了。

——————

“姑娘,姑娘,快彆睡了,要去給祖母請安了。”

她在被窩裡翻了個身,嗯,真舒服呀,她好些年,冇有蓋過這麼溫暖的蠶絲被了。

蠶絲被?

常遇春就算捨得給她用這麼好的被子也冇這個本錢吧?

沈昭昭猛的睜開眼,入目便是天青色的床幔,上麵還掛著金絲勾成的流蘇鈴鐺,屋內的陳設都極儘奢侈,連桌上的茶盞都是上好的玉盞。

一個圓圓的臉湊到了她的眼前,小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姑娘?是不是夢魘了?”

珍珠?她最忠心的小丫鬟,從小跟著她一起長大,她還活著,還冇有被毒啞,還冇有慘死在那些人的刀下。

她摸著細軟的蠶絲被,怔怔的出了神,她真的,有了重來一次的機會。

“現在什麼時候?”

珍珠皺著眉道:“現在?天啟九年呀,姑娘是不是睡糊塗了,怎麼問些奇奇怪怪的話。”

天啟九年,真好,她還冇有和常遇春成親,她還有祖母還有父親。

“姐姐怎麼還在睡呀?怕是又賴床了不是?”這時,一個明豔的少女走進來,臉上還堆著幾分討好的笑。

沈昭昭看著她的眸光閃過一瞬的冰冷,卻又立即恢複了平靜:“你怎麼來了?”

沈梨雨卻冇有察覺到沈昭昭的情緒變化,畢竟如今的沈梨雨,還太小,她隻當沈昭昭又是起床氣犯了,不開心。

沈梨雨堆著笑,拉著她起來梳妝:“姐姐快彆睡了,我親自來伺候姐姐梳妝可好?可不能耽誤了給祖母請安纔是。”

沈梨雨嘴上這麼說著,卻也隻是把她拉起來坐下,然後衝著一邊的丫鬟們使了個眼色,讓丫鬟們來伺候她梳洗。

沈梨雨就是這樣,嘴上表現的比誰都恭敬,比誰都做小伏低的,可行動上卻從來不做任何表示。

偏這副嘴臉還把沈昭昭哄得團團轉,真以為自己這個庶妹是真心實意的匍匐在她腳下的。

“姐姐,你可彆忘了,咱今天最重要的事,得跟祖母說明你不想要趙家那門親,不然,這親事真的訂下了,你跟遇春哥哥可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沈梨雨湊在她耳邊,小聲的說著。

沈昭昭挑了挑眉,她說呢,這沈梨雨今日這麼殷勤,原來是為了提醒她這事兒。

前世家裡是準備給她訂下趙家的親事的,趙家是皇商,家裡富的流油,和他們沈家也算是門當戶對的,趙家二公子雖說有些任性,卻也算是人品端方,全家都很滿意。

除了沈昭昭。

她聽信了沈梨雨母女兩個的話,認為趙家二公子是個不學無術的二世祖,而且家裡隻是為了和趙家聯姻謀取利益,根本冇有在意她的幸福。

而且在此之前,沈梨雨還早就故意撮合自己的表哥常遇春和她私下相見,把那窮酸表哥吹的天上有地下無的。

最後沈昭昭為了嫁給常遇春,和家裡鬨的天翻地覆,把祖母都險些給氣死。

最後還是冇攔住她。

她以為自己是為了愛情不顧一切,多麼熱烈又美好,殊不知自己早已經淪為他人的踏腳石。

沈梨雨巴巴的讓沈昭昭反抗趙家那門親,不就是因為自己看上了麼?

可惜啊,上輩子就算沈昭昭不要的親事,趙家也看不上沈梨雨這個庶女頂替,還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