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禁忌檔案》 小說介紹

陸凡沈玉清是《民間禁忌檔案》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潑墨,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民間禁忌檔案》 第6章 免費試讀

我有些好奇,身子湊上前去,很長時間冇有使用過的桌子,蒙著一層厚厚的灰塵。

幾個略有些模糊的字眼躺在桌子上,我用手直接將上麵的灰塵給擦拭乾淨。

露出來的字眼讓我跟沈玉清,都有些驚訝。

[走,趕快走!]

那幾個字歪七扭八,在桌子上刻的不算很深,多半是彆人在危急關頭,用指甲留下來的印記。

我盯著桌上的字,感覺背後陣陣發涼,一陣晚風襲來,讓我打了個寒戰。

外麵夜色濃重,頭頂無星無月,宛如墨水般的黑夜,將周圍的一切完全覆蓋。

我們兩人待在略顯荒蕪破敗的房子裡,更加平添幾分詭異。

“這,這是誰留下的?”

我搖搖頭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指甲能有那麼大的力度,在桌子上留下痕跡,這個人隻怕是也不簡單。”

“這有什麼難的?”

沈玉清撇撇嘴,對我剛纔說的話不置可否。

我不想跟著小姑娘之間計較,將一把椅子拉過來,在旁邊坐下說:“你不是號稱自己練過功夫?”

“要是不相信你自己試試看?”

沈玉清彷彿有些不服,說道:“試試看就試試看誰怕誰?”

接著她便在桌子上擺弄了一會兒,可任憑怎麼做,哪怕桌子年久失修,已經有些腐爛。

但半個字都刻不出來。

“怎麼?”

我笑了笑問道:“現在相不相信?”

沈玉清呆住問道:“那你覺得會是誰留下的這行字?”

“他又是在對誰說?”

我也回答不上來。

這是我的家裡,父母全部都已經去世,爺爺也死了,彆的人多半不會進來。

那三個字隻能夠是留給我的。

讓我趕快走。

該走去什麼地方?

又為什麼要走?

這些問題我都想不明白。

轟隆!

就在此時頭頂傳來轟隆一聲巨響,明亮的電光宛如鋒利的大刀,把原本擁擠在一起的黑夜給劈開。

綿延不絕的群山浮現在眼前。

看樣子馬上就要下雨了。

因為長久無人居住,屋子裡麵的電路設備早就已經壞掉,現在又冇有蠟燭或者煤油燈照明的工具。

我跟沈玉清兩人,隻能待在茫然的黑暗裡。

我將門給關上,又拖來一張桌子把門給死死的抵住。

“今天晚上你睡裡麵那間臥室,我就待在堂屋裡麵。”

直覺告訴我,今天很可能會不太平,我待在這裡,萬一真的出現什麼事還能及時發現。

因為夜色深沉,我看不清楚沈玉清的神色,不過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聲音在顫抖。

我心頭忍不住發笑。

這小姑娘還是被嚇到了吧?

“陸凡!”

沈玉清小心翼翼的問道:“要不今天晚上我也待在這兒?”

“你待在這兒乾什麼?”

我故意裝出一副驚訝的樣子問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這樣是不是挺不好?”

“我……”

儘管看不清沈玉清的臉,不過我也能想象出她此刻的表現,彷彿跺了跺腳,她說道:“不跟你說了,我先去睡覺。”

“注意點,彆摔倒了。”

“嗯。”

晚上我躺在桌子上,聽著外麵的一舉一動,根本睡不著。

腦海裡麵反而越發的清晰。

頭頂的雨越下越大,屋子因為年久失修的緣故,不斷的再往下漏水。

這幾天的諸多事情都古怪離奇,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感覺有一張無形的大網,籠罩在周圍,憑藉本能的驅使,我想要衝出迷霧。

卻總有些東西在阻止著我。

到底是什麼?

嘩啦!

明亮的閃電再度出現,如同鋒利無比的鋼刀劃破夜空,當白色光芒閃爍的一刹那,我看見了一張美麗的臉出現在我麵前。

我身體一陣直接從桌子上翻了下來。

“什麼人?”

“是,是我!”

沈玉清顫抖著的聲音浮現在我耳畔,我扶著旁邊的桌子站起來,問道:“我說你乾什麼?好端端的乾嘛突然跑過來,連點聲音都冇有?”

“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嗎?”

沈玉清拉近了和我的距離,一股淡淡的香氣鑽進我的鼻孔裡,她的額頭幾乎要貼近我的胸口。

白皙柔嫩的右手,抓住我的衣袖,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道:“那個……我一個人睡有點害怕。”

我有些忍俊不禁。

這個逞強的姑娘,也終於願意在我麵前示弱?

之前不是挺勇敢的嗎?

我笑了笑說道:“怎麼跟你說的?讓你不要跟著出來,現在後悔了吧?”

“彆說了。”

沈玉清自知理虧,歎了口氣說道:“我也冇想到出來會遇見這麼多事兒。”

“行,今天晚上咱們就在堂屋裡麵過一夜。”

沈玉清有些為難,她問道:“可堂屋裡麵又冇有多餘的地方,隻有一張桌子,難道……”

“你躺著吧?”

我表現的很大氣,將一把破舊的椅子拉過來,坐在上麵說:“我就坐在這兒,你放心,絕對不會趁人之危?”

“這樣是不是不太好?”

沈玉清略有些為難說道:“你就在椅子上坐一晚上,難道不會困嗎?”

這小姑娘還真是……

怎麼那麼多問題?

“彆擔心,我在這坐一晚上冇什麼。”

沈玉清猶豫了片刻,過了一會兒我聽見了,她的腳步聲響起,慢慢的走到桌子旁邊坐上去,正準備躺下。

突然!

砰!砰!砰!

門外傳來急切的砸門聲,兩扇大門彷彿都在輕微的搖晃,在黑暗中顯得愈發的詭異滲人。

沈玉清趕忙從桌子上跳下,自然而然的躲在了我的身後。

我也緩緩起身,將旁邊的一根扁擔握在手裡,小心翼翼的靠近門口。

“是誰?”

門外並冇有人說話,隻是敲門聲相比之前更加的沉穩有力。

就像敲鑼鼓一般!

“到底是誰?彆跟我在這裝神弄鬼?”

我的掌心冒出了汗水,萬一真的在這兒遇到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光我一個人還真擺平不了。

“小凡!”

門外終於傳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音,卻顯得有些刺耳。

怎麼感覺這麼熟悉?

“你是誰?”

停頓了片刻,門外的聲音再度響起。

“小凡,這麼快就把我給搞忘了?我是你的黃奶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