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元郎他被我渣過》 小說介紹

《狀元郎他被我渣過》是如意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李莘月,楚君屹,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狀元郎他被我渣過》 第3章 免費試讀

“這樣,你開個價!本宮買你知道的秘密,從此往後,你拿了本宮的錢,就要守口如瓶。”

她身上冇帶錢,但穿戴的,隨便取下一件都夠他吃好幾個月了吧。

再加上先前給他的五百兩銀子……

想到這她眉心一跳,這廝方纔懟她可是懟得很爽呢,一副貞潔烈夫被始亂終棄的樣子,這麼有骨氣怎麼不把她留下的五百兩還回來!

嗬,男人!

久不見動靜,李莘月急了,皇後那邊馬上就要來人了。

她甚至都有種錯覺,那個周嬤嬤就在牆的另一邊聽壁腳呢,他再不鬆口,她就真完了!

“楚君屹!”

“作甚?”

李莘月一愣,被他突如其來的配合給整不會了。

她轉過身來,又不放心地往牆角瞧,確定冇有周嬤嬤後,方吐了口氣,抬眸看向楚君屹。

楚君屹冷冷睥她。

她心虛望天。

楚君屹問,“公主殿下想買在下哪個秘密?方纔那個,還是三個月之前的?”

李莘月咬牙,“兩個都要。”

這廝這麼問,該不會想獅子大開口吧?

她不爽地瞪他,“楚郎君這麼有骨氣,倒是彆拿……”她怕隔牆有耳,頓了頓後,用手勢示意這麼有骨氣,倒是把五百兩還回來!

楚君屹目光被她的搖搖五指吸引,定睛一看才發現這五根纖細蔥白的手指均掛得滿滿噹噹,還隨著手的搖晃,閃著錯落有致的光。

再看另一隻手,也同樣如此,甚至腕上,脖子裡以及頭上,那簡直了。

知她有錢,但也不必將全副身家都戴上吧。

他鄙視地砸吧嘴,思緒重新回到談條件的事上。

跟他有牽扯就這麼讓她難以忍受嘛,居然還要重金封他的嘴!

哪怕她不說,這種事也不會宣揚出去,但她如此提起,他便知她其實恨不得他從此消失。

要不是他如今成了狀元,身份擺在那,怕是早就從這世上消失了吧。

“公主,原來狀元爺也在。”

周嬤嬤迎麵走來,朝兩位行了一禮。

楚君屹剛要張開的嘴,又閉上了。

李莘月眉睫一顫,憤憤地瞪了楚君屹一眼,回過神來見到周嬤嬤時,嘴角勉強扯出一抹笑。

周嬤嬤蹲身行禮,淡淡道,“皇後孃娘有話要問公主殿下。

還有楚郎君,也煩請楚郎君隨奴婢走一趟。”

“有勞了。”楚君屹對周嬤嬤答話,餘光卻是看向李莘月。

李莘月煩悶地想隻能見招拆招了。

“母後,人來了。你問問楚郎君,六姐姐有冇有打我!”

李莘蓉拉扯著皇後不服氣的告狀,還露出半張紅腫的臉給皇後看。

“蓉兒,那是你皇姐,不得無禮!”皇後看向李莘月,微笑著打圓場,“孩子家磕磕碰碰是常有之事,想來也不是故意的。本宮相信元陽的為人。

倒是蓉兒毛手毛腳,時常折騰出些幺蛾子,真是讓本宮好生頭疼。”

李莘蓉正欲爭辯,卻被皇後死死摁住手腕。

這一細微動作被李莘月看在眼裡。

她知道,一件小事而已,皇後那樣要臉的人豈肯從這件事上下手,必定還有什麼後招。

“母後言重了,十四妹妹活潑好動招人喜愛。兒臣與十四妹妹相處融洽,不存在小吵小鬨。”

李莘月到皇後跟前蹲身行禮。

皇後心中自然也在想,為一點點小事便勞師動眾,若是傳到皇上耳朵裡,她這皇後還如何掌管後宮。

但若不聞不問,蓉兒這孩子又該鬨騰起來。

是以該如何開口便成了一件很頭疼的事。

因為頭疼,皇後舉著茶杯,抿了一口又一口,隨後才緩緩放下。

不輕不重的一聲脆響迴盪在船上的小偏廳裡,使得周身氣氛驟然一沉。

陽光自窗裡透進來,照在茶杯上,照出一縷淡淡的暖煙。

皇後想起來還有個楚君屹,又想到方纔蓉兒哭哭啼啼的控訴裡,提到這位狀元郎跟他們的六公主爭吵一事,說了一句很關鍵的話。

“母後,他倆肯定有一腿。若是清清白白的,怎會一見麵就吵。能吵得如此厲害的,自然早就相識,而且還有仇。”

這是皇後覺得自家女兒有史以來說過的,最聰明的話。

於是她不問李莘月為何打蓉兒,隻問,“本宮聽說,元陽和咱們這位新科狀元大吵一架,為的是何?”

李莘月就知道皇後要從此事下手。

“回母後的話,冇有的事。兒臣同狀元郎初次見麵,能有什麼好吵的。”

“你胡說,你當我是聾的嗎?楚郎君,你自己說,李莘月可曾為難過你。若是有,儘管說出來,本宮……和母後定為你做主!”

“在下——”

李莘月瞳孔一睜。

皇後和李莘蓉具是此表情。

“在下同六公主,十四公主初次見麵,往日無怨近日無仇。想是說話大聲了些,讓十四公主誤會了吧。”

李莘月眉心一躍,嘴角微微往上揚。

李莘蓉氣得不行,卻是更加確定。

“他倆是串通好的,他倆絕對有一腿!”

皇後眉睫一顫,趕緊打斷親女兒的話,這話怎可隨意亂說,傳到陛下耳朵裡,該怪罪的就是她這個皇後了。

“嗯?誰倆有一腿,說來聽聽。”

“皇上!”

眾人轉個身,朝門口走來的明德帝蹲身行禮。

明德帝腳步頓了頓,目光精明地看向地上跪著的二人,又看看皇後身側侍立的李莘蓉,下巴一抬。

“難不成是朕的元陽公主和狀元郎?”

皇後趕緊打哈哈,又讓出主位,親自將明德帝扶上去。

但明德帝卻不肯順著皇後岔開話題,反而煞有其事的說下去。

“依朕看,楚狀元為人正直,家世清白,大抵也做不出這種事。朕的元陽就更不可能了。

這當中肯定是有誤會。”

皇後就坡下驢,稱確實是誤會。

明德帝點頭,側轉身避開皇後的視線,看向二人時,眉目一沉,繼續思索著什麼,“既是誤會,這事就不必再提。不過狀元郎學識淵博,才情一絕,可堪為典範。

正好,朕的公主們驕縱任性,需稱職的先生加以乾預和矯正。

朕就把此重任交給楚狀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