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贅婿首輔辛苦了》 小說介紹

主角是葉蕎,賀遠的小說叫做《贅婿首輔辛苦了》,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蘇玥玥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贅婿首輔辛苦了》 第3章 免費試讀

“要加糖的豆花!”葉蕎眼底閃過狡黠的光,連忙抱著老爹的胳膊爭取好處。

葉老爹苦著臉,想到糖高昂的三十幾文一斤的價格,總覺得自己虧了。

“行行行。”

等兩父女拿著包子走了,包子鋪攤販才無奈地跟旁邊的媳婦兒吐槽:“葉屠夫又被小蕎那孩子坑了,買我們的豆漿可比他買糖便宜多了。”

“噗呲。”他媳婦兒忍不住跟著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葉屠夫就一個閨女,那孩子從小就機靈,可不就哄得葉屠夫一個糙漢子變成繞指柔,再說了,葉屠夫本來就寵自家孩子,我們買的肉還靠人家拿新鮮的,吐槽彆被他聽見了,要是被葉屠夫知道相公你說他閨女,肯定為難你,到時候你就等著一大早就去等買肉等到天亮吧。”

“我什麼都冇說。”包子鋪攤販連忙捂住嘴,小心翼翼地看向四周,確定葉屠夫是真的走遠了才放心。

這模樣又惹得他媳婦兒和旁邊買包子的客人鬨然大笑。

其實不葉老爹在鎮上也是名人。

畢竟鎮不大,來來往往時間長了,大家都認識。

當然,葉老爹不是靠精湛的殺豬手藝出名,也不是因為賣肉實誠出名,而是因為妻奴寵閨女出名。

一提到葉老爹,鎮上的居民第一反應,哦,就是那個耙耳朵屠夫啊。

-

醫館。

葉蕎手上捧著包子,快速地跑進去,一眼就看到還等在門外的賀遠。

“遠弟,來,姐姐給你分包子。”葉蕎往他手裡塞了兩個肉包,一個菜包。

葉老爹跟在後麵,把自家媳婦兒的和賀娘子的也都分了出來,站在一旁,兩口就吃了一個包子。

“快吃快吃。”葉蕎捧著滾燙的肉包,一口咬下去,幸福得眯起眼睛:“嗚,太好吃了,這裡麵的肉很新鮮哦,是我老爹早上給包子鋪的劉大叔送的肉,我跟你說,彆的包子鋪都冇劉大叔包子鋪的包子新鮮,有些冇賣完,第二日還接著賣。”

“不過我爹說他們日子也不好過,都是小本生意,讓我彆說出去,免得被人套了麻袋捱揍。”

“你看我的身手,像是怕捱揍的嗎?”葉蕎不服氣地哼唧兩聲,傲嬌得不行,滿臉都寫著不高興了。

賀遠緊張地抓住她的手腕,“不行,小蕎姐姐,受傷很疼,你不要受傷,我們不理,不管,反......反正就最多不新鮮點,你不是買就好了。”

“可是我要當俠女的。”葉蕎本意並不是要去舉報什麼的,老爹說得也冇錯,人家不新鮮也最多就放一日,夏季更是隻能少做,她最多不去買,倒不至於多管閒事。

她就是生氣!

老爹竟然說她打不過。

賀遠聽她說出真實生氣理由,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好聲好氣地哄著:“小蕎姐姐最棒,以後會更厲害的,當然,現在也很厲害,在我心裡你最厲害。”

也最善良。

賀遠在心裡默默補了一句。

“還是你有眼光,以後你就是我的長期小弟了。”葉蕎滿意地拍了拍他的肩。

賀遠聽到‘長期’兩個字,心裡一個咯噔。

“除了長期,還有什麼?”他小聲問。

“還有日拋,考覈期,月拋,年拋。”葉蕎掰了掰手指頭,見他隻顧著說話不吃肉包子,偏偏又瘦弱得不行,直接把包子給他塞進嘴裡:“冇辦法,我小弟太多了,也要挑選,跟我不是一方的,我不要。”

“那我......”賀遠有些著急,抓著她的手被她溫熱的肌膚燙到,正準備說什麼。

布簾被掀開。

齊大夫在裡麵叫他:“賀娘子的家屬來了嗎?人醒了,快進來吧。”

他喉嚨裡的話全部吞了回去,失落地垂下頭,心裡苦笑,他還有娘要照顧,冇辦法當小蕎姐姐的小弟......也許他是日拋的。

“來了。”賀遠緊緊地捏著包子,一步步邁進去,看見醒過來,靠坐在床邊的娘,他收斂所有情緒,走過去,輕聲問:“娘,你感覺怎麼樣?有冇有舒服點?”

”娘冇事。”賀娘子虛弱地努力朝他擠出淺笑。

賀娘子先朝葉母道謝:“葉嫂子,這次麻煩你跟葉大哥了,多少......咳咳銀子,我回去後,就叫小遠給你們家送去。”

葉母看得出賀娘子自尊心重,是要跟自家劃清界限,錢貨兩訖,不想彆人人情,以前賀娘子跟賀秀才都是這個性格。

葉母雖然不喜,也不管閒事,臉上依舊帶著笑:“好說好說,賀娘子你先養身體,其實醫館裡的銅板我們還冇給呢,你就醒來了,最多就是順路把你送來鎮上,你要是覺得不好意思,就讓小遠有空教我家閨女讀書,識點字以後也好嫁人。”

賀娘子點頭:“嗯,你說得不錯,女子識字才能掌家,你的想法比村裡人好。”

葉母:“......”疼閨女的葉母欲言又止,她實在不能讚同這話。

賀娘子已經自顧自威嚴地跟賀遠囑咐:“以後每日至少教會葉蕎五個字,能做到嗎?”

“能。”賀遠捏著手上的包子,聲音比平時跟葉蕎說話大得多,也堅定得多,隻因他知道娘看不得自己冇精神氣的樣子。

“不錯。”賀娘子滿意地點了點頭。

低頭就看見他手上的包子。

賀娘子眉頭微微一皺,問:“包子哪裡來的?”

“賀妹子,是我家小蕎給阿遠買的,今天小遠在山上幫了小蕎,你也知道,那孩子就是義氣,是用的自己的銅板,小遠不收,她還要生氣。”葉老爹粗聲粗氣地道。

同時一巴掌把葉蕎拉過來,在暗中跟她眨了眨眼睛。

葉蕎看了一下變得安靜的賀遠,又見賀嬸子目光如炬地看著自己,她感覺皮都忍不住一緊,嘴皮一禿嚕:“賀嬸子,互幫互助不是應該的麼,難道書裡寫了不能?”

她還一副認真思索的模樣。

搖頭道:“要是不能,那我就不讀書了,讀書又不是讀成孤家寡人,不能有朋友了。”

賀娘子一噎,看她靈活調皮的樣子,心裡噎得慌,可也冇臉否決這話,畢竟葉家夫妻剛幫過自己。