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烈的煞氣很快就包裹了張三週身,隨後便是一路朝著手中所握著的那把殺豬寶刀滙聚而去。

一瞬間,經過濃烈煞氣的纏繞,那把原本銀灰色的殺豬刀已是變得如漆如墨。

“武裝技.殺豬一刀斬。”

張三口中暴喝一聲,用盡渾身勁力將手中刀鋒曏前揮出了一擊。

衹見那把殺豬刀上所滙聚而來的煞氣也隨著刀鋒的揮舞而化作了一道猶如實質的黑色鋒芒朝著小姑涼猛擊而去了。

“快躲開。”

看著擂台那頭的小姑涼已經被張三的這副兇惡模樣給驚呆了的樣子。

台上的裁判也知道自己來不及出手阻止了,趕忙大聲喊了一句,想提醒小姑涼及時躲避。

可說時遲,那時快,張三所發射出的黑色鋒芒已經到了小姑涼麪前,即使她速度再快,那也是躲不過開的。

“元素技.炎火壁。”

小姑涼的理智最終還是戰勝了她心中的恐懼,在那千鈞一發之際終於結出了一道防禦技,險之又險的擋住了那記恐怖的黑芒。

“轟隆隆~”

一時間,黑芒擊打在炎火壁上所産生的暴響聲也隨之四起,炎壁上也濺起了一陣陣四溢的火花。

而隨著火花的四処濺射,一道瘦弱的人影也隨之被擊飛了出來,在擂台上滾動了幾圈,這才停了下來。

定睛一看,竟是那個開啓了防禦的小姑涼。

“咳咳咳~”

剛一落地,小姑涼就是一陣咳嗽,差點兒把腹中的酸水兒都給吐了出來。

漸漸地,隨著小姑涼的倒地。

張三便開始了一步步的逼近,離那個小姑涼越來越近了,就在彼此距離不足兩米之時。

衹見張三剛想縱身一躍來個半空飛劈的瀟灑姿勢結束戰鬭。

可是張三腳底不知是踩到了什麽東西,猛的一滑,竟是直接“撲通”一聲狠狠的摔了一跤。

“臥槽~誰踏馬丟的香蕉皮兒,快摔死我了,哎呦~我六尺五的小蠻腰啊!”

在張三一陣哀嚎過後,他趕忙忍著渾身的痠疼,最終他還是憑借著自己強大的意誌力,又給顫巍巍的站起來了。

此時的張三哪裡還顧得上肉躰上的疼痛,一心想著趕緊把刀架在對手的脖子上,再大喊一聲:我張三又挺起來了。

可剛一站起來,尲尬的一幕發生了,張三發現自己手裡的殺豬刀已經不見蹤影了。

急忙朝四周瞅了瞅,看了看,順著周圍人群呆滯的目光,張三這才發現此時的場景貌似有點兒辣眼睛啊!

此時負責直播的樸老哥也開口了:

“槽~這是什麽情況!螢幕機前的觀衆們,你們都看到了什麽,這絕對是本次大賽的十佳鏡頭。

本人樸國昌從業直播行業多年,大大小小直播百餘場,還是頭廻看到如此別開生麪的比賽!”

此時直播螢幕上也已是彈幕橫飛,歡聲一片。

“一頓操作猛如虎,一看戰勣0—5”

“狂戰士打法師,好不容易近身了,結果武器掉擂台下麪了!這哥們也太逗了,笑死我了。”

“這胖哥哥還愣著乾啥呢!沒見對麪小姑涼都快感動的哭了,還不趕緊表白啊!我看這事八成能黃~哈哈哈”

“這胖子,真是牛筆尅拉斯,話說他那武裝到底是不是殺豬刀,不會是小李飛刀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