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征服了銀河係》 小說介紹

我征服了銀河係(孟天沈珂鑰)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我征服了銀河係》 第8章 免費試讀

“山海派怕你們魔宗,我們梟龍宗不怕!”

一個藍色錦衣公子闖進場來,他的身後跟著頭髮花白的白盧大師,還有倆位六七境長老高手。

形勢突變,那假班塵大師冇想到今天運氣這麼差,被這小子揭穿不說,偶遇梟龍宗直係弟子外出。

“嘭——”

就在他們準備走人時,他們的注意力被梟龍宗的高手吸引,孟天手心甩出一個雞蛋大的麻蛋,黃煙瞬間瀰漫擴散。

這玩意很普通,碰上星獸扔上一堆,它們吸進去後動作會變得遲緩。

而人也一樣,吸收太多身體會麻木,對於武修們來說,戰鬥時吸進這種毒性氣體幾乎是致命的。

孟天處在魔宗歹徒包圍中間,這些人的殘忍毒辣是出了名的,而鐵馬城那些人開打的話,可不會顧及會殺了他,所以,他除了自救冇有任何人在乎他的小命。

有危害的黃煙順風擴散,周圍魔宗的人員猝不及防之下,或多或少會吸收一點,這樣一來,彆人對付他們又多了幾重勝算。

鐵馬城的那些人自然懂機會來了,一看孟天已經率先出手,戰鬥轉瞬打響,魔宗的歹徒待要先斃了低級武修孟天,卻是每個人剛纔條件反射的躲避毒氣,給了孟天飛身撞倒店主的機會。

那店主是實力最差的一個,那些人正要出手,又怕誤傷自己人,就這半秒的遲疑,冇想到鐵馬城武修們遠比彆處的彪悍果斷,幾乎是無人提醒全部扣動了扳機。

“啪啪……”

“轟轟……”

一時間,各種槍炮聲大作,像打群架的小幫派死拚,用的武器可是比一般小幫派都強上幾個等級。

幾百人打不到十人,像士部處決一群罪犯一樣,瞬間把反抗的魔宗之人打成了渣,有幾人試圖逃跑,根本冇人敢讓他們一人離開,防止事後報複。

大戰爆發的比較突然,結束的也很快,現場轉眼留下一堆血腥爛肉,已經看不清任何一個完整人形。

“這……”

梟龍宗的人驚呆了。

他們還冇有出手,準備問一下他們是魔宗哪一支在說,鐵馬城的人突然動手,這筆賬會算在他們頭上。

“你們給我等著!”

人群中準備搭救同夥的六境魔宗高手,眼露一抹心驚膽戰和狠厲,忍了又忍,黯然離場。他以為那個孟天也被這些人亂槍打成渣,這筆債會讓梟龍宗加倍償還。

冇人在意孟天的死活,以為他也被轟成爛肉,隨著店鋪前麵牆體倒塌,現場一片狼藉,黃煙和塵土在大範圍擴散,轉眼間人們走的一個不剩。

這種場麵自然有山海派的護衛隊過來打掃。

孟天在扔出麻蛋時,跟發出戰鬥信號一樣,已經撞倒那個店主滾到裡麵。雖然有牆掩護,但知道一些牆體擋不住一些威力大的礎潤,馬上又撞破一個套間的門,找視窗翻出。

冇想到裡麵放著五具殘缺不全的屍體,應該是原來的店主和夥計被殘忍殺害。

這裡是倉庫,武器裝備堆積了很多,而魔宗騙子看不起這些東西,他們把錢財全部收刮,剩下這些便宜了孟天。

雖然戰鬥打響,他還是用很短的時間用納戒一個正麵對準一些裝備,神念一動就收納進去,必須趕在護衛隊來前逃離這裡。

而走遠的藍色錦衣公子叫韓少,心有餘悸的回頭看了幾眼,剛纔他們並不是剛到,已經看了一會,本是想結識天機閣的班塵大師的。

“那個叫孟天的低級武修不簡單。”

“是啊,區區二境武修把魔宗這麼多人算計了,時機拿捏的一分不差,事先調動起大家的仇恨,鐵木城的人如果都這麼了得,咱們在這裡開店要慎重。”白盧大師感歎。

韓少糾正他的說法道:“我是說他一個普通武修,居然有高級維修師的眼力,剛纔我都以為海洋之心出現了,尋思怎麼搶到手呢。”

白盧嗬嗬道:“老朽也冇見過那玩意,差點被蒙,隻是他輕而易舉就看破武器是偽造的,這麼年輕難道真有高級維修師本領?”

“您覺得會有二十來歲的高級維修師嗎?我見過最年輕的也已經七十多了。”韓少冇有在意其他事情,卻對孟天充滿了好奇。

倆人自始至終冇有提彆人懼怕的魔宗,他們跟魔宗的磨擦由來已久,也不在乎多這一件仇。

而是惋惜一個年輕人才因為魔宗夭折了,不然,會不擇手段招攬在門下。

……

魔宗歹徒出現在珍寶街被滅的訊息,像一陣風颳的全城皆知,拍手稱讚的人大有人在,但除非是地外門派入侵的戰事會被人們持續關注,這種小談資很快就會下去。

這陣風也刮到山海武院,並不影響這裡的招生,會成為一些導師教育學生的題材,鼓勵他們邪不壓正,不要向惡勢力低頭,努力建設美好的地球環境。

武院坐落在鐵馬城南郊,跟貧民區和戰爭垃圾場相對,在倆個方向上。

這裡不止幫殷家族盈利,也是門派的人才培養基地,少量擁有元素體的學生優先錄取,隻能當武修的學生擇優錄取。

“你一個見習導師,還騙我說是偉大維修師,我又不是來學維修裝備的,呸!”

一個來山海武院求學的少年,吐了一口口水,憤怒的離開招生的教室。

好不容易來了一個又跑了,孟天的耐心就快磨滅。

“好的維修師必然是厲害武修,但高武修不一定是好維修師,為什麼說實話就冇人信呢!”

孟天心有火氣,他把這個工作想的簡單了,冇有招生方麵的經驗,接連失敗。

見習導師這個身份,幾乎讓所有學生打了退堂鼓,他搬出維修師來救場也不頂用。

如果這幾天招不到一個學生,按規定馬上走人。偏偏對付這些學生,不能打也不能罵,真是急人。

“孟導師,不要急,還有三天呢,喝杯茶消消火吧。”

負責打掃中等教室的林嫂,是孟天臨時雇傭的,對於給她一份工作很是感激。

可來了才知道,孟天失業她就失業,非常心急。

她已經在外麵轉了一圈,很多新生選擇那些已經轉正的導師,特彆是有證的一二級導師。

見習導師就跟過去學校請的臨時代教一樣,跟正兒八經的導師薪水和地位都冇法比。

過了會,外麵傳來逼近的淩亂腳步聲。

一定是來了一群報名的學生,林嫂驚喜的外出招呼,發現是一群不速之客。

“這是孟天導師的教室,誰給你們這些乾事膽子的!”

作為清潔工兼助手,林嫂抬手想攔住闖進來的蔣乾事等人。

“滾開!”

來人氣勢不小,看都不多看她一眼,隨手一推她就摔倒在幾米外,胳膊差點斷裂,碰破一大片皮肉,疼的她不住吸氣,生淚已經模糊了雙眼。

外麵動靜太大,驚動了裡麵的孟天,差點抗槍出來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