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愛之名》 小說介紹

以愛之名資源帶給大家,作者寒汀晚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以愛之名》 第1章 免費試讀

 

 

“雲初,你知道嗎?其實你肚子裡的寶寶,是我和晏卿哥哥的孩子。”

女人天真又殘忍的話彷彿一道晴天霹靂,炸響在雲初耳邊。

“你說什麼?”

小腹一陣攣痛,雲初無助的蜷縮成了一團,茫然地看向站在床邊的雲蔓,渾身發抖。

雲蔓望向床上的雲初,微微一笑:

“晏卿哥哥說,我有心臟病,他不捨得我冒險懷孕。所以,將我們的胚胎植入了你的身體裡。”

雲初茫然得睜大眼睛,眼底一片絕望的困惑:

“不!不可能......我懷的明明是我和晏卿哥哥的寶寶,怎麼可能是你的?!我不信......”

“不信的話你自己去問晏卿哥哥嘍,他瞞著你隻是怕你傷心影響了寶寶。在他眼裡,你不過就是個工具而已!”雲蔓說著咯咯笑了起來。

不,不可能!

雲初震驚之下,腹痛愈發加劇,捧著小腹,竟是疼出了一身冷汗。

異樣的劇痛,讓她很快意識到了問題。

“你剛纔......讓醫生給我打了什麼針?”

“催產素呀!”

雲蔓笑得天真又殘忍:“明天就是我的生日宴了,晏卿哥哥會向我求婚。我希望,寶寶和我同一天生日,你不覺得這樣更有紀念意義嗎?”

雲初難以置信:“雲蔓,你怎麼......這麼狠的心?”

懷孕離三十七週還差五天,就因為單純地想要寶寶和她同一天生日,她竟然給她打了催產素?

雲蔓無所謂道:“反正,你肚子裡的孩子是我的,我的寶寶,我想讓他們什麼時候出生,就什麼時候出生!”

“我......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雲初勉力地翻身下床,強撐著腹痛,飛速地逃離了房間。

十月懷胎,這是她血濃於水的骨肉啊!

她不要,她不要把孩子給她。

她讓給她的已經太多!

雲初和雲蔓同一天出生,同一個產房,卻不同命運。

雲蔓是高高在上的雲家千金,而雲初是卑賤舞女的女兒。

然而,她們的命運卻從出生就被人對調了!

雲蔓的生母本是歌廳舞女李雪,私生活混亂。

李雪不想自己的孩子受苦,便將另一個繈褓中的嬰兒,暗中對調。

雲初被李雪抱回家,而雲蔓則留在了雲家,儘情享受了十年的榮華富貴。

雲初跟著那個舞女,過了十年豬狗不如的日子。

十歲那年,雲蔓心臟病發作,雲家調查之下,才驚覺雲蔓並非親生。

雲初被接了回來,可是,雲家卻不捨得送走雲蔓。

這麼多年,雲蔓過的仍是人上人的生活,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雲蔓心臟不好,所有人都讓著雲蔓。

雲初不敢與她爭,也爭不過。

十八歲那年,雲初與薄晏卿訂婚。

她以為,嫁給薄晏卿,是她用儘一生換來的幸運。

她以為......

她以為......

殊不知所有的一切,都隻是她自以為罷了!

雲初艱難的捧著肚子,一路逃到車庫,抖著手發動了車子,一腳油門,駛了出去。

深夜,瓢潑大雨。

雲初剛駛出車庫,忽然,一道強光穿破黑夜,一輛邁巴赫疾停在車前。

夜色中,車身鋥亮。

車門下,一雙修長的腿依次跨出。

男人一身剪裁得體的墨色西服,英姿挺拔,高碩修長,卻勾勒出一身冷厲。

黑傘微微抬起,男人薄削精緻的側臉映入她眼簾。

鬢若刀裁,眉如墨畫,俊美如神祗。

薄晏卿......

她從未想過,她摯愛了九年的男人,竟真的人如其名,薄情至此。

她愛了這個男人九年。

卻冇想到,九年,她滿腔滾燙的愛,換來的結局,是她最終淪為了一個生育工具?

雲初睜開眼,清淚一行行從眼角滾落。

“薄總,是雲初小姐。”司機在男人耳畔提醒。

薄晏卿的視線看向雲初,劍眉一剔,突然闊步走了過來。

雲初咬緊牙根,在男人走到車門邊一瞬,她反鎖了車門。

“雲初?”薄晏卿眼神一錯,“解鎖。”

雲初直視著前方,冇有看他一眼,隻是將窗戶降下一條縫隙,冷冷的聲音傳來。

“薄晏卿,我問你,我肚子裡的孩子,真的是我的嗎......”

薄晏卿俊臉一沉,劍眉輕蹙,卻薄唇緊抿緘默無聲。

“你到底還想......瞞我多久呢!?在你眼中,我就隻是一個召之即來的生育機器嗎!”

“晏卿哥哥!”

這時,雲蔓冒著雨朝著薄晏卿跑來,聲音滿是嬌柔。

男人循聲望去,下意識抬手,將她接了個滿懷。

雲蔓撲進他的懷裡,死死得擁住他:“晏卿哥哥,我一個人睡不著,好害怕,你能不能陪陪我......”

雲初的心彷彿被割裂成無數片。

以她的角度,事無钜細,她看到的,隻有這個男人對於雲蔓細枝末節的愛護與寵溺。

雲初死死得扣緊了方向盤,絕望地打量著他。

像是在打量一個陌生人。

薄晏卿,在你心裡,我究竟算什麼......

突然,她一腳油門,引擎轟鳴,幾乎貼著男人身際疾馳而過。

“雲初!”

男人震驚的聲音很快被拋在車後。

雲初將油門踩到底,避開車流,一路上了國道,勢如破竹。

身後,薄晏卿操控著邁巴赫,很快追上了她,瘋狂鳴笛。

“雲初,你停下!”

然而雲初卻好似冇有聽見一般,猛踩油門,儀錶盤瞬間上升到一百六十碼。

與此同時,十字路口,一輛九米長的半掛車突然左轉。

緊接著,“砰”的一聲!

雲初隻感覺到車子伴隨著一陣世界末日一般的震動,安全氣囊猶如迎麵痛拳打在臉上,瞬間失去了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