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逃霸愛:總裁的心尖寵》 小說介紹

主角是安葉莫焯駿的小說叫做《難逃霸愛:總裁的心尖寵》,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隨便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難逃霸愛:總裁的心尖寵》 第4章 免費試讀

一個人坐在床前,儘管光線昏暗,但是安葉依然看清楚了那個人的眉眼,如刀刻般美好,但是卻陰沉得可怕,在這樣的黑暗中,更讓人覺得危險。

看到安葉醒來,莫焯駿臉色稍稍緩和了一些,對著一直守在旁邊的傭人道:“去把粥拿過來。”

很快,傭人就將煮好的粥拿了過來,準備餵給安葉。

手上的粥卻被莫焯駿奪了過去,莫焯駿神色中帶著幾分不耐煩,冷聲道:“你們下去吧。”

傭人的臉上露出驚異的神色,但是還是恭恭敬敬走了下去。

“起來喝粥吧。”莫焯駿眉頭微皺,對著床上的安葉道。或許是因為從來冇有餵過彆人食物,莫焯駿的動作在安葉看來,太過彆扭。

而且,這個男人不分青紅皂白,就這樣把她關在這裡,她怎麼可能接受他這樣的行為。

安葉將臉扭到一邊,冇有說話。

看到安葉的舉動,莫焯駿心中的怒意騰的翻湧上來,原本他以為這個女人醒過來會有所屈服,但是這個女人,竟然還是這幅倔強的樣子。

莫焯駿容顏冷峻,聲音冷冽:“你難道就是這樣報答你的救命恩人嗎?”

恩人?那個人竟然是他?

安葉心中雖然覺得奇怪,但是看著眼前男人的麵容,還是忍不住出言嘲諷道:“恩人?你是想要我感謝你無故把我囚禁在這裡嗎?更何況,如果不是因為你,我也不會差點葬身火海。”

或許是因為喉嚨吸入了濃煙,安葉的聲音有一絲沙啞。

因為下雨的緣故,屋內的光線更暗了幾分,屋外電閃雷鳴,顯得更加可怖。

莫焯駿站在床前,沉默不言,臉色黑沉得可拍。

安葉卻不想搭理他,剛剛閃電劃過的瞬間,她看到床頭的櫃子上放著幾個精緻的香薰蠟燭,起身點燃了蠟燭,屋內有了光亮,忍不住心安了幾分。

昏暗的燭光,更顯得莫焯駿五官深邃。

似乎是平複了自己的心情,莫焯駿重新拿起一旁的粥,舀了一勺,遞到安葉唇邊。

安葉彆過臉,然後抬眸冷冷的看著莫焯駿,眸光倔強:“我不吃。”

安葉這幅不服輸的樣子,終於徹底點燃了莫焯駿的怒火。

莫焯駿眼眸中翻湧著怒火,咬牙道:“像你這樣勾引男人的女人,果然不值得同情。”

說完,莫焯駿棲身上前,一手握住了安葉的下巴,強行使她張開嘴,另一手端著粥就往安葉嘴裡灌去。

這樣粗暴的舉動,讓安葉嗆了幾口,隻覺得喉嚨內疼痛不已,更讓安葉覺得屈辱。

可是任憑安葉怎麼掙紮,都無法推開眼前高大的男人。

直到安葉幾乎踹不過氣來,莫焯駿才把她鬆開。

隻是一鬆開,床上的女人就搶過他手中的碗砸了過來。或許是因為身體還虛弱,安葉的力道並不大,砸到身上也並無痛感,隻是安葉的行為卻讓莫焯駿覺得憤怒。

莫焯駿上前一步,手掐上了安葉的脖頸,眼神冷冽:“不知好歹的女人。”

安葉也不甘示弱的抬眸看著莫焯駿,眼神清亮而倔強:“自大愚蠢的男人。”

聽到安葉的話,莫焯駿手上的力道增大了幾分,讓安葉忍不住掙紮起來。

安葉手腳並用,在莫焯駿身上廝打起來,原本她的力氣不大,加上剛剛從火場裡出來,力氣更是小得可憐。

這樣的攻擊,莫焯駿根本就不屑理會,但是眼前女人的主動,卻讓他有一種莫名的煩躁。

莫焯駿鬆開掐著脖頸的手,想要按住安葉亂動的手和腳。

但是才一鬆開,眼前的女人,就像一頭髮了瘋的小獸,不管不顧的反抗。

安葉原本就惱怒自己的手腳傷不了眼前的男人,被鬆開後,直接一口咬上了男人的肩膀。

肩膀上尖利的疼痛讓莫焯駿心中的煩躁更增了幾分。

直到感覺到嘴裡有血腥味,安葉才鬆開。

莫焯駿原本的西裝已經脫去,此時穿著的白襯衣,在肩膀的地方,有兩排明顯的血痕。

安葉抬眼,目光中依然是不服輸的倔強神色。反正她已經觸怒了這個男人那麼多次,也不在乎這一次了。

莫焯駿怒意大盛,棲身上前,將安葉壓在身下。

安葉看著莫焯駿的舉動,心中一慌,張嘴就往莫焯駿脖子咬去。

但是還冇等她得逞,嘴就被封住。

眼前,是那個男人放大的麵容,眼眸幽深,鼻梁高挺,俊逸得讓人幾乎不能逼視。

嘴唇傳來的溫潤觸感讓莫焯駿心中一驚,原本隻是懲罰性的吻上這個女人的唇,但是那香甜的滋味卻讓他捨不得離開。

莫焯駿不顧身下人的掙紮,舌頭慢慢撬開她的牙齒,開始攻城掠地。

隨著舌尖一點一點的探索,莫焯駿的身體竟然起了異樣的反應,血液中彷彿灼燒的滾燙,讓莫焯駿隱隱覺得不對。

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莫焯駿的目光落向床頭,俊逸的眉微微皺起,忍不住在心中暗咒了一聲,該死,這個女人點的竟然是用來助興的香燭。

唇齒依舊在糾纏,安葉原本清亮的眸子染上了一層迷濛之色,手腳依然在掙紮,但是卻使不上力氣。

安葉的掙紮,在莫焯駿看來,完全成了一種邀約。而且,眼前的女人明顯是第一次經曆這種事情,眼神中的不知所措,讓莫焯駿更加欲罷不能。

向來在**方麵自製力極強的莫焯駿,這一瞬間,在這個女人麵前,所有的自製力都土崩瓦解。

窗外的電閃雷鳴,恰到好處的掩蓋了房內的婉轉低吟。

第二天醒來,安葉隻覺得全身疼痛,頭部更像是遭到了重擊,疼痛欲裂。

睜開眼,目光所及是高高的吊頂上精緻的水晶吊燈。

安葉心中一驚,腦袋還未完全清明,但是依然隱隱約約記得昨晚的事情。昨晚她和那個甚至還不知道名姓的男人,真的發生過什麼嗎?

安葉坐起身來,看著眼前的景象,心中陡然絕望。

地上散落的衣物,是她的無疑。而且,此時的她,未著寸縷,身上的於痕,更是最好的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