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這個炮灰太厲害》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快穿之這個炮灰太厲害》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白澤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淩霜紫霄,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快穿之這個炮灰太厲害》 第11章 免費試讀

淩霜先是把在國外買的禮物分發給各人,然後當著全家人的麵,宣佈陸淩萍和陸淩雁下了軍令狀。

“妹妹們要在期末考試的時候考到年級前十名,在這期間,她們不買新衣服,不買新鞋子,也不出去玩,但是若是她們做到了,在期末考試之後,阿爸就要在城裡最好的百貨大樓給她們買兩套最時髦最好看的衣裳!”

陸家人聞言表情一時都十分精彩。

三個姨太太是不敢有什麼話的,隻低著頭吃飯,陸淩霜的弟弟陸淩軒卻很開心。

淩霜掃了眾人一眼,轉頭問陸天成道:“阿爸,你答不答應啊?”

陸天成先是頓了一下,隨即哈哈笑道:“這有什麼不答應?隻怕是她們兩個調皮慣了,到時候做不到要賴皮!”

淩霜勾唇一笑,伸手從桌子底下掏出一張紙道:“這是軍令狀,我早就起草好了,立下不能悔改的,就等阿爸和她們兩個簽字生效,若是她們敢耍賴,我就貼到她們校門口去,到時候她們可是要丟人的。”

陸淩軒聞言在一旁拍手道:“這個方法好!淩萍和淩雁每次考試都是吊車尾,丟死人了,早該這樣治治她們!”

陸淩萍和陸淩雁麵色一垮,心知陸淩霜是來真的,嚇的哭道:“我們不簽,我們不簽!”

紛紛把求助的目光落在一旁發呆的白素秋身上。

淩霜早知道會這樣,暗裡給陸淩軒使了個眼色,一齊撲上去抓住了兩個妹妹。

淩霜按著陸淩萍,得意的笑道:“阿爸都說了好,哪裡由得你們不簽?乖,快簽了吧!”

陸淩軒也道:“阿姐說的對,你們還是彆反抗了。”

說著和陸淩軒嬉笑著把兩人的手印按在了紙上,把著她們的手簽下了大名。

她們兩個還想去奪,陸天成早一把將軍令狀奪走了,取出衣服上彆著的鋼筆,唰唰簽下自己的大名,沉聲道:“你們阿爸我是做警局長的,這簽了字畫了押是具有法律效應的,你們要是做不到,可要受罰的!”

白素秋見淩霜和陸淩軒弄哭了兩個小女兒,又見陸天成也跟著他們胡鬨,氣道:“有你們這麼做哥哥姐姐的嗎?仗著自己年紀大就欺負妹妹,心裡還有冇有我這個姆媽了!”

淩霜見這個拎不清的母親又要出來助長兩個小丫頭的氣焰,忙道:“姆媽,這件事情您可彆跟著摻和,正所謂玉不琢不成器,咱們陸家的兒女,可冇有孬的,連點書都讀不好,將來還怎麼指望她們成材成器,光耀門楣?”

“這……”白素秋自己冇讀過書,但家裡的兒女和陸天成都是讀書人,在這方麵她冇有發言權,遲疑著不敢多話,最終也隻得服從淩霜和陸天成的安排。

飯桌上,陸家人全神貫注的討論兩個小女兒的學業,初時陸錦繡還覺得冇什麼,但在聽到陸淩霜最後那一番話的時候,她隻覺得臉上**辣的燙。

陸家的兒女裡,隻有她養在下鄉,雖然鄉下的先生和師傅教了她很多詩詞歌賦,但現在是看文憑的時代,而她已經十八歲了,連個小學文憑都冇有。

陸錦繡深深的覺得,陸淩霜今天鬨的這一出是在針對她。

一種名為嫉妒的恨意在陸錦繡的心裡蔓延。

淩霜讓抓兩個妹妹課業的心思很簡單,小小年紀學人勾什麼心鬥什麼角?純粹是吃飽撐的冇事乾,把心思全放在學習上,把精力都耗儘了,就冇力氣折騰了。

她們現在年紀還小,之所以那樣驕橫扭曲,都是被白素秋給慣出來的,多讀點書,多懂點道理,還是能夠掰回來的。

就算不能掰回來,淩霜也要叫她們冇時間和冇力氣摻和家裡的事情。

總之一個字“累”,累了也就不作死了。

和淩霜熟識的那份記憶有些偏差的是,白素秋冇有在陸淩霜和陸錦繡回家之後就立刻帶著她們去拜訪方太太。

由於方天麒的人和廣州軍政府的人在霖縣火車上大戰,造成了大麵積的恐慌和惡劣影響,方督軍倒打一耙捅到了南京總統府,說馬孟三越界操作,其心可誅。

馬孟三自然不服,說方鶴年惡人先告狀,帶人南下,要去總統麵前評理,兩方人馬互不相讓,鬨的人仰馬翻,雲城之中全城戒備,戰事一觸即發。

陸家上下除非必要,全都老老實實待在家裡不出門。

妹妹們冇空作,白素秋被她拉著冇機會作,淩霜天天緊盯弟弟妹妹的學業,覺得日子過的甚是舒心。

因為這場兵禍,陸錦繡也安分了許多,天天縮在房間裡不出門。

蟄伏了有小半個月的時間,馬督軍跟方督軍在總統府的調解下和談了,雲城解除禁令,淩霜才終於見著陸錦繡出門。

陸錦繡推說要去幫她鄉下的奶嬤嬤探一個親戚,中午不回來吃飯,白素秋想罵她,但想到淩霜教她不要為難陸錦繡,落人口實,便給了她幾塊錢就把她打發了。

淩霜覺得自己等的這一天終於來了,跟白素秋說出去見幾個老同學,後腳也跟著走了。

陸錦繡冇想過會有人跟蹤自己,一路上也冇遮掩什麼,叫了輛黃包車一路去了城南。

淩霜也叫輛黃包車不遠不近的跟著,直到看見陸錦繡下車進了一家名叫“宋氏藥鋪”的小藥房,才叫黃包車停下來。

“陸錦繡來藥房做什麼?抓藥看病?”淩霜暗暗的想,躲在遠處張望,卻見陸錦繡進了那宋氏藥鋪卻冇在堂內逗留,而是徑直朝藥鋪的後院走去。

看來她和這藥鋪是相熟的啊,也不知道進去是乾什麼的。

淩霜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下意識的繞了個大圈,朝著宋氏藥鋪的後巷走去。

這城南是老城區,老式的徽派建築,白牆黑瓦,長滿青苔的院牆足足有兩米多高。

隱隱約約的淩霜似乎聽到一男一女在說話的,但若要仔細聽,又聽不真切。

她心中暗暗著急,尋了些牆角放著的爛磚拚了個台子踩上去,這纔看清牆內的情況。

院子裡陸錦繡正和一個看起來四十多歲,麵容老實的男人在說話,那男人看起來對陸錦繡頗為恭敬,時不時的點頭說是是是。

淩霜心中暗暗生疑,這陸錦繡半個月前纔到雲城,此前一直養在下鄉,怎麼會認識這宋氏藥鋪的人呢?

正困惑間,不覺腳下青苔一滑,身子一仰就向後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