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白流光在東秦消失又如何說?您可要想清楚,莫要認賊作父了。”大宛國皇帝遊刃有餘道。

他也看著白萬舟整個人都在顫抖。

白萬舟信了。

最後消失的地方,白萬舟未曾查到,大宛國前來告知這個訊息,或許是為了進犯東秦可一想到白流光被殺死......

而且他的兒子,這麼多年白萬舟的人都在尋找白流光,在聽到白流光是在東秦消失,是被晉文帝殺死的時候,整個人都承受不住。

他身形趔趄,怎麼都站不穩。

大宛國皇帝十分好心的扶住他的身體,“不過好在知道的時候還不晚,我們還有機會挽救。”

“你想如何?”思量了半晌後,白萬舟滄桑的眸子看向他。

大宛國皇帝笑了,“如今東秦勢力雄厚,您如今已經年邁,恐是時日不多,若是您哪日身子骨真的承受不住,倒是東秦定會派兵攻打,屆時......”

他的話冇說完,意思也已經很明顯。

此刻,白萬舟早已被大宛國皇帝給帶偏,手猛地拍打在桌子上,低嗬聲:“未曾想......晉文帝居然如此狼子野心!”

“你還要跟東秦合作嗎?”大宛國皇帝問。

“不!”

白萬舟身子止不住的抖動著,“從即日起,大宛國不再與東秦有半分合作!”

他鏗鏘有力的話語,讓大宛國皇帝眼底閃過一抹精光,“既是如此,不如與我一同,我們一起拿下東秦!”

“東秦勢力強大,你當真可以?”白萬舟問。

“不是還有小宛國的力量?你我合力,我們自然可以打贏東秦。”白萬舟抬高了聲音,內心早已算計的明明白白。

可惜啊,白萬舟還是不夠精明,還是被大宛國皇帝耍得團團轉。

因為兩國合作,大宛國皇帝把佳釀拿出來與白萬舟共飲,並且跟白萬舟保證,一定會幫他給白流光報仇。

因為大宛國皇帝的話,讓白萬舟徹底的倒戈。

......

大宛國解除締約之事,很快就傳過來。

晉文帝聞言,震驚後大怒,“白萬舟當真是瘋了,居然與東秦解除締約,甚至還跟大宛國締約!”

此間,到底發生了何事?

魏連英站於晉文帝身側,緩緩道:“大宛國皇帝陰險狡詐,白萬舟尋子心切,指不定是被大宛國皇帝給忽悠了去。”

那可是白萬舟的心頭肉。

可如今兩國締約,大宛國的兵到了邊境,後麵還有小宛國的,晉文帝也根本冇空去管轄這些事情。

現在唯一要做的便是迎戰。

“讓阮勇過來。”晉文帝開口。

魏連英點頭,立即尋來阮勇。

關於慕懿被禁足之事,阮勇也有所耳聞,但具體慕懿是犯了何事,阮勇不知,也從未打聽過。

這次晉文帝讓他前來,他並未開口詢問此時。

“阮勇,你帶領三萬精兵立即前去邊關支援,即刻出發!”晉文帝開口。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