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醫駕到暴戾世子滾遠些》 小說介紹

小說《靈醫駕到暴戾世子滾遠些》是作者愛吃西瓜奶霜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商寂白,趙簡桐,講述了......

《靈醫駕到暴戾世子滾遠些》 第2章 免費試讀

趙簡桐並冇有化為厲鬼,而是裹挾著恨意重生在三年前。

上一世,趙家功高蓋主,老皇帝早就起了殺心。被趙家認為是救命稻草的商世子,更是將趙家推向了萬劫不複之地。

重生這一世,趙簡桐暗暗發誓,不管用什麼手段,定要護住趙家。

除此之外,但凡有一絲機會!她必定會手刃仇人。

命運的齒輪悄悄轉動,她倏然睜開雙眸時,便瞧見了和她同睡一張床的商寂白。

此情此景她很熟悉,胞妹趙柔設計陷害她,讓她和南蒞國最落魄無勢的商寂白睡在一起。

上一世,她蠢笨無知,著了趙柔的道。在一夜之間成為了上京城的笑話。

她被人下藥送到酒樓,此刻醒來,身子骨綿軟無力。可世人都不知道她孃親是靈族聖醫,她自幼便習得絕世無雙的醫術。

前世若不是大婚前她懷了商寂白的孩子,靈醫異能突然失效,她也不會那般落魄死去。

她的袖兜裡一直揣著藥丸,前一世醒得晚,來不及吃。這一世,她有的是時間。

她吃下後瞬間便頭腦清明,手上腳上都恢複了力氣。

床榻邊,商寂白翻了一個身子,瘦削欣長的臉上泛起一絲蒼白。

“今日便殺了你,以報我趙氏一族之仇。”她瞥了一眼床角的花瓶,對著商寂白的腦袋狠狠一敲,頓時花瓶開裂。

她又將散落的瓷片撿起來,朝著商寂白脖子上狠狠一劃。

商寂白吃疼得捂住不停流血的脖子,睡意全無,倏然睜開雙眸,“趙簡桐,你來真的?”

趙簡桐冷笑,又抄起桌上的匕首,惡狠狠地朝著商寂白刺去,她要讓麵前之人死。

商寂白在床上翻滾一圈,立馬奪了匕首,甩飛出去。

趙簡桐緊咬雙唇,將髮髻上的金釵取下來,箭步上去,準備直接要了他的命。

“商寂白,你這殺人大魔王,死不足惜!”

商寂白一臉陰翳,扯下床幃罩在她身上,複又後退一步,緊貼著牆壁,“本世子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趙簡桐撕毀床幃,斜睨著他,想到這一世他早已武功蓋世,一直在扮豬吃虎,她打不過他。

她停了手,隻冷笑著,“商世子,你甘心被送到此處來,不就是想借我趙家的勢,入贅我趙家。”

“你向來厭惡我,怎麼同意了趙柔的計策,來我身邊當一條狗?”

商寂白眸光越來越暗黑。

“你……”他望向她的眸光中帶著不解,世人都說趙簡桐是繡花枕頭,木訥無能,為何能知曉此事。

“快到巳時三刻了,趙柔也該帶著人來了。隻是很可惜,這一次要讓你們失望了。”

趙簡桐陰涔涔地笑著。

客棧外麵響起了細密的腳步聲,聽聲音是朝此處來的。

趙簡桐推開了窗戶,縱身一躍,從二樓跳到了堆放在一樓的麥秸上,隨即得意洋洋地朝後淬了一口水。

商寂白眉梢閃過恨意,骨節分明的手狠狠捏成了拳頭,重重地擊打在紅木窗邊。

趙柔推門而入時,他佯裝暈倒。

“世子爺受傷了,快去找郎中!”趙柔驚呼,蒼白柔軟的麵容上,一雙清明的眸子卻正搜尋著房內各個角落。

怎麼不見胞姐。

她去了何處。

趙柔看向窗戶,瞧見一襲青綠色長衫女子在上京街道肆意盎然地跑著,跳著,像一隻狡黠的狐狸。

“怎麼會這樣,明明太子哥哥已對她下了軟筋散。”趙柔心想暗衛向來不會失手。

莫不是商寂白給瞭解藥?

趙柔望著昏死過去的商寂白,心中不屑,卻在眾人麵前依舊溫潤如玉道:“去將上京最好的郎中請來,一定要治好世子爺。”

商寂白聽聞這一句話,又想起了多年以前,一位青蔥少女在他耳邊輕呼,“你放心,我會救你的。”

兩個聲音莫名交疊在一起,趙柔在他記憶中和那道身影重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