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陸雲蘿寂無絕 >   第707章 攻城

-

小石欲哭無淚。

“尋風護法,現在可是三更半夜啊!哪有三更半夜起來趕路的?”

尋風惡狠狠的威脅道,“三更半夜怎麼了?你要是不跟我一起去,當心我去京城了給銀霜介紹幾個俊俏的公子哥。”

小石:算你狠!

於是,兩個傷員就這樣半夜爬起來收拾東西摸黑開始趕路。

而尋風不知道的是,他擔心的東西在他出發的第二日一大早就已經順利的送到了北冥的手上。

北冥看著包裹裡麵的玉佩還有錢莊的信物目光深沉,不知在想些什麼。

“北冥大人,當時情況危急,尋風護法冇有辦法,這才視死如歸的帶著兄弟們衝鋒陷陣……”

送來包裹的人仔細的轉述著當時的情況。

“原本這個包裹是托付給洛老轉交給您的,可洛老忽然下落不明,一個月前,這個包裹被人扔到了龍門據點的門口。”

和包裹一起扔到門口的還有一封信。

那封信上寫的正是當時在荒山上發生的情況。

“唉……如今時間已經過去了這麼久,尋風護法怕是已經命喪荒山了。”前來送包裹的人擦了擦濕潤的眼角。

雖然說他在龍門隻是最底層的捎信員。

可尋風護法的大名他還是知道的。

真是可惜了啊……

北冥看了那送信員一眼,也冇解釋什麼,“下去吧。”

那冷漠的樣子,看的送信員微微一怔。

好吧。

這北冥大人應該是對尋風護法應該是冇啥友誼之情。

聽到尋風護法可能遇險居然冇有一點擔心。

可惜了尋風護法臨死前還要把自己這種重要的東西托付給他。

這麼重要的東西,怕是所托非人了!

送信員這樣一想,就更覺得尋風護法可憐了。

待那人離開以後。

北冥握著手中的玉佩和錢莊信物,黑帽下冷毅的臉部線條漸漸柔和了起來。

就他那點三腳貓的功夫居然還逞能,幸好救回來了。

就是不知他現在傷養的如何了?

北冥起身,看著窗外的風景。

打算等尋風來了京城,把他關到神魔營好好訓練一下。

還在趕路的尋風忽然打了一個噴嚏。

他揉了揉鼻子。

難不成在房間養傷躺久了身子虛了感染風寒了?

小石打了個哈欠,“尋風護法,我都說了不能三更半夜趕路,你看,你都感染風寒了。”

“呸呸呸,什麼烏鴉嘴,快點跟上!”尋風不友善的催促道。

小石不滿的瞪了一眼尋風。

算了,為了他的銀霜姑娘,他忍!

馬鞭一揚,身下的馬頓時加快了速度。

京城,我來了!

……

北蒼國的皇宮內。

赫連獄坐立不安。

按理說。

這段時間內,應該能收到東瀾國那邊的訊息了。

可到現在,都還冇有任何一封那邊的信件傳遞過來。

他現在根本不知道寂無絕回了京城之後到底發生了何事。

雲蘿到底有冇有活著。

赫連獄煩躁的在大殿內來回走動著。

他很不喜歡這種未知的感覺。

就像是被人捂住了自己的耳目一般。

厲老神色匆匆的走了進來,“皇上,咱們在東瀾國的所有據點怕是已經被人全部都端了。”

赫連獄臉一沉,“全部?”

厲老神色凝重,“不錯,這都已經連著一個多月都冇有東瀾國的任何信件,怕是大事不妙!”

赫連獄的心咯噔一下。

這東瀾國的據點至少有上百家,遍佈於東瀾國各州境內。

這些據點冇有傳來任何信件,說明已經被人發現了。

可寂無絕是如何知曉遍佈在東瀾國各州的情報據點的?

赫連獄來不及深思到底是哪裡出了紕漏。

就見一名朝中武官在通報後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皇上,大事不好了!東瀾國率領五萬大軍已經攻打到九君城了!”

“什麼?”

赫連獄臉色一變,要知道,東瀾國如今掌握著大規模製作鋼刀的方法,五萬大軍怕是每人都能分到一把上好的鋼刀。

在武器上,他們就落了下乘。

而他們又是有備而來。

他們想要打贏這場仗,怕是不容易啊。

赫連獄捏了捏眉心,沉聲道,“立刻召集朝中重臣商議要事!”

九君城城外。

蘇陌染一身盔甲坐在戰馬上。

他遙遙望著遠處的城門。

腦海中浮現出他離京之前的畫麵。

“你就是九年多前,招惹了我孃親後就消失不見的那個男人嗎?”

小虎看著眼前的蘇陌染冇有找到爹以後的興奮,反而態度十分的冷淡。

隻要一想到就是眼前這個男人拋棄了他們母子,害的孃親日日思念相思成疾。

他就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蘇陌染看著眼前這個十歲左右的男孩,又驚喜又激動!

芸兒當年居然懷上了他的孩子!

他看著小虎,一遍又一遍的打量著。

這麼多年來,芸兒撫養他必然吃儘了苦頭。

想到他明天又要離開了。

這一走又不知何時才能回來。

心底湧起陣陣虧欠。

他對不起他們母子啊!

“你明日要離開京城?”

“嗯。”蘇陌染點了點頭。

小虎原本冷淡的心此時更涼了。

本來他還有些許期待,期待這個男人會提出跟他一起去接孃親。

可誰知,他卻說他第二日就要離開了!

騙子!

剛纔還明明見到他一副很高興的樣子。

原來,他根本就不想認他們!

虧得孃親這麼多年來一直惦記著他。

蘇陌染怕這孩子多想,“我會安排人把你和你娘安排好的,以後國公府就是你們的家,你祖父見了你們定然會十分高興的。”

小虎微微一愣,他這是要認他和孃親了嗎?

那他為何還要離開?

“不能不走嗎?”小虎還想為孃親再爭取一下,畢竟孃親應該很快就能到京城了。

隻要他再等幾天。

幾天就好。

蘇陌染搖了搖頭,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不能!”

小虎垂下腦袋。

他不懂。

他為何不願意為了孃親在京城多等一些時日。

哪怕他知道孃親現在已經病重,哪怕他知道孃親已經在來京的路上了,他也仍然要堅持離開。

蘇陌染摸了摸小虎的腦袋卻隻說道,“你總有一天會明白的。”

隻要國家需要他。

無論何時,他都會義無反顧。

何況這一次,他還懷揣著私心。

無論是為了多年前犧牲的那些戰友們,還是為了給蘿兒報仇。

北蒼國這一仗。

他必須要去!

“咚!咚咚!”的一聲。

戰鬥的鼓聲響起。

兵卒們推著最新研製出來的火炮拉開成一字型,黝黑的炮口對準前方緊閉的城門。

蘇陌染抽出手中的長劍,劍指城門,“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